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农人“区块链+农业”:通证不能自圆其说,应用无法水到渠成

起风财经辛夷2018-11-06 产业
对于业内很多产业资源不足、需要依靠“兼职”销售拓客的“单打独斗”型创业企业而言,在当前市场认知度不高、产业环境趋冷、技术走向应用尚需验证的发展阶段下,仅以底层链贩卖的单一业务为切口,必然导致企业的生存发展状态十分艰难

  农业发展至今,作为我国第一产业的地位从未动摇。鉴于其环节多、链条长,发展至今依然存在诸多痛点,农业产业也一直是被新兴技术改造的重点领域。当区块链成为新兴技术领域的热词,关于“区块链+农业”的讨论就从未停止。

  但是,区块链本身多节点、“分布式”的技术特点,导致了其需要在参与方众多、产业循环更为通畅的环境中生存。

  因此,对于业内很多产业资源不足、需要依靠“兼职”销售拓客的“单打独斗”型创业企业而言,在当前市场认知度不高、产业环境趋冷、技术走向应用尚需验证的发展阶段下,仅以底层链贩卖的单一业务为切口,必然导致企业的生存发展状态十分艰难。

  在此背景下,资源丰富且有多元基础业务做“造血”支撑的企业似乎更有优势,广西新农人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就是其中典型。

  据公司董事长陈德基介绍,新农人是一家农业领域的“社群型”公司,公司以社群为阵地,通过“农情周五”线下沙龙、用于服务推广的自媒体,以及建设农业创新企业孵化器三项“社群运营”手段串联起整个社群,共同构成了整个新农人平台的服务体系。

  “沙龙的主题很多,就像大鱼池里面的小鱼池,每一个池子里都有志同道合的人。他们会因为一个生意相互‘勾搭’,并且吸引更多的合作者参与进来”,陈德基说。

  在五年的发展过程中,新农人通过运营社群发掘商业热点,并根据社群成员的具体需求提供配套的撮合、推广和孵化服务,迄今为止已经有过诸多成功的农业项目经验。

  如今,陈德基联合广西英拓网络股份有限公司顺势引入了新的社群运营工具——区块链。

  看链是链

  英拓网络作为基础应用公司提供底层链,而新农人作为农业领域社群服务平台提供天然的落地场景,二者的区块链合作是技术照进应用的典型范本。现阶段,底层链尚在研发测试中,但陈德基已然对“区块链+农业”有了较为清晰的服务构想。

  首先是溯源。陈德基称:“各地政府部门和相关权威机构在溯源系统方面早已进行过很多尝试,但是市场反馈证明,溯源终端无人问津。”

  民众不信任当下的认证体系,比如有机食品认证。在原有体系背书力下降的情况下,我们希望通过区块链能解决这个问题。”

  陈德基的理想很简单,通过区块链将农业体系内整个生产过程上链,关键步骤相关方、参与方记录,最终通过区块链给农产品的质量背书,使其产生品牌溢价。

  事实上,农业品牌的建设形成是农产企业开拓销售渠道的重要因素,也是新农人服务的主要发力点之一。

  而针对“区块链+溯源”市场认知程度不高的问题,陈德基则表现出了对区块链分布式记账很强的技术信任,这似乎与新农人的社群基础有关。

  陈德基表示,在新农人平台,区块链溯源链条里,包含生产、销售、服务型的相关产业参与方都能“上链”,新农人覆盖五、六千家农业企业的社群有这样的禀赋作为支撑。

  “区块链要应用,首先就是摆脱封闭系统,而社群就是很好的场景,它包含上、下游基于农业的企业,我们又有自己搭建的链条,至于信与不信,你自己看。这个要是再不信,就没有可信的了。”

  农业产业脉络外延深广,也是广西当地根系发达的主要产业。相比于应用于农业溯源,区块链与农业供应链金融的结合是一个更为贴切且富有想象空间的应用方向。

  陈德基介绍,金融服务的缺失一直是农业产业提高利润、发展壮大的核心痛点。一方面,上游农业生产几乎不涉及重大资产,只有租赁的土地和农药、种子等农资,这直接导致金融机构无法充分估价,“只要你的果子还在树上没有摘下来,这就不是资产,银行就不给钱。”

  另一方面,国内的资金成本高昂,在整个农业体系的流转当中,10%的资金消耗基本是逃不掉的。“假设流转需要3个亿,一个系统里的基础损耗就有3000万。”

  按照陈德基的设想,如果可以发行对应真实资产的Token(通证),企业就可以利用Token增信,以及通过预付账款等方式取得资金支持。

  “比如一个下游电商平台向其上游生产企业支付价值500万的Token,以金融支持换取产品折扣并承诺包销产品,相当于提供一笔无息周转的资金。如此一来,两家相当于形成了一个不用抵押的信任关系,在不用建基地的情况下就有了质量保证的产品供应。”

