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到这三点要素,实现四个标志性事件,区块链才是真正赋能了实体经济

起风财经白芷2018-09-13 链产业
国家一方面在大力鼓励区块链技术发展的突破,以及区块链技术与实体经济,脱虚向实的深度融合,另一方面,对虚拟货币非法集资也实施了强力监管。那么在这种背景下,区块链+”时代要如何将区块链技术赋能实体经济呢?

  2018年9月11日,第6届中国—东盟技术转移与创新合作大会在广西南宁如期召开。其中《区块链技术创新论坛》由广西科技厅、中国云体系产业创新战略联盟主办,南宁高新区管委会、广西东盟技术转移中心、北京起风财经科技有限公司承办。

  会上,商务部原副部长、中国商业联合会原会长张志刚,现任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委、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刘慕仁,广西科技厅党组书记、厅长曹坤华等领导分别为论坛致辞。

(图为圆桌论坛:区块链+”时代赋能实体经济的机遇、路径和挑战)

  在圆桌论坛环节,中国云体系产业创新战略联盟秘书长沈寓实主持了《区块链+”时代赋能实体经济的机遇、路径和挑战》为主题的圆桌论坛,北京轻元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邵长钰、北京哥伦布时代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创始人程小永、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刘兴亮、北京明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主管合伙人马可元、启迪链网(上海)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叶雨作为嘉宾参与讨论,以下为现场实录,由起风财经(ID:QFCJ2018)精编整理:

  沈寓实:刚才几位演讲嘉宾就区块链和区块链时代人工智能、实体经济、通证经济、共识等方方面面都做了精彩的分享。我们知道,今年也是中国区块链发展的重要一年,今年5月份习近平总书记在两院院士大会上深刻指出,以人工智能、量子信息、移动通信、物联网区块链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加速突破应用。同时,由于区块链领域快速的技术发展,也存在一些需要被监管的地方,今年8月由银保监会、中央网信办、公安部、人民银行、市场监管总局等五部门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国家一方面在大力鼓励区块链技术发展的突破,以及区块链技术与实体经济,脱虚向实的深度融合,另一方面,对虚拟货币非法集资也实施了强力监管。

  在这么一个大的趋势之下,如何将区块链脱虚向实,如何与实体产生融合,这是现在的主旋律,请几位嘉宾就今天的主题做一下分享。

  郑阳:我和大家谈一下云计算和区块链的融合。众所周知,一个产业的发展离不开产业上下游的生态,区块链这个产业也是如此。我认为最重要的部分之一就是生态当中的应用,就像我们说的智能终端的应用成就了移动互联网。区块链技术出现之后催生了一个新的概念,即分布式的应用。

  区块链已经发展几年时间了,但遗憾的是现在的分布式应用,无论是从种类到数量,相对于其他的应用来说是比较少的。这里面的原因有可能很多,我认为其中之一就是Dapp缺乏了一套全方位的管控平台。现在比较流行的区块链平台有2.0代表以太坊、3.0代表的EOS,它们本身侧重点还是在于区块链技术的本身,缺乏对整个Dapp的开发、部署、接入到运行、运维、迭代等等整套全生命周期的重视,这也是我们现行区块链平台的短板。而这些短板恰恰是云计算、云平台所擅长的。

  程小永:在实体经济这个环节,要先和大家回顾一下互联网的发展历史。1975年微软成立,1995年eBay成立,这之间相隔了20年的时间。比特币从2009年出现,将近10年的时间过渡,2018年开始涌现出大批的区块链应用。区块链发展的速度是传统互联网发展速度的2倍,可以大胆的预测,在2019年年底之前,区块链会和实体经济产生真正的结合以及出现大规模的探索。

  从移动互联网发展的历史看, 2000年互联网泡沫,2010年移动互联网出现,到今天移动互联网实现与人们的生活、经济发展、社会经济运转密不可分的阶段大概花了15年。反推区块链,到达真正的能跟每个人的生活密不可分、息息相关的阶段,大概还需要7年左右的时间。

