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是互联网的转折点,2019年是投资的好时候

起风财经Eve2019-01-12 产业
不管是研究型还是看人型的投资人,最后全靠运气好。

  1月12日,“开放共赢 拥抱未来”2019中国天使创投潮白论坛暨中国青年天使会第六届年度峰会在北京盛大开幕。政府领导、著名专家学者、行业领军人物、知名企业家、中国顶级天使投资人、优秀创业者代表等各界嘉宾齐聚一堂,针对新能源智能汽车、新材料、智能装备三大创新型产业集群的发展现状、发展趋势以及相关热点话题展开分享与讨论。

  在以“新产业破局,竞合新招式”为主题的圆桌论坛上,由中国青年天使会常务副会长、春光里产业资本集团创始人、丰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守彬担任主持,中国青年天使会荣誉会长、乐搏资本创始合伙人杨宁,中国青年天使会发起人、浙商创投管理合伙人刘冬秋,中国青年天使会副会长、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中国青年天使会副会长、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明明,洪泰智造工研院执行院长陈学义五人作为嘉宾,共同讨论了2018年互联网转型的热点问题,同时对创业者的2019年发展提出了宝贵建议。

  以下为圆桌会议嘉宾讨论实录,由起风财经(ID:QFCJ2018)精编整理:

  杨守彬:和徐小平老师一样,我们台上五位嘉宾也是中国天使投早期投资界的扛坝子,请每个人用三句话介绍自己。

  杨宁:我是乐活资本投资人杨宁,投资领域包括人工智能、未来科技、文化和语音产业。

  吴世春:我是吴世春。我们主要投资早期阶段,过去三年中,每年都平均投80多个项目,去年上市。我们现在主要投资消费升级、智能制造、互联网等一些领域。

  黄明明:我是黄明明。我们专注早期和技术驱动领域,在人工智能、大数据、智能制造、机器人和智能出行领域投了一系列项目,今后我们会持续关注科技驱动领域。

  陈学义:我是洪泰智造工研院执行院长陈学义。我从90年代就开始做创业投资,是中国创投界的前辈。洪泰智造为了把智能系统化做起来,洪泰智造乔博士和我们联合成立了洪泰智造工研院。

  刘冬秋:我是刘冬秋,来自浙商创投。天使投资是我的会员,机构比较大以中后期特别后期项目为主,行业比较多元,智能制造、大消费、健康还有文娱,我们都投。

  杨守彬:2018年已经过去,首先请谈一谈,以投资人身份工作的你在2018年遇到最开心的事情是什么?第二点,谈一谈过去这一年最闹心、最糟糕的事情是什么?

  杨宁:我觉得人会被骗、犯错误就是太渴望成功。我做区块链不是为了赚钱,是想做伟大的事。我觉得区块链全新的思想、哲学和构架能够彻底改变行业的商业规则和逻辑。

  后来我发现,当你被成功冲昏头脑之后,你的思想就开始变得模糊,甚至进入自我肯定的过程,判断已经失准了。当你站在一个外界来看内部的时候,却能够找出很多的问题,而不至于越陷越深或者越做越错。

  吴世春:2018年开心的事是我们把2014年募集的基金本金还给了LP,2015年募集的第二轮基金也还了LP。不开心的是身边有一些朋友今年受到了很多影响,一年时间就把自己的努力毁掉了,2018年是财富大毁灭的一年。

  黄明明:我最开心的事小牛的天使轮投资到上市,它对我个人的意义非凡。我发现凡是那些能够走到最后的创业团队,都是有原因的:第一产品做的好,第二心气还在。看到一个团队经历艰难险阻,作为早期人这是最开心的事。不开心的是去年的大环境,整个中国的营商环境都变得有点艰辛。

  陈学义:最开心的事是,大数据学院到今年已经发展的非常好了。现在到洪泰打造工研院,洪泰的氛围也非常好。今年遇到一件很不开心的事,你做的事儿挺好,但因为涉及政治上的事情,就变成孤零零的一个人。

  刘冬秋:先说点开心的事儿,一个是2018年年底,我投了7年的QQ音乐终于上市了;另一个是去年10月份完成了一个255亿人民币基金的募集。不开心的事跟大家差不多,我们投的重仓项目遇到各种挑战。

  杨守彬:去年有很多话题出来:很多前沿互联网公司提出要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从To C到To B;说未来是ToB领域,2018年是转折点。对此各位怎么看?在产业布局上,各位投资人有什么思考?2018年有过相应的调整布局吗?

