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眼的友商遇上急眼的雷军: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凤凰科技刘正伟2019-01-11 13:23 公司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从发布会现场放出的截图来看,雷军将枪口瞄准了华为的子品牌荣耀。

  雷军急了。

  把他惹急的是友商。“今天我们请来一个大将,做了一个Redmi,对方又给我搞几篇文章。我们决定不服就干,认真做好产品,死磕回去,教一教对手什么叫性价比。”在1月10日下午的红米新品发布会上,雷军撂下一句狠话: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喊话友商:不服就干嘛

  事情是这样的。

  1月3日小米公司宣布将1月10日召开全新独立品牌红米Redmi发布会。在宣布这件事的前一天,手机行业老将卢伟冰确定入职小米,担任副总裁并负责今后红米品牌的操盘。

  据雷军讲,为了这员老将,他足足挖了两年时间。

  这件事对小米来说是喜事,但对友商未必。

  从发布会现场放出的截图来看,雷军将枪口瞄准了华为的子品牌荣耀。

  2013年的小米风头正盛,荣耀也是从那年开始,自华为独立出来成为一个单独品牌,主攻互联网渠道。

  五年前,华为荣耀向小米看齐,五年后红米品牌独立,被业界解读为是向华为荣耀看齐。

红米新品牌发布会现场打出“友商急了”

  有媒体报道称,荣耀产品副总裁熊军民回应红米品牌独立时表示,荣耀与小米的竞争早就已经结束,无论是整体销量,还是中高端产品线的市场表现,荣耀早就已经遥遥领先。熊军民还说,“如果友商愿意跟随,我们非常欢迎。”

  除了这件事,双方还就“性价比”与小米这次的新品红米Note 7所搭载的“4800万像素摄像头”在网上有过争执。在红米Note 7的新品发布会上,小米毫不掩饰的把包括荣耀V20在内的多款友商的竞品拿出来,做参数对比。

  如果当时没看直播的朋友可以去视频平台上搜下当时发布会的回顾,不夸张的说,全方位无死角的在怼友商。

  “主要是友商的态度把我弄急了,他们出了一堆的稿子,看了我挺烦。所以那天真的给我弄急了,生死看淡,不服就干,有本事就干嘛。”聊起这事,雷军在会后的媒体群访上情绪依然激动。

  “还有你是不是真正的性价比,我是真的买了两款手机的,真的学习了一下。如果大家想学习,我们可以现场比一下,不怕,就拿来比一下,不要渲染图。”雷军说到这的时候,有媒体朋友插了一句:“您一急感觉挺不像您了。”

  雷军:我曾是华为铁杆粉丝,会背任正非多篇讲话

  雷军当时顿了顿,突然挺直了身子,说:“我以前是悠着的。本质上大家都相安无事,最近友商子品牌怼了我五年时间,我从来没有回应过。其实在办小米之前,我是华为的铁杆粉丝,我也多次跟任正非说国产厂商要团结,枪口抬高一尺,后来友商分出来一个子品牌,从诞生之日就是怎么low怎么来,我都没有回应过。大家有目共睹,可以把过去五年的黑历史全部翻出来。”

  似乎是意犹未尽,他还把发布会上说的“惹急了,哪天也给友商科普下挖孔屏的若干个技术问题”这件事又说了一遍。

  手机厂商之间的口水仗很常见,但像小米这次如此直接还是第一次。

  真的是因为友商“搞事情”吗?不全是。其实,这只是个导火索。

  红米为何要独立?

