区块链“理想国”,数学将加冕成为“哲学王”

上海币改试验区陈智鹏2018-09-04 链产业
新的“区块链故事”全然不同,它的全部力量建立在数学的基础上,建立在这个人类所有学科中最具理性,也最确定不移的数学辉煌宫殿之上。

  马克思说过,一切人类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但如果换做尤瓦尔·赫拉利,他或许会说,一切人类的历史都是分工协作的历史。

  一、人类大规模协作的基础是虚构故事

  尤瓦尔·赫拉利的《人类简史》是一本奇书,他以极为宏观的视角考察了“智人”这样一种外表看似弱小的物种如何从非洲一隅到称霸地球,成为几乎神一样的存在的。其中的诀窍是通过了认知革命后,智人掌握了语言的能力,借助这种能力,智人能够完成其他物种所不能做到的大规模协作。

  有人辩驳道,动物之间也能完成协作,比如蚁群通过触碰触角交换信息,以蚂蚁搬家的形式搬运大量食物;狼群也可以通过狼嚎传递信息,在头狼的指挥下围捕猎物;大雁也能汇聚成群,共同南飞以避寒过冬。这些话都不错,但是如果我们仔细观察,会发现动物之间达成的协作从来都是小范围、小规模的,从来不曾达到过人类的协作水平,不像人类一样可以成立公司、组建国家、发起宗教,达到上万人、百万人、上亿人的协作规模。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动物缺乏一种人类具备而它们不具备的能力,那就是虚构故事的能力,或者说共同想象的能力。赫拉利说到“无论是现代国家、中世纪的教堂、古老的城市,或者古老的部落,任何大规模人类合作的根基,都在于某种只存在于集体想象中的虚构故事。”编者今天写下这些文字,也是受到了《人类简史》的启发,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在和素未谋面的赫拉利合作,基于他的书中传递出的“虚构故事”,共同谱写一个“新的故事”。

  在人类历史所编造的各种虚构故事中,“公司”毫无疑问是非常有趣的一个,可以说现在全世界绝大多数人都是“公司”之中,他们要不从属于一个公司,要不创立了一个公司。赫拉利说到“虽然公司并没有真正的实体,但在法律上我们却将它称为“法人”,好像它真的是有血有肉的人一般。”依靠着这个虚构的“公司”故事,人类创立了称之为资本主义的制度,极大的改变了世界的面貌。连马克思也曾在《共产党宣言》中赞叹,“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

  二、区块链带来了新的协作基础——数学

  进入新千年以来,人类在编造故事上似乎出现了问题,在赫拉利的另一本著作《今日简史》中写到,“我们现在还处于一种幻灭和愤怒的虚无主义时期。人们已经对旧的故事失去信心,但也还没能接受什么新的故事……科技革命的力度在未来几十年会持续增强,给人类带来前所未有的艰难考验。”

  不过,赫拉利可能没有意识到有一个全新的故事从2008年已经来到了人间,那就是比特币所带来的“区块链故事”,而这个故事或能回应他在《今日简史》中提出的疑问。《经济学人》曾在2015年某期对区块链进行了封面报道,题目就是“区块链:信任的机器”。这说明了,区块链远远不只是一次技术革命,它实际上还是一场社会革命,一场经济制度的变革。它所要颠覆的对象恰恰就是上面所述的“公司故事”,这套在过去给人类创造了巨大财富的经济制度、人类协作制度。

  人类进入21世纪已经18年,如果再过千年,到了3018年人类回望现在的历史,可能会发现“区块链”这个新故事同人类有史以来的建立协作机制的各种旧故事都不一样,它开启的是一个新千年的纪元,那时的“马克思”或许会在火星上撰写新的宣言来赞美或批判这个区块链故事。在旧故事中,“国家故事”包括地域气候、族群认同、饮食文化、语言文字等;“宗教故事”包括神话传说、圣经故事、上帝启示、佛祖讲经等;“公司故事”包括远洋冒险、合资入股、法律契约、股票敲钟等。旧故事中唤起的是故土难离的乡愁、是对美好未来的共同想象、是天堂地狱的恐惧、是半虚半实间心灵的安慰和平静,归根结底,是人类心灵和头脑中的幻想和幻象激发了人类共同协作的雄心,并借此创造出了种种人间奇迹。

  新的“区块链故事”全然不同,它的全部力量建立在数学的基础上,建立在这个人类所有学科中最具理性,也最确定不移的数学辉煌宫殿之上。这座宫殿的雕梁画栋、红墙绿瓦都可以在“区块链的圣经”——《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中找到。白皮书短短几页的内容巧妙的把非对称加密、哈希计算、工作量证明、P2P网络、链式数据结构、梅克尔树等内容结合到一起,阐述了如何构建一个无需中央银行,并可防止双花问题的网络现金系统,其中蕴含的数理逻辑之美让人深深感动。