  杨宁:首先,中国现在最大的问题是需求方的问题,不管To B还是To C,都要刺激需求。未来能够做什么,还是要从消费者的角度出发。国家的大经济形势我们无法改变,但是我们可以从自己的行业出发,做出用户需要的东西,对国家经济做出我们的贡献。

  吴世春:我觉得创业者比投资人更懂得现在什么样的方向更有前途。我觉得投资方向不是投资人规划出来的,跟着创业者的方向走就好了。

  黄明明:没有经验的人怎么办?也是碰到什么就投什么吗?

  吴世春:在新的领域里,你得找到懂这个领域的人做智囊团。基本上,他的认知代表行业第一线的认知,对你的投资也起到很好的参考作用。

  黄明明:我们四年前开始做产业类的投资,做了几个判断:第一,2014年人口红利正在消失。如果回过头来看,人口数据顶点是在2012年,从那以后,消费者群体不断往下走。长期会影响未来五到十年的经济,短期内也不太可能被各种政策所改变。

  第二,互联网流量红利开始消退。以技术驱动,提升各个行业产业效率是未来十年、二十年各行各业的主题。技术必须跟产品有深度的结合,未来五到十年,产业+科技赋能一定是中国的创投和创业的大趋势。凡是产业效率低下的产业,都是我们重仓的,比如物流、出行、医疗,背后技术可能是AI、大数据、工业机器人、传感器。现在效率极其低下的都是未来大的投资前景。

  杨守彬:从结果看,吴世春和黄明明都是成功的投资人,但是他们到达成功的路径都不尽相同。吴世春是傻瓜模式,创始人行我就投;明明是对未来五年、十年做研究、规划,找到属于自己独特的路径。

  黄明明:不管是研究型还是看人型的投资人,最后全靠运气好。

  陈学义:他们两个对方向都掌握得很准。说回产业方面,未来十年不是黄金,可能是钻石。2008年到2018年是工业财富被互联网来分配,产业转型是传统空间转向数字空间的拟合。

  刘冬秋:时机对投资人来说也是运气的组成部分。我们浙商创投2007年底成立,08年开始投资赶上上一拨金融危机。跟现在很像,大家都非常悲观。我们基金投了8个项目,6个上市,两个IPO退出,给投资人带来的年收益率超过60%。为什么能成功?很大程度是碰上了时间窗口的投资机遇期。

  杨守彬:互联网的节奏太快,我们去研究五年、十年以后,但却没有办法真正预测。我们把视线拉回来,就谈2019年你认为创业环境会是怎样的,有什么中肯的建议送给2019年的创业者?

  杨宁:第一,如果你还没有创业,一定要对创业非常慎重,2019年不是摸索的年份。第二,如果你已经在创业中,我给你最大的忠告就是活着。首先要做的是降低你的烧钱速度,省钱是一方面,节流是另一方面。另外,积极的去找仍然在投资的机构。我觉得每个创业者都必须把2019年当作生死攸关的一年。

  吴世春:首先在心态上要乐观,在财务上更需要谨慎。

  黄明明:不管任何环境下,把用户需求摸清楚,产品、渠道做扎实,别被用户忽悠,寒冬自然能挺过去,而且能迎来比较好的收获。我觉得资本寒冬在中国永远是伪命题,关键是需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杨守彬:寒冬正是强大企业创始人和强大企业生存、壮大的最好时机,强者要适应各种市场。

  陈学义: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吴世春:过去,一批香港人移民海外,却错过了香港大发展。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是有前提条件的,对于个人来说,乐观是更好的方式吧。

  陈学义:乐观是应该的。2019年对于投资人、对于基金来说,如果你真的能想明白一些东西是最好的时候。比如我做工业时遇到的一大批新创公司的创始人都是30多岁、40多岁,没有20多岁创业的,都在美国、日本、德国、荷兰等制造强国公司工作十几年。他们早就看到了工业应该怎么走,早就看到了工业智能化该如何发展,所以他们开始创业。

  而国内一些大的龙头企业,去年以前都对智能化不以为然,到了今年,就有很多企业实实在在开始做了。2019年,我们国家的工业服务业在做大数据、人工智能、数字化支撑的转型发展。从这个纬度来看,2019年是投资的好时候

  刘冬秋:2019年是危险还是遇,完全因人而异。我们觉得现在是投资的最佳时期!

【本文为起风财经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起风财经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可发邮件至editor@qifengle.com联系授权,并在文首注明来源起风财经(微信公众号ID:QFCJ2018)及作者名字。如不遵守,起风财经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起风财经,价值区块链布道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