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证经济应用是打土豪分田地的过程,但最终会落地

起风财经于曦2018-09-14 链产业
《通证经济+实体行业真的可以落地吗?》主题圆桌论坛

  

2018年9月14日,第二届闽籍互联网领袖峰会暨首届闽籍在京创投博饼节在北京四季酒店如期召开。本次会议主办方是犀牛会、懂币帝,猎云网、起风了参与协办。

  在圆桌论坛环节,猎云财经总裁陈锦州主持了《通证经济+实体行业真的可以落地吗?》为主题的圆桌论坛,中关村区块链产业联盟董事长、通正派创始人元道;小签科技创始人苏砚;矿海会、袋鼠云科技创始人 简永雄;脑洞大开创始人许志宏;IPFS.FUND创始人周欢;高维空间创始人陈定义;拜占庭资本董事总经理王世源;泰联科技创始人吴胜文作为嘉宾参与讨论。

  以下为现场实录,由起风财经(ID:QFCJ2018)精编整理:

  陈锦松:我是猎云财经的陈锦松,我也经历了互联网第一次峰会。今天的主题是通证经济加实体产业,真的可以落地吗?通证是区块链行业特有的概念,从过去一年多元道老师提出概念,到目前已经穿越了区块链行业币圈的牛熊。有很多用户,包括我个人也积极参与了中关村区块链产业联盟,并且参与了通证经济的社群和委员会的筹备。当然也会有一些怀疑者,今天我们请到了闽籍区块链从业者,有各个行业和各个圈层的代表,包括业界专家,还项目方,还有矿圈大佬,技术者和投资机构,他们都能够代表各自行业的观点和看法。

  苏砚:我是小签科技创始人,我们在年初孵化了自己的区块链项目,也和以太坊基金会定义了一种新的通证类型,做了一些产品。今年在区块链技术和通证经济体系的研发上,做了一些研究。

  简永熊:我是简永熊,阿牛。(我的)主业是袋鼠云,主要做区块链金融。比如比特币挖矿、盖矿场,我们在全球盖了20多个矿场。金融服务中,我们在做数字货币的抵押、矿机配资、量化交易,从2013年做数字货币的量化交易,做了五年。现在我们在收购海外相关牌照,继续下一步的工作。

  许志宏:我是许志宏,脑洞大开的创始人。

  周欢:我是周欢,我们IPFS.FUND是基于IPFS项目做生态建设的,我们的生态里面包括底层协议研究和算法研究,也包括硬件层的硬件设备研发以及软件平台的解决方案。我们还有一个媒体和社区,IPFS.FUND社群是现在全球最大的IPFS社区,也是最有影响力的社区。

  陈定义:我来自福州,我们公司叫高维空间,主要做区块链第三方服务。之前服务了比较多的成熟区块链项目,现在发现非常多的传统互联网行业,甚至传统的实体行业往区块链转。所以我们希望作为区块链行业第三方服务,可以不断的赋能区块链行业,为大家做点事情。

  王世源:我是拜占廷资本的负责人。我们的投资方向在中国和日本互相切换,中国和日本的区块链市场是互补市场。比如日本在制度设定和规定方面,会领先中国一点。但是日本创业环境和孵化氛围没有中国这么热情,中国可以提供在日本拿不到的配套服务,比如交易所、量化团队等等。我们认为在日本这么严禁的上币制度下,如果一个新兴的通证经济可以得到认可,并且广泛传播,这样的通证经济体就可以引入到中国来,促进中国通证落地的催化。

  吴胜文:我叫吴胜文,是泰链科技的创始人,我们是专业的区块链技术服务方。目前在公链、钱包,整个技术上进行一站式服务。目前公司开发人员将近50多个,拿了30多个专利。服务项目超过了20个,我接触的项目方超过100个以上。我们公司是服务在第一线的区块链团队。

  区块链落地要尽量与现成商品结合

  陈锦松:刚刚元道老师在开场的主旨演讲提到,通证经济和通证金融不一样。通证金融更多偏向于币圈文化或者金融领域的文化。

  第一个问题,希望今天的嘉宾做一个判断,如果抛开通证金融,通证经济加上实体产业,可以落地吗?如果认为可以落地,可以举手。(除了阿牛之外,大家都举了手。)

  第二个问题,通证经济它适合和哪些产业落地呢?比较快的落地产业是哪些呢?