  从机遇来看,我认为有两大机遇。第一个机遇是现在全球经济疲软,大家都需要新的技术创造新的可能。经济疲软最根本的原因还是经济运转的效率极其低下,在传统的生意模型里面,可能我们谈一件事情要谈10天,真正签约的一刹那可能只需要一秒钟。而区块链从根本上解决了共识的问题,不再需要第三方的背书,能够让两个陌生人通过信任代码直接达成交易。所以,在全球经济疲软下,区块链技术很容易被人们关注。另外一个机遇是区块链对应的Token,这个通证是全世界都能听的懂、看得懂、都能理解的东西,而不像其他的经济行为,因此我们才能看到区块链一出来就是全球化的态势。

  刘兴亮:有一次马化腾在我的朋友圈里说“区块链你就别说了,你是古典互联网专家”,我受到这个打击以后,就开始奋起直追,经过半年的努力,终于写了一本关于区块链的书,而我这本书就是聊区块链怎么能在中国落地、怎么能够跟实体经济结合的,我认为我是有一些发言权的。在区块链出现之前,有几个词也非常热门——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我这个书就是把这几方面结合在一起,怎么为实体赋能。

  在书中我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拿人体的器官来说,所有的人工智能、云计算构成了我们的大脑,物联网构成了我们的躯干和四肢,区块链就是我们的神经系统,它们可以一起为我们服务。我这个书不聊币圈的事,更多的是聊链圈的事,怎么样用区块链为中国经济服务,大概分了三块,一块是金融领域,区块链是由比特币而被大众熟知的一种技术,所以金融行业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第二个领域是商业,第三个领域是生活。区块链比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ABC”对我们的生活影响更加巨大,它可能是影响更加深远的一次革命。

  马可元:明嘉资本是我们在2014年和黄晓明做的古典投资基金,投了很多文创、消费、TMT以及企业服务类的项目,所以我也算是一个古典投资人。但是现在,我又做了一支基于区块链底层技术做投资的跨国背景的基金,并参与了承办方之一起风财经preA轮融资。

  众所周知,821有十几家区块链主流媒体被封号,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不仅能够在北京的朝阳区高端的酒店参加一场区块链的内容发布会,更帮助了一家有价值、有态度的区块链媒体,从这个层面上来说是对区块链谷底市场的辅助。

  我聊一聊我们现在做的区块链层面的投资和应用场景,尤其是跟实体经济相结合的。投资一个项目一般会从四个方向评定这个项目质量的好坏。

  第一个层面,我们会看这个项目的商业模式能解决用户什么样的痛点和问题。举一个例子,最近发起中非论坛之后,很多非洲来的小伙伴提出来,跟中国做贸易,不能用TT和LC,这种情况下可以通过中贸通的Token,让非洲的伙伴们用代币的方式购买中国甚至亚洲的产品,这是解决他们的痛点问题,也是区块链,通证经济,甚至是价值经济最好的体现方式。

  第二个层面,我们会看这个这个项目满足用户什么样的需求。非洲很多小伙伴就说了,他们看的种类是非常单一的,而且应用场景也是非常单一的。我们想更多的看到,尤其是像中国这样的制造大国,包括现在东南亚的很多制造大国,他们的产品是SKU非常丰富,尤其是GMA的种类也是非常丰富。我们能从供给端、从产品的种类上满足非洲兄弟们更多的产品应用,甚至是产品的诉求。

  从投资人的角度来说,第三点往往是我们看中一个项目最重要的一点,为投资人创造什么样的价值,这才是一个产品的核心竞争力。

  最后一点就是商业模式,即这个项目的应用场景是单一的还是丰富的。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们跟贸促会合作,包括我们现在跟新加坡、台湾在底层技术,包括Topo层应用层面的团队合作,就是为了让应用场景从单一变得丰富。

