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两会观察:琼岛蝶变

起风财经伤城2019-02-02 政策
被海南官方确定为“政策落实年”的2019,将注定在琼岛蝶变的时光卷轴中刻下清晰的坐标。

作者 | 伤城

编辑 | 紫苏

来源 | 起风财经(ID:QFCJ2018)

很多事情,选择往往比努力更重要。一个人如此,一个省亦然。

对于正在全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和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的海南而言,选择了“成为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新标杆,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更有说服力。”

这句话既是省委书记刘赐贵岁末年初的动员令,也是更高层面、更大范围对海南的热切期待。

1月26日至31日,“三十而立”后的海南,迎来了自贸区、自贸港建设背景下的首次两会,其间起风财经(ID:QFCJ2018)采访了多位海南政商人士,就数字经济、产业园区、招商引资、营商环境、吸引人才等各界广泛关注的话题进行了深度剖析。

很多人只知道选择很重要,却不知道后半句:不努力,连选择的资格都没有。没错,没有努力的落实,恢宏的部署只是空谈。省委书记刘赐贵在海南两会闭幕会上的讲话题目便是“万众一心狠抓落实”。

有理由相信,被海南官方确定为“政策落实年”的2019,将注定在琼岛蝶变的时光卷轴中刻下清晰的坐标。

数字经济的海南之魅

数字经济,也许是30岁后的海南在对地产经济“断臂”后的“求生”。

2018年海南省地区生产总值4832.05亿元,比2017年增长5.8%。从增长率上看,海南虽然没有跑赢全国均速,但必须要正视到这个成绩是在海南举全省之力降低经济对房地产的依赖背景下取得的。

产业转型升级的步伐从用地面积的“倒挂”便可窥见。从住宅用地供地面积上看,比2015年的住宅用地面积下降了88%;住宅项目以外的产业项目等经营性项目占比从46%上升到81%。

数据清晰反映了一个事实,海南省房地产用地供给明显下降、除房地产以外的其他产业项目用地供给稳步增长。2018年,海南互联网产业保持高速发展,全年营业收入增长40%。全省高新技术企业增加到381家,增长46.1%。

曾经占海南经济支柱地位的房地产业,正站在何去何从的十字路口。起风财经(ID:QFCJ2018)从今年海南两会上了解到,受规划调整、生态保护要求和房地产调控政策等影响,海南目前有3.1万亩存量商品住宅用地不能继续用于住宅开发。

海南省自然资源和规划厅厅长丁式江表示,海南正在研究相关政策,鼓励和引导存量商品住宅用地转型用于以旅游业、现代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产业等为主导的符合自贸区(港)发展定位的产业项目。另外建立健全退出机制,将位于生态保护红线范围内和开发边界外等区域的存量商品住宅用地调出建设用地范围。

可以预见的是,存量土地无论是转型或退出,都将会给包括数字经济在内的新业态带来承载空间和发展机遇。诸如海甸岛物联网应用创新基地、博鳌乐城智能网联汽车示范区等一批新技术赋能传统产业的园区,已写在海南发展数字经济的蓝图上。

事实上,在今年1月12日举行的海南省政府企业家咨询会议成立大会暨第一届年会上,咨询会议主席、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就曾向海南决策层建议,紧抓数字经济发展机遇,建设数字自由贸易港和数字岛,是适合海南的路径选择。“要做别人没有做的东西,跟车永远无法超车,海南要全面抓住数据化时代机遇换道超车。”马云说。

马云认为,海南应着眼于探索建立数字经济时代的贸易新规则,打造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利用区块链技术,建设数字政府、城市大脑,让贸易简单、便利、现代、普惠。做好“新五通一平”(通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新能源,创造公平创业和竞争的环境),帮助、推动国内外中小企业和年轻人在琼岛创业发展,掀起一个真正的“淘金热”。

今年的海南《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定调”:积极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和数字经济,支持行业龙头企业研发业务和功能区域总部更多在海南布局,带动形成世界级互联网企业集聚发展的态势。

具体布局上,《政府工作报告》也着重提出:加快海南生态软件园等园区建设,发展研发设计、动漫游戏、电子竞技等数字产业。推动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商用航天、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