  吴胜文:我们是做项目落地的,我们跟项目方沟通过程中会建议,它们的项目哪些地方可以有区块链结合。比如积分这是最简单的,还有权益类的东西,一些证件、合同,这些东西是非常好的落地方案。而且成本非常低。

  我们最近看到趣头条上市,趣头条有红包的激励制度来激励用户帮它转发。类似这样有现成用户体系的方式和趣头条的结合非常好,而且会更好的促进用户群体。所以区块链落地要尽量锚定现成的用户体系,与现成产品做结合。

  陈锦松:吴总提到积分相关问题和成熟用户体系的项目更容易落地。王总是做投资机构的,投的项目很多。您有关注过实体产业通证经济化吗?您认为哪些行业更容易落地呢?

  王世源:如果说通证经济比较容易落地的,应该是互联网参与比较多的一些实体经济。传统的实体行业内部的金融体系非常完美。怎么用通证经济来代替传统金融,回到通证经济的本质来讲,元道老师说,通证经济给我们带来三大特点。一个是数字化权益,一个是加密性和高流通性,可以延伸数字化权益。比如说延伸到企业发展中,所能获得的一些权益。我举个例子,很多企业会涉及到一些排污或者碳排放量,会有旺季和淡季。旺季排放量会超额,淡季会浪费。所以可以用通证经济让它的额度流通,比如某些地区排放量超出了限额,它的排放量就会比较贵,但是它始终会在各个企业流通起来。

  陈锦松:陈定义也是做区块链服务的,您怎么看行业的落呢地?

  陈定义:通证经济跟实体产业是一定能结合的。但是融入到传统行业,要花很多精力跟很多团队、很多资金,也需要时间,更需要行业从去推动。我接触的公司很多,比如做土地的,它是土地上链。还有石油币,有一些人说,我的环境储备很有实力,我有钻石、红玛瑙,也开始做锚定和项目。所以它可以孕育很多机会,但是我不太了解实业是否包括内容产业、游戏产业,这些算不算呢?

  陈锦松:除了金融,我觉得都算。

  陈定义:很多游戏和内容公司的底子很厚,做了一些大型游戏,比如《三国志》,做传统游戏很厉害。现在加了通证去做,它的落地就会很快,没有实体那么慢,其实互联网很多东西在区块链还可以应用。

  通证经济是经济学问题

  陈锦松:一些成熟的游戏可以更快的落地。周欢是怎么认为呢?

  周欢:因为IPFS是下一代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关于通证经济,它是关于激励的问题,而不是技术问题。包括区块链技术,更多是经济学问题。通证经济如何跟传统实体行业落地呢?IPFS.FUND社区从今年三月份,用社群Token激励志愿者做贡献,Token没有上交易所,但是人们非常认可Token。我们在思考Token对于传统行业意味着什么?

  首先Token是一个新的生产关系。新的生产关系,具备两个属性,一是流通,一是凭证。我们看一个实体行业,它是不是有从产业上游到下游的价值链,这个价值链的复杂程度和上游、中游、下游,哪些环节的企业是占据了整个产业链的大额利润。对于这样的结构,就是失衡的产业链,通证经济有非常大的落地空间。因为通证经济的落地是一个经济学问题,也就是原来的产业链里面有越多的利益和生产力没有被释放出来。像一些垄断型行业,像石油、天然气,有大量的能源没有被释放出来。

  通过通证经济可以把这部分能量释放出来,会把整个社会财富的总量做大,这会激励更多的企业愿意去用通证经济模型去落地。所以它是经济学问题,有人愿意为了利益、为了目标去使用通证经济,而不是通过技术去倒逼企业做事。这是打土豪、分田地的过程。有很多利益分配,已经让大家觉得制约了产业发展。

  例如现在的微博、微信平台,它主要的价值来自于数据,还有阿里巴巴。但数据的提供者,我们作为个人没有在阿里巴巴和腾讯市值增长中享受到任何好处。所以如何使用通证经济,把由贡献者产生的价值再重新还给贡献者,我觉得这是通证经济最容易落地的地方。

  陈锦松:许总原来一直关注二级市场,特别是股票市场,是非常厉害的专家,从金融反观实体行业,你怎么看通证经济呢?

  许志宏:请问一下元道老师,通证经济是不是交易所的Token?