  以下对比特币涉及到的几项数学做一简要说明。

  (1)非对称加解密确立了系统的账户体系,使得无需暴露私钥的情况下,可以对交易信息进行数字签名并传输,全网可以通过公钥进行验证,这样就使私钥像海盗们手中的藏宝图一样,拥有了私钥就拥有了财富。

  (2)哈希计算则贯穿于区块链的方方面面,用私钥计算公钥时候要用到哈希计算,前后交易和前后区块之间的指针也是哈希计算得到的,工作量证明中的谜题也是暴力求解哈希值,梅克尔树中父子节点计算也使用哈希计算。

  (3)工作量证明要求矿工付出成吨的计算量,以沉没大量的设备成本和电力成本,同时辅以计算成功的奖励,从而避免其作恶;

  (4)链式结构要求在每一个区块的头部储存本区块全部数据的哈希值以及上一个区块的哈希值,这样前后区块以哈希指针相连,形成一个延绵不断的链条,使得攻击者要想篡改某个区块的数据,必须把该区块后面所有的数据都篡改,而这要求远超51%的全网算力,其可能性无限接近于0。

  (5)梅克尔树为了缩小轻节点中区块数据的储存空间,将一些本节点不关心的交易内容剪切掉,仅仅将这些内容组成的梅克尔树的根哈希数据保留,从而大大的减轻了轻节点的储存负担。

  三、区块链理想国,数学将加冕成为“哲学王”

  人类借由数学而非想象建立信任,这是人类历史上破天荒的头一次,也是新时代拂晓的曙光。中本聪天才般的把加密学和计算机学里的数学知识串在一起,并通过代码实现,且开源于Github上,使得任何一个懂得这些数学知识,并能在Github上阅读源代码的人都可以在无需中央权威的情况下建立相互信任。这就好似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每个信徒无需借助教堂,只需依靠自己对圣经的理解,就可以直接接受上帝的启示。同样的,区块链信徒也无需借助任何权威(甚至包括中本聪本人),只需依靠数学原理和代码的呈现,就可以直接确认区块链系统中的交易和数据真实性。

  中本聪还因为其独特而难以复制的一项举动是自己真正成为“区块链之神”,同时使得比特币所彰显的数学精神愈加光彩。那就是中本聪在提出了白皮书的光辉思想,亲手实现了它的第一版本,并在维护完初期挖矿后,悄然遁去,了无音信。于是比特币这个区块链系统在呱呱落地并度过其婴儿期后,父母就撒手不管了。难以置信的是,比特币这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完全借由数学、代码和通证调动了人类的贪婪自利之心来运维自己的底层系统,居然成功的运行了10年,而且其影响力越来越大。中本聪用华盛顿般的举动证明了一个去中心化系统完成可以运行并取得成功,其光彩不亚于美利坚建国和制宪。

  区块链真正伟大的地方是在一个缺乏信任的环境中,人们过对数学和代码的信任,进而建立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进而达成人与人之间的协作,最终形成新的组织结构“通证经济体”。这也是为什么中本聪为什么首先在货币领域吹响了区块链号角的原因,因为在金融领域,人们已经对贪婪的银行家失去了信心,中心化的偶像已经崩塌,人与人之间的互信也因为金钱的诱惑而难以建立,于是,区块链这台数学为引擎、通证做燃料的“信任的机器”就开动起来了,通证经济的大戏也就慢慢的拉开了帷幕。

  据说在古希腊的柏拉图学院门口赫然写着“不懂数学者不得入内”,或许到22世纪,“公司故事”已经被消灭,取而代之的是利用“区块链故事”构建的“通证经济共同体”新王国。这个王国没有实际的疆土,有的只是代码组成的虚拟国土,而这片国土的边境插上标语,上面会重新写上柏拉图学院的箴言“不懂数学者不得入内”。此时,两千多年前柏拉图在《理想国》中的最高执政官“哲学王”终于出现了,他没有肉体,只有数学的心灵,并以代码的形式在永恒的数字空间中永存。

【本文为起风财经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起风财经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可发邮件至editor@qifengle.com联系授权,并在文首注明来源起风财经(微信公众号ID:QFCJ2018)及作者名字。如不遵守,起风财经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起风财经,价值区块链布道者

猜你喜欢

上海币改试验区

上海币改试验区

14篇文章

上海币改试验区定位于做“分布式社区自治型加密投行”,其宗旨是为全国的优质企业进行通证化赋能,服务包括Token方案设计、白皮书撰写、法务梳理、海外实体注册、智能合约部署、募资、宣发、到上所交易全覆盖。

最近更新文章

原创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