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BUMO基金会联合创始人郭强:所有“互联网+”失败的项目,都可以用“区块链+”拯救一下

起风财经白芷2018-09-13 链产业
通证经济的模型让很多应用场景变得非常容易,比如说在教育、旅游、共享经济、新零售等领域,在互联网模式下发展出现桎梏的项目,应用区块链技术是一个非常好的解决问题的方式。

  2018年9月11日,第6届中国—东盟技术转移与创新合作大会在广西南宁如期召开。其中《区块链技术创新论坛》由广西科技厅、中国云体系产业创新战略联盟主办,南宁高新区管委会、广西东盟技术转移中心、北京起风财经科技有限公司承办。

  会上,商务部原副部长、中国商业联合会原会长张志刚,现任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委、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刘慕仁,广西科技厅党组书记、厅长曹坤华等领导分别为论坛致辞。

  新加坡BUMO基金会联合创始人郭强在会上发表《通证经济实践的思考》的主题演讲,以下为现场实录,由起风财经(IDQFCJ2018)精编整理,有删减:


(图为新加坡BUMO基金会联合创始人郭强)

  作为在区块链一线实现市场化的企业,我们遇到了非常多的实际问题和思考,现在把这些分享给大家,希望能够促进行业的发展。

  我本人是一个古典投资人,并且在2015年投资了一个非常优质的区块链的领军企业——布比科技。在布比科技的支持下,我们做了BUMO公链。

  新兴技术将引发生产关系的变革

  很多人都认为价值互联网的核心基础是区块链,那为何人们在谈论价值互联网时又总是会提起通证经济?众所周知,通证经济及区块链是未来的产物,就好比在19世纪理解20世纪非常的困难,90年代理解今天的互联网、微信或抖音非常的困难,今天的人们理解一个真正成熟的价值互联网也是非常困难的。   

  在90年代互联网刚刚兴起时,TCP/IP技术的使用出现了很多问题,比如说广域网。直到现在人们才发现,30年以来的互联网实践,其实不光是一个新兴技术日渐成熟的过程,更促成了一个社会和经济形态质的飞跃,这个过程中出现的社交网络、电商等产品深刻的改变了经济和社会的运行模式。当前的区块链就如同90年代的互联网,人们将会利用这个技术创造出一种全新的社会和经济形态。

  在谈论区块链时,人们经常会提到生产关系的变革,我们回顾一下人类历史上面临生产关系变革的时代。

  第一次是农业革命的兴起,无论是东方大秦帝国还是西方的罗马帝国,都由于农耕技术的发展创造了新的生产关系。第二次是兴起于西方的工业革命,蒸汽机、铁路等生产力的发展,导致了现代民主国家的出现。

  及至现在,随着算法、算力、大数据指数级增长的时代到来,社会可能会面临怎样的生产关系变化呢?我们希望区块链可以基于数据这个层面建立新的生产关系。

  区块链带来制度创新,国家排位有望重新洗牌

  区块链兴起期大概是在2013-2015年,那个阶段学界和工业界的一些主流机构开始研究这个名词。以太坊提出的理论叫加密经济学,它认为区块链不仅仅是一种密码学网络技术,结合博弈论、经济学及密码学的理论,会给人们带来一些新的、完全不一样的变化。

  有人说相信TCP/IP,但是不相信互联网,事实上TCP/IP并不等于互联网,由此及彼,区块链可能也并不等于我们所希望用区块链能够建立的一种新的生产关系。那思考一下,区块链给我们带来新的变化到底是什么?

  在谈论区块链的时候,很多人都愿意引用非国家化货币的思想去解释。其实这是不对的,我更愿意用制度经济学的看法、从政治经济学的角度看待区块链可能给人类带来的生产关系或者是制度创新的可能性。众所周知,人类社会是分工协作的,任何一种组织的出现都会减低人与人之间交互的不确定性,比如说公司的出现让劳动力可以更好地组织起来。

  在指数级增长的时代,很多的传统组织在效率上无法适应在大数据时代进行人类之间的协作速度,物联网和人工智能的出现导致人们还要面对人与机器、机器与机器之间的协作问题。过去人类所创造的传统机构,在大趋势的引领下正在发生这样的变化,这个变化的过程其实就是新生产关系的建立。

  好的制度将会极大地促进生产力的发展,因此西方国家在产权和意识形态的制度创新,带来了工业革命以来西方在全世界的领先地位。那么在区块链时代,中国背景的企业有没有可能凭借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兴技术,建立更优的制度设计以引领全球社会的发展?

  未来自动化处理机制将会替代人为的管理组织

  当人们在谈论区块链美好未来的时候,我们面对着非常复杂的应用场景,试图找到一种范式去构建我们的制度设计,以便能够更好地进行技术的实践和开发,但是发现这非常困难。这也是为什么业界出现了区块链理论热,但却鲜有项目能够成功落地的原因。落地过程不是简单的生产效率工具的打造,实际上是对一种全新的生产关系的构造,所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们提出的新的范式的重要概念是DAC(Distributed Autonomous Corporation,分布式自主商业体)。现在人们谈论的区块链的底层技术,完全不适用于打造区块链应用场景,理论永远要和实践相结合。布比在探索了三年之后,在几百个失败项目的基础上终于打造出了一条适用于DAC的公链。