  看链不是链

  基于区块链技术设立有效的激励机制,不仅可以让农业企业在产业链中实现高效的交易合作,对于新农人平台本身而言也是一个颇有潜力的生态想象空间。

  “生态的故事是合作伙伴讲给我们的”,陈德基说。

  新农人的社群根基得天独厚,不同类型的服务产品在相对封闭的社群中形成了一个农业企业服务生态的雏形。在这种条件下,如果可以通过发行积分性质的token在社群中兑换相应服务,或许可以构建出一个逻辑自洽的自运营组织。

  但是,这个愿景的实现,在陈德基看来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区块链至今没有走向应用的重要原因在于,大家并没有找到一个足够有价值的商业模式借鉴,说白了,到底怎么利用区块链挣钱”,陈德基认为,区块链模式不成熟的原因之一,是缺乏足够庞大、成熟的生态系统。

  “大家都说只要积累了海量的数据就是钱,这是美好的愿望,理论上也成立。但是海量是多大?多少数据才能体现价值?”

  因此,新农人对当下流行的“消费即挖矿”持保留意见。“我们还不够成熟,服务的产品和成员数量都不够多。在尚且狭窄生涩的服务系统里添加激励机制,我们没有想清楚怎么服务。”

  目前,新农人走的依旧是传统互联网思维里典型的流量变现路径,引入区块链的目的仅仅是为了吸引更多企业加入平台,在此基础上探讨更多盈利模式。

  “比如农业有10万家企业注册记账,这样的数据或许就有价值了。比如增信价值,传统金融机构会愿意上链查询企业信息作为放贷参照,但是这套模式如果参与者少了,意义还是不大。”

  除此之外,业界对Token的合规性始终存疑,这与币圈的畸形发展和一度趋严的监管态度有关。

  据广西当地一家区块链研究机构的负责人介绍,现在落地的支持政策很有限,当地企业至今都处于自行摸索的阶段。而广西当地的银监会、主流银行和金融机构对区块链的认知程度也不够。

  “懂的人本来就不多,还有一些直接就否定掉了,而这种误解也和区域行业内空气币项目泛滥脱不了关系”。

  该负责人称,此前一度诞生出一大批“发币圈钱”的项目,“以至于现在好东西来了也会变形”。即使当前广西已经在筹备设立区块链产业专项基金,但是具体细节仍然需要尝试和验证的过程。事实上,甄别项目对政府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也正是因为现下行业和产业环境均不明朗,新农人单纯作为农业企业服务社群平台的定位至今没有动摇。

  据陈德基称,在“区块链+农业”中走得安全轻便的新农人暂时不存在融资困境,鉴于区块链的成本负担并不高,公司也不会对会员企业收取“上链”费,也从未想过对区块链的实际业务效果负责。

  “在我们的区块链正式上线之前,在我们农业社群的数据真正做起来之前,所有的设想都是空想”,陈德基说,“一件事情做了之后才知道有没有可能。”

  看链还是链

  陈德基认为,区块链有了合理的通证系统设计,可以更好的彰显其完整的价值属性,否则区块链的落地应用很难水到渠成。

  从全球经济视角来看,陈德基提出,当前国内有基数庞大的虚拟资产群体,密切关注虚拟资产市场,一方面是科学监管、防止金融违法行为的重要举措,另一方面,此举也是我国参与国际数字货币相关研究、推动全球经济领域创新进程的战略选择。

  具体下沉到农业领域,新农人会员企业资金需求得不到满足是无可争辩的事实;但是现阶段新农人的金融服务能力有限,仅限于做基础对接服务,无法真正解决会员企业的资金需求。

  而根据新农人赋能会员企业的功能定位,只有帮助企业搭建金融通路,实现会员可持续发展,才能让平台的价值持续,拥有源源不断的造血能力。

  为此,新农人初步计划利用区块链吸引10万家农业企业上链,共同探讨区块链在农业供应链金融中的价值。在有一定基础的前提下,研究如何进行激励机制的设计。

  谈及“有币区块链”的未来,陈德基认为,央行牵头发行真实的数字货币或将是一个信号。

  “配套的法律法规应势而生,届时,至区块链的大规模应用才会诞生”,陈德基说。

【本文为起风财经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起风财经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可发邮件至editor@qifengle.com联系授权,并在文首注明来源起风财经(微信公众号ID:QFCJ2018)及作者名字。如不遵守,起风财经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起风财经,价值区块链布道者

猜你喜欢

原创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