  刚刚过去的2018年,各大智能手机厂商应该都深深地感受到了市场“寒冬”的气息: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已经连续六个季度同比下滑。

  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2018年12月国内手机市场运行分析报告》显示去年12月,国内手机市场总体出货量3567.4 万部,同比下降16.3%。2018年全年,国内手机市场总体出货量4.14亿部,同比下降15.6%。

  多家机构预测,这种下滑可能是未来几年手机市场的“新常态”。

  小米手机2018年的成绩不错,在去年10月份就宣布提前完成1亿台智能手机的年出货量目标。手机市场风云诡谲,三星手机在中国从第一到市场份额不足1%,只用了两年时间。激烈的市场竞争,再加上5G来临前用户换机疲软,小米有压力是必然的。

  最大的压力来自友商。华为2018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从2017年的1.53亿增长到了超2亿台。2017年的时候荣耀贡献了约三分之一,2018年的销量官方还没有公布,但荣耀总裁赵明去年12月份接受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采访时透露:“占相当多的比例”。

  大概体量是可以推算的。第三方调研公司赛诺去年公布荣耀2018年半年度国内智能手机销量为2839万台(小米是2670万台)。下半年有暑期促销,还有双11,因此国内全年销量保守推算是在6000万台左右。

  至于海外市场,赵明当时透露说销量同比2017年增长超过150%,占比在20-30%之间。由此推算,其全球销量可能是在7500-8500万台之间。这个数据虽然不够精确,但荣耀作为一个华为的子品牌,其整体销量已经在步步逼近整个小米集团的手机销量。

  荣耀更长期的目标是要在2020年成为全球前五的智能手机品牌。换句话说,即便没有营销上的那些口水仗,看着对手离自己越来越近,小米也该着急了。

  在今年第三季度财报发布的时候,小米首次提到了自己大集团多品牌的策略:小米、红米、POCO(海外子品牌)、参投的黑鲨以及战略合作的美图手机。

  IDC给出的2019年中国手机市场预测报告指出,智能手机厂商将逐步形成各自全新的品牌矩阵,拓展用户覆盖。

  雷军在解释红米品牌独立时表示,红米和小米品牌独立,可以各自按照不同的方向发展,帮助小米整体品牌形象越做越好。

  在如今小米的品牌矩阵中,小米将冲刺中高端市场,红米还是专注性价比,主攻线上,POCO针对以印度为代表的海外高端机市场,黑鲨针对游戏手机细分市场,美图则可以帮助小米赢得更多的女性用户。

  按照小米官方给出的说法,这一系列多品牌策略,将有助于小米进一步扩大和丰富产品的用户群体,为手机整体业务提供新的增长点。需要提到的是,在去年年底,小米还宣布成立中国区,由电视业务负责人王川总体牵头,其目的也是为了强化中国市场的手机业务。

  用雷军的话说,小米一定要在中国胜出。这个Flag是去年2月份立下的:小米要在10个季度内重返国内市场第一。而荣耀,则是小米重回国内第一的首个绊脚石。

  把红米品牌拆分独立,一方面可以给小米手机解套,让其专心冲刺中高端市场,另外一方面,也是给红米更好的发展机会。因为这次999元起售的红米Note 7只是当头炮,后续红米会有自己完整的产品线,并且会推出属于自己的旗舰产品。

  不服。打算怎么干?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这句话我的同事孙洪很喜欢,同时她也提出了一个问题:打算怎么干?

  2012年4月,中国移动的领导找到雷军,希望小米可以做一款移动的TD定制手机。经过调研之后,小米发现有68%的中国移动高端智能手机用户还在使用GPRS 2G网络服务,存在大面积的服务空白区。

  同年7月份,雷军先后拜访了几乎所有主流TD手机品牌及ODM厂商,邀请多家公司配合红米手机的选型、研发,做了大量的风险评估,最终于2013年7月底,与中国移动联合发布了售价仅为799元的第一代红米手机。

  在2016年7月红米Note 4发布会上,小米官方曾披露的一项数据显示,第一代红米手机总销量超过了2207万台,整个红米系列三年的累计销量达1.1亿台。到了2018年第三季度,这个数字增长到了2.78亿台。

  红米手机对于小米来说,有着不可或缺的重要意义。从2013年推出第一代产品开始,这个千元机系列一直是小米手机的出货量担当。以小米招股书中的数据计算,从2015年-2018年第一季度,红米手机系列占小米总销量的四分之三以上。

