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见过的张首晟教授

李翘观察李翘2018-12-06 人物
我只见过张教授一次。

  我与张首晟教授勉强算的上有一面之缘,却对他神交已久。

  那时候我刚进入区块链行业,看到有一家丹华资本在业内特别活跃,后来了解到创始人是知名的理论物理学家,赞叹之余也有困惑:为什么一个在学术上造诣如此之高的教授,却把如此多精力放在商业运作上呢?

  而且,张教授多次出席各种区块链会议等场合。因为在北京见多了借着虚无的好名头来做事的人,我甚至对张教授心生怀疑。

  直到有一天,我见到了张教授本人。

  那是在今年的贵阳数博会上,已经是最后一天,那个分会场的主题是“区块链与社会治理”。听众已经不太多,还没坐满,可是演讲的却全都是大咖,除了张教授,还有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副院长何桂立、工业和信息化部信软司信息服务业处处长李琰、石墨烯生态代表Stan Larimer等。

  那天讲的都非常精彩,印象中中国信通院云计算与大数据研究所何宝宏所长发布的“2018全球区块链应用发展十大趋势”让我听的津津有味。

  到了张教授演讲时,他开始并没有讲区块链,而是用了很长时间讲了他的研究团队发现的“天使和魔鬼粒子”。

  他表示本来万物有阴就有阳,但自己团队发现了一种只有“天使”没有“魔鬼”的粒子。他讲的都是些最前沿的物理知识,正反粒子、量子比特、平行原理,熵……,再配上科幻式的幻灯片,会让人误以为很难懂。但是张教授语调缓慢,深入浅出,严丝合缝,我居然全部都听懂了。

  我曾就读的高中是一所九线小城高中,物理老师顶多是当地师专毕业的,解释原子核和电子的体积和轨道都解释不清,而我现在在听诺奖的预备选手讲正反粒子课。

  因为我坐在第一排,所以跟张教授离的很近,张教授身材中等,长的很白,我看他平静地娓娓道来,诉着说我一直好奇的宇宙终极奥秘,把只有高中物理水平的我带入一个恍若无人之境中。

  当时就想着,会议结束后一定得去跟他聊聊,问问他平行空间的事儿。

  随后张教授还讲了关于区块链的知识,他在多个场合坚持的核心论点都是:区块链最大的作用是给记账分清了先后顺序。当时会上他讲的也是这个论点,但又加以衍伸,同样的娓娓道来,严丝合缝,我也基本上都听懂了。那时我对区块链只是个入行不久的新人。张教授讲话的魅力让我印象深刻。

  会议结束时,现场人只剩下一半,很快大家都走光了。我看到张教授在跟外籍嘉宾和贵州政府当地官员聊着,不好贸然接近,就等着。等了一会,谁知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一错神,张教授已经离场了。当时很遗憾。

  后来在张教授的访谈中,他解释了为何花大量精力去投资,因为他一直在向富兰克林学习。他说富兰克林“不寻常的地方是他又是一个伟大的企业家、政治家、外交家,这使我深深感到一位科学家应该有更高的社会责任,应该把自己的科学发现变成造福于人类的发明,并且通过企业让它成为真正造福于人类的科技产品。”

  是这样,科学家研究的目的是为了社会,不仅要把所学所研反哺社会,还要从社会的反响中检查自己所学,科学家+企业未尝不是一种好路子。虽然也可以校企合作,但从别的企业处得到反馈和自己亲自做得来的还是不一样的。

  据称,张教授是因为抑郁症离去的。不能想象他这样功成名就的人的痛苦。陈伟星说,张教授是“生活在浪漫的科技想象力中的人”,这一点我听他演讲也能感觉的出。但陈伟星也说“越是有完美理想的人,越是卓越也越是脆弱”。

  虽然我并不喜欢陈伟星,但我赞同他说的。

【本文为起风财经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起风财经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可发邮件至editor@qifengle.com联系授权,并在文首注明来源起风财经(微信公众号ID:QFCJ2018)及作者名字。如不遵守,起风财经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起风财经,价值区块链布道者

猜你喜欢

原创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