  实际上DAC是一个可以在无人干预和管理的情况下自动运行的组织,并且它被人们所需要。物联网的系统之间的关系交换非常的复杂,无论是数据还是设备的异构驱动,这导致社会迫切需要一种新的协作方式,人为的管理组织并不适应这样的应用场景。

  我们也看到,最近中国互联网法院引进了非常多的自动化处理机制。在大数据时代,人与人之间或社会之间协同分工的中介化组织可能必须得是自动化去运行的。我们构造了这样新型的组织,你只需要一条区块链,必要时可能还需要Token进行规则的设计,比如说机与机的设置,就能保证大家正常有效率的协作。

  这个组织在一开始构造时是一个生态,生态里面需要形成一个社群,社群里面需要共识,这些都是全新的观念,我们得在理解这些观念之后,才能更好地做落地的工作。

  比特币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DAC

  中本聪当时希望做一个电子现金,引用了最早的分布式账本,解决了加密问题的共识基础。到现在,这个体系基本上按照中本聪的想法,能够自动化的运行,符合DAC所有的特征,它的很多特点很像VISA,但是它没有任何一台服务器,没有任何管理人员,在全球之间可以完成瞬间的转移资产。

  比特币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DAC,在很多应用场景上都需要构建真正原生的DAC。目前很多“垃圾”项目导致区块链乱象,这些所谓的“垃圾”项目其实都没有建立起自己的原生社群和DAC。在操作系统时代,一个软件在下载或光盘拷贝之后就可以使用。在互联网时代,项目要成长起来,不仅需要功能、工具,还需要流量和用户规模。

  设想一下,在区块链时代,共识社群充当着重要的角色,而一个DAC和Token的流动性也起到关键作用,跟过去的操作系统时代和互联网时代的很多应用是非常不一样的。

  DAC在形成过程之中有一个冷启动的阶段,众所周知,比特币花了9年的时间形成了目前这样一个广泛共识,从极客爱好者到犯罪分子,再到2017年主流社会开始接受区块链,泡沫开始出现,然后再到泡沫的破裂,人们才终于沉下心来反思如何打造一个真正的DAC、如何构建一个基于区块链的生产关系,而不是急功近利地做这件事情。

  互联网本质上是一个流量模型,区块链打通了它的价值流动

  互联网和区块链在通用模式上有一个巨大的不同,用互联网的模型去做的共享经济可以解释一二。众所周知,摩拜和OFO企图用资本堆砌出一个共享王国,但最终效果并不是非常好。

  互联网本质上是一个流量模型,通俗来讲即一方面运用补贴等优惠政策获得大量的用户和流量,另一方面还要考虑流量的付费转化,比如说抖音的打赏、游戏道具的购买等等。

  信息互联网的模型在很多传统经济领域效率是非常低的,更适合游戏、娱乐场景。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在互联网的传统商业模型上,比如说“互联网+”领域,成果鲜少。为什么现在大家寄希望于区块链?因为区块链看来是可以带动很多传统经济领域的创新。

  区块链是在互联网平台的商业模式基础之上做了一个非常大的创新,这个创新实际上就是实现了价值直接在网络上的流动。实体经济可以靠这种价值流动去打造新的平台,从而利用平台的价值回馈己身。这是区块链和传统互联网在商业模式构造上一个巨大的不同。所以,过去很多失败的应用场景,现在都可以考虑利用区块链重新构造新的应用模式。

  区块链3.0时代需要高效的基础设施,以太坊做不到

  无论是比特币的1.0时代还是以太坊的2.0时代,不仅效率低下,而且都没有为接下来马上要面对的区块链革命准备好基础设施。对于已经到来的区块链3.0时代来说,需要建设一个能够使项目成功落地的区块链基础设施,并且它的效率应该非常高。

  如同比特币一样,这种高效的基础设施将有助于启动DAC。但是显然以太坊并没有做好准备,这也是为什么会出现非常多的失败项目的原因。我们之所以做BUMO这样一个项目,就是希望能够出现一个技术平台,帮助DAC进行通证经济的模型设计、激活社群和治理。BUMO可以提供所谓区块链融资能力,对所有的Token进行全网流动,它的特点是高TPS,交易速度非常快。

  BUMO的公链创新性在于第二层和第三层。第二层被叫做泛在价值的流通层,实现项目与项目之间,项目本身的Token交换;第三层需要有很强大的做治理的机制,被称为生态建设层。这两层都是3.0的区块链基础设施所必需的能力。

  有着中国背景的古典BUMO公链是全球化的项目,目前在硅谷、新加坡、日本都已经进行了布局,接下来我们计划在欧洲和东南亚还将会有一系列的布局和发展。

  我们也希望,在“一带一路”的东南亚地区能够利用中国人的技术和运营的优势、对互联网的理解以及在数字经济里面超前的资源、能力,让属于中国人的项目在全世界遍地开花。

  我们最近也接触了非常多的项目,通证经济的模型让很多应用场景变得非常容易,比如说在教育、旅游、共享经济、新零售等领域,在互联网模式下发展出现桎梏的项目,应用区块链技术是一个非常好的解决问题的方式。

  最后,我们希望能够在区块链上打造一条商用级的落地基础设施,帮助各种各样的项目做落地,让区块链真正的落地到大众之中。

【本文为起风财经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起风财经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可发邮件至editor@qifengle.com联系授权,并在文首注明来源起风财经(微信公众号ID:QFCJ2018)及作者名字。如不遵守,起风财经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起风财经,价值区块链布道者

猜你喜欢

原创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