  “我非常苦恼的一个事情是,“性价比”是一个有原罪的词。因为你一说性价比,大家就说你的产品low,因为我们的东西便宜,他们天然的就觉得质量有问题,我看到友商的宣传说一分钱一分货的时候气得半死。其实,小米从做手机那天起,就把品质放在性价比的前面。”雷军说。

  在小米看来,破解方法只有用高品质,因此这个放第一位,接着是极致性价比,最后是全球化。

  雷军要求红米认真做好手机,死磕性价比

  雷军在采访中告诉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等媒体,小米在过去两年一直在苦练内功,首先是加强产品品质;第二件事是改善交付;第三是在拍照上不断打磨优化。他认为如今这三件事都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这次红米Note 7小米承诺了18个月的质保,此前在手机行业,默认的质保时间是12个月。

  挑战“光嘴上耍横可不行”

  对于“Redmi”名字的由来,雷军前几天在微博上和网友互动时解释了一下,说这个名字小米在国外已经用了四五年,有大众知名度。红米翻译成Redmi,还是前小米副总裁、国际业务负责人雨果·巴拉(Hugo Barra)当年坚持要用的。

  雷军(左)介绍红米掌门人卢伟冰(右)

  前金立集团总裁卢伟冰是红米品牌独立后的操盘手。这位空降兵是手机行业颇负盛名的一位老将,有着20多年的从业经验,此前曾在天语、康佳手机等企业就职,不管是产品研发、供应链管理,还是海外手机市场都有着丰富的经验。

  雷军称花了2年才把他挖过来。

  小米手机曾在2016年的时候遭遇最大的低谷,跌出全球前五。当时那段低谷期问题就出在供应链上,交付跟不上。此后,雷军亲自抓交付,整顿内部,还把生态链公司紫米CEO张峰请过来压阵。

  事实上,雷军、林斌、黎万强、刘德、王川等小米联合创始人,8年前都是半路出家做手机。一步一步做到今天的全球前五,趟过很多坑,也交了不少学费。

  时至今日,小米集团的高管中,也没有一个像卢伟冰一样,有着超过20年手机从业经验的老兵。这也是为什么雷军会放心把给小米贡献了一大半销量的红米交给他操盘。

  找到这个合适的人之后,雷军今后也可以放心的把供应链和交付交给卢伟冰,把自己释放出来。

  从去年开始,各大国产手机厂商明显加大了新品的迭代速度,同时加大了研发投入。往年OPPO和vivo一年只推两款3000元价位的产品,今年却分别推出了Find X和NEX,将旗舰产品的均价上探到5000元以上。另外,这两家也开始发力线上市场,推出了主打电商渠道的系列新品。

  OPPO CEO陈明永曾公开表示,OPPO 2018年的研发投入约40亿元,今年的预算是100亿元,并且上不封顶。华为去年研发投入超880亿元,分摊到终端业务上是100亿元起步。

  小米在2015年、2016年、2017年的研发投入依次为15.12亿元、21.04亿元、31.51亿元,2018年上半年约为25亿元,全年研发开支预计60亿元。

  红米品牌独立之后,小米希望能实现一定的内部竞争。智能手机行业进入下半场的竞争,光靠ODM厂商已经很难做出差异化,加大自身的研发投入也是小米未来需要重要的。

  数据机构 Countpoint 高级分析师闫占孟对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表示,受到投入资源限制和定位,他对小米的多品牌打法整体看好。但他也认为,这并不意味着小米所有品牌都会过的好。

  来源:凤凰科技

  作者:刘正伟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起风财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起风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qifengle.com)。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起风财经,价值区块链布道者

猜你喜欢

凤凰科技

凤凰科技

13篇文章

这里可以看到新鲜出炉的科技产业新闻、深入浅出的企业市场分析,可以看到直击真相的科技事件图解、轻松逗比的科技人物吐槽,干货满满绝无水分。

最近更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