  元道:先定义一下通证经济,再来区别。我觉得有三个基本因素,是通证经济可以立即实施的。

  第一,生产环境改造。员工、消费者、客户关系进行一次重构,构造一种激励模型。就像中国的改革开放,小岗村田还是那个田,牛还是那个牛,大家激励性提高了,事情就做好了。

  第二,品牌再造。这是现代企业的核心资产。从古典企业到互联网的时候,出现的新浪.COM、QQ.COM,像滴滴、今日头条,这些品牌再造是进入新世纪的第一个大型红利。可以在中心化平台上做出千万个用户。

  但是一个通证是允许小而美的平台存在,一个夜市上的小摊,如果能有自己的证,它就是可以传承几代人。这个证以什么形式存在呢?它不是在工商局的实名商标,是写在全球密码学基础设施设施上,具有唯一性、不可篡改性的数字权证证明。

  这个力量可以支撑无数小微品牌,这是通证经济的第二个核心内容。

  第三,核心内容,就是社群。对于很多团队传统企业,先建社区,再建社群。先在社区里面培养忠诚的力量,就像建一个国,要先要有公民。这个过程都是区块链世界要构建的。所以这三件事,跟通证金融、跟通证经济最大的区别,就是不需要监管。

  许志宏:抛开通证金融体系讲通证经济有两个场景。鬼街里面有小龙虾。它有一个特别的东西,叫做免排队证明,在市场上是买不到的。在两个月前,有一个朋友使用了这个权益,我第一次感觉到这个东西比钱还有用。这个证明如果能够上链,就可以流通流转。

  另外,我们更看好虚拟领域。如果反观互联网的发展历史,游戏产业发展到今天,成就了像网易、腾讯的公司。它有一个背景,产业本身是在发展的。我自己不相信很多产业它的再造能够赋能。

  今天的生产关系再造的空间很小,但是对于虚拟经济、虚拟社会的需求,大家看过《头号玩家》,我们这一代人还会以房子为核心资产。而上一代人觉得户口是核心资产,再上一代人觉得是黄金。到了下一代人,可能觉得是《王者荣耀》里面的皮肤。所以未来五年会崛起的基于通证的权益,应该是来自于虚拟领域。所以我们很看好虚拟领域的第一波像盛大、九诚、17时代,这样有指标性的、有无限需求、无限娱乐性质的产品会出现。这是我们对于通证经济最大的预期。

  通证经济和实体结合是一把双刃剑

  陈锦松:阿牛是矿池的代表。我阐述一下,挖矿这个行业在区块链行业是非常基础底层的。如果没有矿工存在,比特币也不会存在。这个产业从2009年开始一直到现在,从散户挖矿到矿场挖矿,到今天的云算力。我想问一下通证经济在挖矿产业里面的应用,再延伸出通证经济对于其他产业的结合。

  简永熊:我们现在主要做矿工社群,成员超过了400万台矿机总量,大概占了算力的80%。

  陈锦松:通证经济在挖矿行业,你觉得可行吗?

  简永熊:我觉得通证经济这个话题非常好,技术也是传统的技术,但是这个点什么时候能来临呢?

  第一,不能忽视这个时代的内存、带宽、5G、超级计算能力大爆炸,这些重要维度的思考。如果最底层的网络安全解决不了,讨论上层建筑没有太大意义。但我们可以做学术研究,包括虚拟产品上链、线上产品,但是离实体经济比较远。

  第二,从物理世界到虚拟世界有一个关卡。怎么把人的身份映射到虚拟世界,怎么把公司或者组织映射到虚拟世界,这是非常重要的节点。虚拟世界确定好身份,上层建筑才有用。类似于公司的组织架构,必须得到国家或者政治层面商业化的推进,商业活动才有夯实的基础,所以我们选择了挖矿。

  陈锦松:我和陈定义的观点类似,路很漫长,也没有否定落地,这条路需要大家在目前基础设施不够夯实的情况下,除了挖矿,其他行业都在探索的过程中。苏总有一些项目在通过通证经济工作,你怎么看待?

  苏砚:今天上午听了元道老师演讲,觉得非常认可。有一句话说得特别在理,“通证本质就是在优化生产关系,从而推动生产力。”我认为对于通证经济的应用,它的底层是基于共识的,基于公平分配的机器。用通证作为激励血液,让机器更好地运转,这是对区块链最本质的理解。哪些产业适合用这样的机器来做经济体系的改造呢?首先它有自己的固定用户群体,有一定的资产规模,以及有流通的现金流,它想要变成一种自组织、自金融的机器运转状态。在运转里面减少人的参与,因为人和人参与在关系会有很多扯皮,比如分得公不公平。如果是一个机制一个规则,就会在一定程度上减少生产关系中不必要的成份,把最高效的成分组织运营起来,让它去运转。这是我对于通证底层经济的理解。