在集聚创新要素、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路上,数字经济的海南范本令人期待。

生态软件园的样本剖析

地处澄迈县老城区的海南生态软件园,是海南承接数字经济产业的最大载体平台,其发展现状和趋势也是数字岛建设的缩影。截至2017年12月31日,海南生态软件园营业收入达225亿元,占全省互联网营业收入50%以上,实现税收14.31亿元,腾讯、华为等2481家企业落户园区,占全省互联网企业总数的39.6%。

海南两会期间,起风财经(ID:QFCJ2018)就生态软件园的相关话题专访了澄迈县委书记吉兆民。

吉兆民说,海南生态软件园从2009年开园建设历经十年发展,特别是最近这两年,2017年和2018年的税收总量超过了前八年,已经进入了高速发展的一个快车道。“生态软件园的数据证明了海南在发展轻资产、高技术领域具有极大的潜力。”

特别是2018年习总书记发表“413”重要讲话之后,澄迈县重新对软件园的发展做了新的定位。“除了原先职能外,加大对外资外企的招商引资,不断提高澄迈的经济开放度,旨在把生态软件园建设成为海南自贸区(港)对外开放新高地。”吉兆民说。

去年12月28日,中国(海南)–东盟及台港澳青年创新创业园(以下简称“东创园”)落户海南生态软件园,通过系列举措吸引东盟及我国台港澳青年来琼创新创业。

据介绍,海南生态软件园作为东创园建设载体,将从产业扶持层面,通过投资基金、FT账户资金流通、税收优惠、一站式便利服务等综合方面进一步支持东盟国家企业在海南落地生根。

虽然发展迅猛,吉兆民清醒认识到,跟北上广深等国内发达地方的园区相比,海南生态软件园在产业集聚、高新企业落地,以及营商环境等方面还有很大差距。

提升从定位开始,海南生态软件园定位为“微城市,从心生活”。一方面把海南自然生态环境发挥到极致,为IT人才打造花园式办公环境,实现“在公园里工作,在生活中创新”。另一方面,把产业生态环境打造到极致。提供企业融资、人才、技术、市场等专业服务。

起风财经(ID:QFCJ2018)在海南生态软件园走访时看到,园区内设立企业服务超市,提供工商、税务、社保、公积金、公安局、银行等“一站式”服务,企业注册最快3小时办结,实现“极简审批”;澄迈县委组织部在企业服务超市设立了“人才服务平台”,前期共开设6个窗口,提供人才落户、子女入学等“一站式”服务;已经建成7万平方米的生活服务配套设施,红黄蓝幼儿园和一处国际学校正在开工建设,今年即将投入使用。

营商环境的量变正在引起落地项目的质变。去年以来,“腾讯生态村”、“百度海南生态村”、“中国游戏数码港”、“中国智力运动产业基地”等100亿级项目相继开建;国内首个政府授牌的“海南自贸区(港)区块链试验区”在园区设立,“牛津海南区块链研究院”、“百度区块链实验室”、“区块链制度创新研究中心”等均落户于此。

值得一提的是,吉兆民非常看好区块链在海南的发展。“自贸区的核心是制度创新,区块链作为前沿技术,是有条件赋能制度创新和实体经济的,我相信区块链在软件园的这种实践探索,会带来一个新的增长点。”

吉兆民满怀信心地说,“我们相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澄迈生态软件园应该在未来两三年会有一个爆炸性的增长。”

“经济主力军”的营商环境

今年海南两会上,营商环境成为最热话题。

海南省市场监管部门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2月底,我省市场主体超过75万户。去年全省新增市场主体超过14万户,其中新增企业超过5.7万户,同比增长37.50%。特别是海南建设自贸试验区、探索建设中国特色自贸港以来,全省新增企业同比增长45%以上。

特别是民营企业已成为海南的市场主要载体。用海南省委统战部副部长、海南省工商联党组书记郭全茂的话就是“民营经济从生力军变为主力军”。

截止2018年底,全省民营经济市场主体72万左右,市场主体包括企业、个体户等,民营经济在整个市场占比96%;全省民营经济地区生产总值2781亿余元,同比增长4.1%,全省GDP大概是4800亿左右,占比57.6%;全省民营经济缴纳税占比82%以上,进出口总额占比88.23%;2018年我省民间投资完成2146亿余元,占全省全年固定投资的59.46%。

