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供应链金融”能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题吗?

起风财经辛夷2018-11-04 产业
在现行的区块链进程中,技术领先于场景,场景落地的选择显然更急迫。现在全行业都亟需一个样板。

  “融资难”似乎是中小企业生存的原罪。

  据统计,截止去年年底,我国中小企业数量约为37.6万户,占全国企业数量比例高达98%,吸纳从业人员数量更是接近6000万人,占企业劳动人口比例达到67%。然而,国内小微企业贷款余额30.74万亿元,仅占银行贷款总余额的24.67%。正因如此,解决企业融资问题的供应链金融,是近年金融服务和实体经济相结合的发力方向。

  供应链金融是指将供应链上的核心企业以及与其相关的上下游企业看作一个整体,以核心企业为依托、以真实贸易为前提,对供应链上下游企业提供的综合性金融服务。而在记录和传递信用方面有明显优势的区块链技术,正在成为辅助金融机构进行风险控制,从而帮助中小企业获得融资的新兴解决方案。

  围绕汽车供应链定向解决车企配套供应商融资难题的蓝海数链科技有限公司,是柳州区块链在细分场景中的一个应用案例。

  蓝海数链CEO李俊庄接受采访时介绍称,公司以自建联盟链的形式将企业、金融机构、第三方担保公司及评级机构等参与方“上链”,在持牌第三方金融机构对企业资产进行风控评估后,由平台企业、评估机构等多方签名发出一张加密的数字凭证在场景中流通,旨在在金融机构和企业之间搭建可信的数据桥梁。

  可拆分的数字凭证

  李俊庄介绍称,从汽车产业链的运作流程来看,配套厂商给主机厂供货时,通常会产生3个月的账期外加6个月的汇票,对于供应商而言,总共有9个月的时间都处在资金流动性紧张的状态当中。

  与此同时,银行等主流金融机构一般只服务于主机厂的一级供应商,而产业链末端的二级、三级小供应商作为不受信任的主体,其产生的信用关系在“风控至上”的主流金融机构面前并无作用。这种“厚此薄彼”的现状,阻碍了整个汽车产业链的健康发展。

  基于此,区块链技术致力于攻克两道“难题”。

  其一是解决资产端信息数据不可信的问题。区块链通过将企业资产信息“上链”,形成避免单方面篡改的“数字凭证”,以此让核心企业取信于金融机构。李俊庄称,在此过程中,银行不需要直接认同数字凭证,只需要对其对应的一部分资产及其流转做风控。诸如这个凭证是哪家企业发的、哪家企业进行了确权、流转了哪些主体、用在什么地方等。

  “风控里面很重的一块是严格管控资金用途,企业融资一旦不用于持续生产,就会增加风险。从这个角度来说,鉴于数字凭证只能支付给供应商,兑换成钱后也只支持在联盟里使用,在追踪考量方面优势明显”。

  可以说,数字凭证相当于帮企业做了一步增信,本质上没有打破金融机构原有的风控体系,依然只是作为一种风控的补充。

  李俊庄总结称,鉴于每一张数字凭证背后都对应相应的合同和资产,当企业产生资金需求时,只需将此凭证抵押给银行就能进行贷款。“如果企业的现金流充分,它可以持有数字凭证获得一个年化可观的增值;如果现金流紧张,企业则可以拿着凭证通过平台对接到金融机构,进行通证的再融资”。

  其二是解决多级企业之间的信用传递问题。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加密数字凭证,得以将企业的欠款凭证进行拆分转让,从而让末端供应商拿到核心企业的兑付凭证。李俊庄指出,传统银行汇票最大的问题在于不可拆分,从而无法完成多级支付。

  “可能付到某一级以后,就需要到银行贴现再转由现金支付。而贴现过程中会产生高昂的手续费,间接增加企业的资金成本”。

  而数字凭证基于其载体可拆分的优势,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企业对现金的依赖,进而实现低成本的价值传递。如果能将数字凭证用于整个供应链的流转,或将补充,甚至替代一些银行票据的场景。

  “企业去银行开汇票的门槛很高,导致很多比较优质的但达不到银行要求的厂商得不到很好的金融服务。柳州规模以上的制造企业多达2000余家,只有很少一部分可以获得银行的服务,这些企业就是我们的目标企业”,李俊庄说。

  目前,蓝海数链主要服务于汽车产业链中的一级供应商,通过一级厂商带动其关联供应商的运转,从而缓解产业链中多级供应商的资金难题。

  “区块链+供应链金融”的困局

  在“区块链+供应链金融”产业的早期发展过程中,企业、银行系统的上链是对原有系统的改造。在此之间,技术、产品、信任、数据共享、隐私等都会成为供应链金融“区块链”化所不可避免的障碍。某传统供应链金融企业的从业人员就曾对起风财经称,在实际业务的操作过程中,“真实”和“效率”是供应链金融企业能否取得参与方信任的两大关键要素。

  关于资产上链的真实性问题,李俊庄表示,目前蓝海数链主要通过与持牌机构建立合作的方式解决。“因业务所涉及的资产体量较大,且拥有一定的特殊性,所以寻求持牌机构合作评估是较为安全的方式,同时成本方面也没有问题。比如,担保公司和审计所对线下实体资产进行综合的评估和定价,所产生的数据、文件、手续等都会全部记录上链”。

  至于“区块链+供应链金融”的效率问题,李俊庄则认为需要结合应用场景去分析。“联盟链在解决某些场景的时候,与中心化系统相比并无太大优势,甚至在某些方面存在劣势。比如在电商的支付交易系统中,区块链的成本和效率都不能跟中心化系统相提并论。