  第二点,大家现在认为的通证太狭义了,人们脑海里能浮现的就是基于ERC20发币的通证。有的企业适合ERC20通证类型,有的企业适合ERC721类型。通证类型还会有多种多样,在未来随着行业发展,它会越来越多。像我们从今年开始,就和以太坊基金会合作了基于区块链股权的通证类型,我们叫做ERC1384。就是公平、自由的股权分红的通证。帮助中小企业,有自己的证明,未来也要有自己的权益回报,它的分红和投票,各种的专卖、变现也好。帮助中小项目,甚至是一个Idea从零到一。在实现过程中,把生产关系更高效化,让每一个利益方都能被公平公正照顾的好。通证类型也不仅仅是一种类型。通证金融,只是通证经济的类型之一。未来在通证经济上,会有多种类型的发展。

  第三,通证经济和实体的结合是双刃剑,好处是没有监管,坏处是它未必能更好地发展。一个国家就是公平公正的体系。但一个国家应当是要让大多数公民得到更多福利的,我们都是这个国家的参与者。所以我反而认为,未来的基于通证的区块链应用项目,它最大的目标是让参与到整个体系里的人都获得最大的福利,而并非是去赚钱。

  但是在过去一年中,大家都以赚钱为目的去割韭菜,通过二级市场的市值运作达到少数人赚钱的目的,这个出发点是错的。未来实体经济想要用通证能达到的最好的状态,是让更多参与到这个体系的“公民”,都能够得到最大的福利,谢谢大家。

  通证思想远远比区块链技术重要

  陈锦松:元道老师能不能谈一下对通证经济的展望?

  元道:就像刚刚谈到通证可以用在基础设施建设上,我们过去谈从3G到4G的建设,都是以中心化组织来推动。通证的意义,是建设大型的基础设施,全中国有3G、4G的网站有30万多个。如果切一个网格,每个网格都有一个基站。过去这样的大型建设都是由中心化组织推动的。今天能不能靠共建共享,靠一套基于密码学上面的共识来做基础设施建设呢?我觉得通证一个非常好的应用。另外今天通证是可以演进的,它可以从准通证开始,最后迈向真正意义上的通证。

  真正意义上的通证,是跑在全球密码学公共基础设施上的。第一个关键词叫基础设施建设,基础设施先行,通证可以发挥重大的作用。在演进过程当中,可以先从互联网系统开始发展,这是我的两点感受。

  陈锦松:请苏总用一句话总结今天的发言。

  苏砚:福建的老乡都在这边,在一个可能社会大变革的时期,整个老乡群体可以在一起群策群力,达到自自治、自金融的状态,一起通过通证经济的发展。这样在全国或者全球通证经济的发展中,福建可以占到重要的位置。

  简永熊:现在很多BAT的精英被一些高大上的名词牵涉了精力,错过了很多机会。所以大家尽快清空内存,我认为离开挖矿共识的区块链,都是伪命题,我不投,也不做。

  许志宏:我是同样的观点。区块链是启蒙,就像很多曾经在互联网上兴起的协议,有可能真的会被时代淘汰。但是它的精神,包括对于社群和组织的再造会留下来。我们看到趣头条、拼多多,这些原来视野不能看到的、基于草根、基于基础广大用户的产品正在兴起。这是一个趋势,所以有可能在这种文化背景下,通证思想远远比区块链技术重要

  周欢:我曾经做过很多通证尝试。福建的创业者和企业家,很多人比较实干,喜欢解决现实问题。每解决一个问题,通证经济就在落地的路上往前走了一步。大家能够把通证经济用在自己的企业、员工和合作伙伴身上,哪怕是发一个员工福利或者做企业内部的游戏化管理小方案,这都是通证经济的落地。通证经济的落地并不是像互联网这样铺天盖地、席卷全球才算落地。只要它能发挥价值,在很多企业里面能够看到它,这就是落地。

  陈定义:从中心化到去中心化是一个理想共同体到另外一个理想共同体的过程。所以区块链是一个带有金融学、密码学、社会学和哲学的应用。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王世源:我加入这个行业,是认为通证经济最终会落地,无论从制度迭代和通证经济模型的设计,或者技术上的革新。都将来会带给我们一次非凡的社会体验,并且有机会以行业为出发点,取代传统金融的部分不足。

【本文为起风财经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起风财经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可发邮件至editor@qifengle.com联系授权,并在文首注明来源起风财经(微信公众号ID:QFCJ2018)及作者名字。如不遵守,起风财经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起风财经,价值区块链布道者

猜你喜欢

原创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