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展望:经济寒冬来了,VC们反而应该“贪婪”起来

36氪刘一鸣2019-01-08 资本
增长与衰退都根植于经济运行的内在动力,而每一个时代都有自己的经济问题。

萧条的唯一原因就是繁荣——经济周期研究学者朱格拉,1862年

  “人生就像一场康波。”已故中信建投首席经济学家周金涛的这句话,令2018年的VC、PE们格外有感触。

  “康波”指康德拉季耶夫周期理论,是考察经济周期中历时50-60年的周期性波动理论,经济周期影响着现代社会的方方面面。例如VC、PE们经历了2010-2011年的兴起、2014-2015上半年的高歌猛进、2015下半年短暂的寒冬、2017年又达到高峰,但在2018年“资管新规”的管控下,迎来了又一次寒冬。

2019展望:经济寒冬来了,VC们反而应该“贪婪”起来

  数据来源:Wind

  如今对经济萧条的报道已经屡见不鲜,PMI跌下荣枯线、科技互联网公司流血上市、股票指数大幅缩水,最新的还有苹果降低FY2019Q1的营收指引,其宣传是因为中国的iPhone销量不及预期。

  增长与衰退都根植于经济运行的内在动力,而每一个时代都有自己的经济问题。在周期运行的时候,大量经济变量同时间有规律的波动,并在经济运行的轨迹中引起潮起潮落。在这样的波动中发现规律,是投资最富魅力的地方。

2019展望:经济寒冬来了,VC们反而应该“贪婪”起来

  已故的中信建投首席经济学家周金涛曾在2016年预测,2015年之后全球进入康波周期的萧条阶段,而2018-2019年将是康波周期万劫不复之年。周金涛是中国康波理论的开创者,因为预测准确而被誉为周期天王“尼古拉斯金涛”。

  虽然周金涛认为2019年将是中国经济最差一年,但他仍然建议大家在2016-2017年卖掉投资性房地产和新三板股权、买进黄金、休假两年锻炼身体,在2019年回来。只可惜周金涛因胰腺癌于2016年12月与世长辞。

  如果2019年真是经济最差一年,那也意味着是资产价格最低的一年。周期的运动,本身就是人类投机性的最直接体现,在众人都恐惧的时刻,机会悄然降临。

  寒冬期投资的基金回报率,比高潮期高2-4倍

  如果2019年是中国经济的寒冬,那么它也应该是VC为未来获取高额回报的“播种年”。在寒冬期投资的基金回报率,它们比那些在高潮期投资的基金,回报率高2-4倍。

  我们统计了2007年至2017年间,基金通过上市退出和非上市退出(包括M&A、股权转让、MBO等方式)的账面投资回报倍数,由于基金募集金额公布不完整,我们选择投资案例数作为判断一级市场热度的指标。

  根据投资机构的持有时长,我们将投资时间换算至基金投入的时点,以及对图表加了以3个月为周期的移动平均,以获得平滑、去除奇点的曲线。由于数据披露不完全,本次统计的绝对数字不一定精确,但十年间数据的趋势仍有借鉴意义。

  通过非上市方式退出的账面投资回报数:

2019展望:经济寒冬来了,VC们反而应该“贪婪”起来

  数据来源:Wind;*非上市方式退出包括M&A、股权转让、MBO等

  由于图片压缩问题,如果您在移动端看不清图片,请转移至PC端,或向我寻求本文的PDF版,请加作者微信(18500194899),并备注公司及职务

  对于通过非上市方式退出的基金来说,在一级市场的寒冬期2012年11月至2014年7月录得了3.44倍的好成绩;反而在投资热度高涨的2010年4月至2012年10月、2014年8月至2015年8月,只录得1.05和0.8倍的平均投资回报倍数,其负相关性相当明显,寒冬期回报倍数高于高潮期2倍。

  通过上市方式退出的账面投资回报数:

2019展望:经济寒冬来了,VC们反而应该“贪婪”起来

  数据来源:Wind;*由于IPO暂停与基金投资期时滞的影响,某些时间段没有数据,数据经调整

  由于图片压缩问题,如果您在移动端看不清图片,请转移至PC端,或向我寻求本文的PDF版,请加作者微信(18500194899),并备注公司及职务

  对于通过上市方式退出的基金,情况也同样如此。在2012年7月至2013年8月的寒冬期,其平均投资回报倍数高达5.93,而在2009年10月至2012年6月的投资高潮,其平均投资回报倍数只有2.04,寒冬期回报倍数高于高潮期3倍。

  这一有趣的现象说明,在寒冬期时,投资人应当改变高涨时广撒网的习惯,对所要投资的项目优中选优,并且项目本身估值变便宜,故此时投资的平均回报率反而更高。

  另外如果拉长时间段来看,2014年下半年之后,一级市场投资案例数大幅增加,但投资回报反而在较低水平。在2015年下半年的短暂寒冬中,依然呈现了这样的趋势。对于通过非上市方式退出的基金来说,投资更少的2007年至2014年中,平均投资回报倍数为1.96;投资变多了的2014年中至2017年底,平均投资回报倍数仅为0.76,寒冬期是高潮期的2.58倍。

  对于通过上市方式退出的基金来说,投资更少的2007年至2014年中,平均投资回报倍数为4.39;投资变多了的2014年中至2017年底,平均投资回报倍数仅为1.02,寒冬期是高潮期的4.3倍。

  这符合我们对市场的观感,过去几年一级市场资金充裕,泡沫在发酵,与二级市场更重视营收和利润的估值逻辑产生了对抗。2018年下半年一级市场流动性紧缩,大量企业被迫扎堆去二级市场募资,造成了一波“流血”上市潮,当然流的更多是泡沫。

  所以,虽然2019年大概率是市场的冬天,但它可能是冒险者的春天。

2019展望:经济寒冬来了,VC们反而应该“贪婪”起来

  无论是中国古代的十二生肖、《易经》,还是现代的康德拉季耶夫长波周期,都试图以周期来解释万物的发展规律。“见龙在田”喻指复苏、“飞龙在天”喻指繁荣、“潜龙勿用”喻指萧条。图片来源:交银国际首席策略师洪灝于201708发布的分析报告。

  来源:36氪

  作者:刘一鸣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起风财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起风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qifengle.com)。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起风财经,价值区块链布道者

猜你喜欢

36氪

36氪

36篇文章

36氪创办于2010年12月,以科技创投媒体起家。作为一家科技创新创业综合服务集团,拥有新商业媒体-36氪传媒、联合办公空间-氪空间、一级市场金融数据提供商-鲸准。36氪集团为中小微及科技创新企业解决“曝光难、办公难、融资难”的问题,提供包括媒体曝光、办公场地及相关的配套服务、融资对接等服务。36氪集团也为服务中小微企业的金融机构和非金融机构提供金融信息服务。

最近更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