目前,广东长隆集团等55个知名民营企业已在海南注册项目公司,融创集团、科大讯飞、仁恒集团、蔚来汽车、杰鹏游艇、盛世新天地等民营企业投资的27个项目注册落地或已开工建设。阿里巴巴、京东集团、苏宁集团等世界500强民营企业在海南设立总部业态企业。

对民营企业的关注和扶持,海南正在从上至下层层传导。海南省委书记刘赐贵2018年先后两次召开民营企业家代表座谈会,提出以10个方面的务实举措推动海南民营企业做优做强;省长沈晓明2018年四次召开座谈会听取民营企业家意见建议,强调要与民营企业家交亲清型朋友,知企业冷暖,解企业所困。

特别是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用1578个字专门阐述优化营商环境,这在以往前所未有。诸如“营商环境应该和生态环境成为海南的两大本钱和核心竞争力,优化营商环境没有完成时,只有进行时”;“必须把不断优化营商环境作为政府365天的正常工作,努力使海南的营商环境达到国内一流水平”等提法,凸显了海南对优化营商环境的坚定信心。

窥一斑而见全豹。省政协委员、海南省吉林商会执行会长张驰告诉起风财经(ID:QFCJ2018),企业的感受是营商环境的晴雨表,从这半年的感受来看,无论是对企业的优惠政策还是窗口作风,海南的营商环境的确有很多新的气象。

作为民营经济的大部队,中小微企业的创业环境如何?据海南省工信厅厅长王静在海南两会上介绍,一是推进海南园区化、集聚化发展,落实园区的专项资金;二是策划组织比赛,营造创新创业浓厚氛围;三是对中小微企业经营管理人才开展培训;四是支持企业“走出去”,组织参加国家级的中小企业的展会,推动展会期间的合作,去年展会期间达成意向合作金额近3亿元。

显而易见,海南的进步有目共睹,然而优化营商环境作为一项全局性重大课题和系统工程,绝非一朝一夕之功。“门不难进了、脸不难看了、但事依然难办。”海南《政府工作报告》也指出,海南营商环境有待进一步改善。

海南省人大代表、儋州市委书记袁光平建议,当务之急是把提升行政效率作为突破口,进一步释放体制潜力。以效率和速度提升,大幅度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打造服务型政府。将“政府思维”转换到“群众视角”,从精简行政审批事项、信息化建设、服务态度等方面入手,最大限度方便办事群众和企业。

对中国最年轻的自贸区海南而言,加快建设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的路上,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

如何将投资热情化为真金白银

在招商引资上,海南过去一年交出的答卷可谓闪亮。

截至2018年12月底,海南省签署各类招商协议230个,已经注册项目公司106家,运营或动工项目54个。2018年认定总部企业30家,引进外资企业167家,同比增长91.95%;实际利用外资达到7.44亿美元,同比增长107.27%。

尽管数字增长很可观,但与国内外发展较成熟的自贸试验区相比,海南吸引外资总体规模还需要持续提高。此外,发展“高大上”的数字经济产业,需要高质量地招商引资与之匹配,这也是海南建设自贸区的题中应有之意。

如何促进海南在更高层面精准招商和投资推广?在海南两会期间,起风财经(ID:QFCJ2018)也专访了驻琼全国政协委员、观澜湖集团主席朱鼎健博士,他建议专门成立“海南投资促进局”,具体承担起招商引资、招商推广和统筹优化全岛营商环境的职能。使促进局成为企业进驻海南的第一站,并继续做好跟踪服务工作,让企业能引进来、留得住、发展好。

在朱鼎健看来,目前海南是由省政府办公厅负责重大招商活动的统筹协调,省商务厅负责重大招商活动的策划和组织实施,省发改委、旅游委、农业厅等职能部门分别负责产业专题的招商活动。大量政府职能部门冲在了招商“一线”,但这些部门的职能更侧重于政务管理服务,招商功能就难以长期兼顾。

反观招商引资发达的地区,目前设立专职投资推广部门的做法在国内外都有成熟案例,例如新加坡(经济发展局)、泰国(投资委)、北京(投资促进局)、香港(投资推广署)、上海(外国投资促进中心)、广东省(投资促进局)等等。