  人类发展到现在的历史,是从火种时代到手工业时代,到电气化时代,到互联网时代,再到2017年“三代一体”的时代——互联网时代、IoT时代、DT时代。原来说的消费升级时代,现在变成消费降级时代,这些跟区块链有没有关系呢?我觉得是有很深层次的关系,我们发现大量传统的资金流进入到区块链领域,ICO也好,发Token也好,甚至是有很多的大妈大爷们ALL IN区块链,人们思考怎么通过区块链形成交易,甚至通过区块链的技术形成增值。回归到今天的话题,区块链结合实体经济,我觉得实体经济是一个传统的、古典的行业,但是实体经济又是一个需要去重构、去迭代的行业。新兴的前沿技术必定是通过外在的能量改变一个传统行业唯一的路径。

  区块链未来的发展路径是线性关系还是波形关系,我认为是波形关系。我们最近老说一些宇宙的方法论,研究新兴技术,大家所看到的观点,甚至这些哲学理论,都可以通过一种科技甚至一种介质去统一。未来实体经济的发展必定要嫁接到区块链的前沿技术,因为时代是不可逆的,尤其是时不我待。

  叶雨:我们要把区块链和通证放在一起去看,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里有提出一个概念,社会经济发展是由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在相互作用。我觉得在马克斯那个年代,因为价值载体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很长时间以来一直是由货币主导的,所以会说社会经济发展由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在相互作用。可是如果要在增加一个载体,社会经济的发展就变成了三元三角形的循环关系

  比如人工智能的出现带动了生产力的爆发,这种生产力的爆发就会使得人类创造价值发生多样性的变化,例如速度变快,效率变高等等。这些多样性的高附加值无法被现有的价值载体所承载,势必就要出现一个新的价值载体,这个载体就是通证,因为它同时兼顾了价值的属性和计量。

  这样一个新的高纬度的价值载体出现又会带来一个问题,在现有的生产关系下跑不动,所以接下来我们就要给它修一条高速公路,区块链便应运而生,因为它可以建立一种可信、可靠的生产关系,能够解决通证需要面临的问题。

  赋能实体经济,不如说我们去见证它走入实体经济,因为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不是由某一个组织或某一个人来决定的,它是一个客观的规律。区块链时代到来,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所谓赋能实体经济,那时应该有一些标志性事件的发生。

  第一个标志,我认为是社会大众对区块链、通证、人工智能有广泛的认识,就像今天大众对互联网的广泛认知一样。目前为止,区块链还没有达到这一步,在座50%以上的人应该都没有电子钱包、没有用过通证。

  第二,社会现存的组织,不管是企业还是事业单位,政府,还是现在市场的主体,都或多或少的进行区块链或通证的改造。

  第三,会出现一些完全跨时代的、横空出世的、基于区块链和通证的企业出现,就像当年的谷歌、1975年的微软,在那个时代,它们完全以与过去的形态不同的形式出现。

  第四,一些新经济理论的出现。互联网时代有长尾理论,颠覆了大众对经济学的认识。在新的时代,价值载体和生产关系同时发生变化后,将会有一个新的、完全不同的、甚至是更颠覆的经济理论的出现来指导我们走入这个时代。

  区块链是一种生产关系,我们说赋能于它,但它不是生产力,是不足以提升传统行业实体经济的生产力,大家应该要有这个共识。区块链落地的第一个要素就是生产工具的改造,比方说企业的资产怎么进行通证化,该如何用区块链解决资产通证化的问题、如何让生产工具和生产资料同时在链上跑。

  第二点要素是生产行为的改造。第一个叫资产通证化,第二个叫业务通证化。我们现在提行为机挖矿,影响生产关系的要素,一个是生产资料,一个是生产行为。

  第三,由于资产通证化了,业务通证化了,实际上带来的是社会治理的通证化,整个过程中,社会治理结构也会发生变化。这些事情我们都在做,比如说对社会达成广泛共识的事,我们现在在做教育,跟广西科技大学达成合作,为社会培养真正意义上的学历教育区块链人才。

【本文为起风财经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起风财经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可发邮件至editor@qifengle.com联系授权,并在文首注明来源起风财经(微信公众号ID:QFCJ2018)及作者名字。如不遵守,起风财经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起风财经,价值区块链布道者

猜你喜欢

原创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