  但如果是在涉及解决信任问题的应用场景中,比如贷款需要多方对账,再如在原有供应链生产中防止抵赖的EDI(需要硬件介入)等场景,联盟链网络无疑更有优势”。

  当前,蓝海数链已与部分金融机构达成了合作。但是,市场认知程度依然是蓝海数链进行业务模式复刻及扩张的重要阻碍。

  李俊庄坦言,在现行的业务开展过程中,蓝海数链尚需亲自帮助企业和金融机构接洽、谈判。而在未来市场认知度提升、系统运作成熟的理想状态下,金融机构和节点数量会越来越多,最后或将形成类似“债权池”的产品,届时,企业端自动把资产登记打包,资金端则自行筛选标的并进行服务。

  除此之外,如果企业可以接受生产数据上链,则有助于进一步降低融资成本。据介绍,蓝海数链原本尝试将企业的生产和物流数据上链,也曾设想从对整个链条有决定性作用的主机厂商开始,进行系统改造,但终因厂商本身数据化程度低、部分生产数据较为敏感等问题而暂时搁浅。

  诚如布比创始人兼CEO蒋海在一篇采访中的总结所言,“区块链+供应链金融”最核心价值在于结构有变化(多资产端、多资金端),区块链和供应链金融的结合不能当作一个项目来做,所提供的服务应该是运营服务,要让核心企业安全赚到更多收益,如果赚不到钱只优化链条,动力是不足的。

  实践过程中,“区块链+供应链金融”想真正做出在商业金融下使用的区块链底层系统、基于区块链再做一个完整的贸易融资系统、让银行信任这种模式并说服核心企业把贸易融资的行为放在链上、最终把这些东西打通做成一个合规的金融服务,都是十分复杂且艰难的。

  单纯靠政策会有依赖性

  市场教育是整个行业的功课,区域政策则是地方企业的抓手。初步对比过国内部分区域地区区块链政策的李俊庄分析称,除去素来资源集中的一线城市,大数据产业布局经验丰富的贵阳,在区块链的政策推行中似乎占据先机。

  一方面,贵阳的区块链产业起步较早,基层政府程度较高,基础培训扎实。“在初创企业和当地产业生态的融合中,贵阳的创新与监管的默契程度高,政企关系紧密”。

  另一方面,贵阳的配套政策更完善,创业氛围良好。据李俊庄观察,贵阳不仅有孵化器对入驻企业实行场地装修和日常税收的优惠,还设有完备的人才引进措施,“比如对硕士、博士安家费的奖励,人才公寓的补助,发明专利的补贴等等”。此外,贵阳在部分领域开设“沙盒机制”,政府鼓励创新,并且会积极帮助企业与产业对接。

  相较而言,广西囿于产业起步较晚,政策影响力尚未显现;此外,广西互联网发展程度不高,信息产业根基相对薄弱,人才也不免匮乏。

  当然,政策固然是加分项,但并非决定性因素。“单纯依靠政策也是有依赖性的,不利于企业后期发展,还是需要增强企业市场竞争力与自我造血能力”,李俊庄称,蓝海数链之所以最终将公司落在广西柳州,终究还是选择了一条和企业自身条件更匹配,也更契合商业运作逻辑的本土化之路。

  “贵阳当地制造产业不多,万众瞩目的就一个茅台大厂,不是我们这种级别的公司能覆盖的,其余的军工企业也是大企业的战场;在柳州的好处是汽车业比较发达,产值高达4400亿人民币,大厂也没布局到柳州,自成一个天然的区域壁垒”。

  与此同时,伴随“数字广西”系列政策的出台,信息化建设将成为广西未来战略部署的主线。

  《广西数字经济发展规划(2018-2025年)》显示,广西将积极推动数字产业集聚发展,重点培育发展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集成电路等数字产业,超前布局未来网络等新兴前沿领域。事实上,从企业的反馈来看,广西的政策传导性也已然效果初显。

  “前几年在广西做区块链的只有我们一家,当时和政府领导汇报工作的时候没有得到太多重视,但是现在政府会亲自来企业走访,也推出了顶层设计。从近两年的科技申报指南来看,可以明显感受到领导层对区块链产业的侧重,这些是以往都没有的”,李俊庄称。

  提及后续的政策期许,李俊庄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其一,资金支持方面,政府层可以划出相应类目,开拓重大课题申报渠道。其二,从技术孵化的角度出发,补贴初创企业以及奖励知识产权申请,或为减轻企业负担、鼓励底层创新的重要措施。“现在我们申请一个发明专利就要一两万,而一次投入的申请就有五到七个,先不说奖励,至少可以先降低这部分费用”。其三,也是最为核心的人才激励政策。“不要说区块链了,广西都堪称是互联网的沙漠,人才一直以来都是短板”。好在广西如今的政策趋向较为顺畅,引才、留才的配套措施也在不断健全中。

  当然,基于自身利益考量,以李俊庄为代表的“区块链+供应链金融”从业者,更希望政府能在政策层面向金融创新适当倾斜。“金融恰是区块链最好介入的场景之一,同时也是一个重监管的场景”,李俊庄提议,政府可以出台沙盒机制,对企业进行支持和监管,防范风险,完成小范围探索。

  “在现行的区块链进程中,技术领先于场景,场景落地的选择显然更急迫。现在全行业都亟需一个样板”,李俊庄如是说。

【本文为起风财经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起风财经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可发邮件至editor@qifengle.com联系授权,并在文首注明来源起风财经(微信公众号ID:QFCJ2018)及作者名字。如不遵守,起风财经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起风财经,价值区块链布道者

猜你喜欢

原创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