朱鼎健称,“各地相关机构的职能虽略有区别,但都对当地的招商引资工作负有组织协调、宣传推广和跟踪服务等职能。海南可借鉴国内外的成熟经验,将全省招商工作当做一盘棋,统筹有序地开展招商引资工作。”

在澄迈县委书记吉兆民看来,海南生态软件园这十年来最成功的招商经验就是引进平台公司,以商招商,树立标杆企业,形成上下游的完整产业链。“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跟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的建设,离不开招商,而所有的招商政策都要化成一个个项目的落地,这是不容置疑的。就项目落地而言,以平台招商、以商招商,这是最大的优势。软件园的成长就是最好的证明。”

令人欣喜的是,如何把到海南投资兴业的市场热情转化为投资海南的真金白银?政府、市场、园区、第三方机构都已经行动起来。起风财经(ID:QFCJ2018)从海南省财政厅了解到,阿里巴巴集团、蚂蚁金服集团、中国旅游集团总部等大型企业集团均承诺开始在海南投资经营。

吸引人才:诗和远方还不够

在区域发展中,各地都需要人才,海南尤其渴望。

海南省省长沈晓明举了一个例子,“去年海南高考前五百名的考生都去哪了?理科考生没有一个留在海南读大学。文科考生当中五百个两个留在海南,一个 396 名、一个 400 多名,说明我们海南不光外来人才少,而且自己培养出来的青年才俊也到外面去了,这个让我非常非常忧虑。”

对于在全国GDP排行榜中倒数第四的海南而言,外面的人才不进来、本土出去读大学的人不回来,成为略显窘迫的现实。沈晓明这样解释说, “海南的就业面太窄了,好多行业在海南没有就业的机会,所以孩子的就业选择面就很窄,海南最优秀的孩子去北上广深就业了。”

如省长所言,发展任何产业都需要人才,数字经济更是如此。这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如何破题,海南官方一直在加强顶层设计。自去年实施“百万人才进海南”行动计划以来,海南先后出台了《海南省引进人才落户实施办法》、《关于引进人才住房保障的指导意见》等多项政策。

截至目前,虽然官方通报数据显示已引进人才3万多人,但缺口仍显巨大。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特别提出“国际化人才”:继续实施“百万人才进海南”行动计划,加快国际人才管理改革试点,充分利用好港澳台侨资源,允许外籍和港澳台地区技术技能人员按规定在海南就业,构建具有竞争力的人才制度。

海南省政协委员、海南欧美加国际交流协会会长欧曼琛说,在引进更多的优秀企业落户海南的同时,海南要加大宣传力度,让更多的国际人才了解海南,了解海南的就业需求,了解海南的就业政策。同时利用政策导向,为国际人才来海南创业提供政策、资金支持。

可以预见的是,“不拘一格降人才”将成为今后一段时间海南筑巢引凤的主旋律。多位海南省人大代表建言,放宽海外人才引进政策,不仅要简化海外人才引进流程和签证审批等措施,更要主动为优秀人才进入海南做好“一站式”服务。

海南省政协委员、香港文昌社团联会会长陈闪建议,对人才进行详细、科学的分类,并建立量化体系。“人才不能囿于传统的‘学历+职称+论文+留学’四项标准限制,而是坚持不拘一格降人才,能促进发展的人才就要利用上,增强引进人才的多样性。”

去年11月10日在北京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展示中心举行的海南省“聚四方之才”招聘会上,沈晓明这样推介海南:“海南是一个能让你实现梦想和抱负的地方,海南还有诗和远方等着你。”

对于求贤若渴的海南而言,如何吸引并留下那些跨越万水千山后来到祖国南大门的人才,不仅需要诗和远方,还需要干事创业的舞台,和有用武之地的产业。

【本文为起风财经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起风财经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可发邮件至editor@qifengle.com联系授权,并在文首注明来源起风财经(微信公众号ID:QFCJ2018)及作者名字。如不遵守,起风财经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起风财经,价值区块链布道者

猜你喜欢

起风财经

起风财经

388篇文章

起风财经,聚焦数字经济领域,重点关注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报道方向涉及区块链、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5G等,让大家在这里读懂数字经济。

最近更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