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发、贫穷、失眠,关于焦虑的这些症状你都有了吗?

起风财经于一2019-02-11 21:29 人物
人们总喜欢仰望大人物,但在今天,让我们关注下身边的小人物。

  我给每个人设定好了命运,但是他们可以通过努力做出选择。——神

  揪着狗年的尾巴,恍然间与金猪迎面相遇,有种真切的不真实感。抬头看看日历,我们又老了一岁,除了眼角的鱼尾纹,还有更深的焦虑感在脑海中一层层的盘旋,上帝好像有一个天平,烦恼和快乐在另一端的砝码面前不值一提。

  一

  “我很喜欢和心理医生聊天,但是不好好赚钱连心理医生都看不起,你知道他们收费有多高吗?焦虑把我填满了。“

  Monica坐在我面前的时候,一身的丧,你似乎感觉不到这是一个才将将27岁的中年少女,也很难将“美女记者”和她联系在一起, 我努力的从她已经几天没洗的油发中辨认出一张麻木的脸。

  “对于感情,我已经麻木了,社会上的男人都太过于现实,玛丽苏已经唤不醒我了,现在我希望的只是他适合我。”对于所谓的适合,Monica和母亲有着同样的想法,就是“有钱”“有本事”。

  “其实有本事还不就是有钱么,况且婚姻是枷锁。”她自嘲地笑了笑,“同龄人很多都已经离婚了,那结婚还有什么意义呢?”

  Monica坦言,在北京呆着,其实有很大一部分是为了逃避过于沉重的家庭责任。父母早已习惯了在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把子女当做寄托,而我们也只能通过远离家乡来逃脱这一切。但自己又不想过早的迈入婚姻生活,失去自由。而且没钱结婚,不敢生子,已经成为了一线城市90后“通病”。

  “不是不想找,是找不到”这句话说的除了对象,还有工作。说起不回家的原因,她的眼睛里似乎有了一点无奈的悲愤,这个在一线城市打拼了多年的高级白领似乎还保留着愤青的人格,一个主编在某二线城市只有帝都十分之一的工资,“我怎么回去,回不去。但是我也不指望实现财富自由,这不现实,人还是现实一点好。但是我的工作可替代性太高了,我找不到职业护城河,就很焦虑,觉得自己好像随时都会被替换掉,毕竟优秀的人那么多。”

  说这些的时候,她的声音变得尖锐,焦虑好像已经穿透了她的躯体,四散开来。

  “我是很敬业的人,很执着,我痛恨那些看起来不敬业的人。”喝了口水,她变得有些偏执,“但是年轻人一波一波的成长起来,不知道明天谁会顶替你的位置,这很危险。”我能感受到她的紧张。

  她似乎把什么都看透了,但是看透了好像就代表着麻木,她直言,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已经不会因为东西很好吃、包包很好看,或者谈一场有趣的恋爱而心动。甚至连社交都是“逼迫”着自己学习很多别人感兴趣的东西,只是为了增加自己擅于“social”的属性,“这很累,增大了我的焦虑。”

  —— “那究竟怎样会不焦虑?“

  ——“有钱。”

  ——“有钱人就不焦虑吗?“

  ——“不知道,等我有了钱再说吧。”

  我觉得她太过于悲观了,建议她看一下心理医生,她理了理外套无奈地说:“我很喜欢和心理医生聊天,只不过她们收费太高了,所以你看,不好好赚钱连心理医生都看不起。“

  说这些话的时候,Monica的身份还是某知名机构有名的美女记者,拿着不菲的薪资,有着人人艳羡的名号。

  可见,有些人的光鲜,只是给外人看的。

  说起什么时候能缓解自己的焦虑,或许要等到“加薪”或者“找到合适的人”那一天了。

  她让我想起诗人海子,清高、尖锐、孤傲、有才华。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他灵魂的位置。她看起来很平静,但灵魂很焦躁。

  二

  “只要一直努力,总会好的,一家人在一起就行”

  “不好意思,我在开会,稍等回复你。“

  两个小时之后,我们终于打通了徐亮的电话,他听起来很疲惫,“不好意思,你们能快点问么,我还有一个教案没做完。”

  结婚证上的他显得腼腆自持,这个皮肤黝黑的男孩儿似乎非常忙碌,新婚燕尔就飞去了另一个城市打工。其实徐亮在某新一线城市已经有了稳定的工作,但是因为薪资太低,他不得不在寒假期间绕开监管,到另一个城市“谋求生路”,毕竟年轻的妻子怀孕了。

  “留在那边”和“回来”是妻子曾雪和徐亮三年来吵架的唯一话题。显然,留在3000多公里外的另一个城市能拿到更多的薪资,他已经做到了部门总监的位置,但是家人却觉得稳定的教师工作才是更好的选择,即使那只能拿到微薄的薪水,连房贷都还不起。经过了无数次的吵架和心理斗争,徐亮决定辞职回到家乡做老师。

  但房贷的压力和柴米油盐很快压得他喘不过气,只好每逢节假日,两边飞,做兼职。电话里的他听起来很乐观,“我的规划是两年之后自己创业,给家人更好的生活。”

  “你觉得钱可以缓解你的焦虑吗?“

  “有钱人有有钱人的焦虑。“刘亮看待这个问题显得很成熟:“钱可以解决大部分的焦虑,但是人总有烦恼。“

  刘亮有信心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他认为有压力是好事,前景是乐观的。

  “只要一直努力,总会好的,一家人在一起就行。”刘亮是笑着说这句话的,但是听到丈夫说这句话的时候,曾雪哭了,也许她是在后悔当初让丈夫回家是错误的选择。

  他让我看到了小人物身上坚定的力量,前方的光即使微弱,但是总有光。

  三

  “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一定要找一个自己喜欢的”。

  约见王帅似乎很容易,三线城市的创业者自带一种悠闲的淡定,他比去年胖了许多,也沧桑了许多,但是表情却很从容,要不是知道他时间紧迫,甚至会以为他在度假。他有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我想那很容易让客户和女孩儿沉醉,他是创业者里恰好很帅的那拨人。

  ——“你好像完全不焦虑。”

  ——“焦虑只会让我软弱。”

  比起一二线城市的数字经济发展,三线城市的传统产业还有利可图,在做健身房小赚了一笔后,他试图在某三线城市做金融公司,但是好像没那么简单,公司开张半年后就被骗光了大部分的私人资产。

  将将迈入社会就见识到如此“残忍”的一幕,让他比同龄人更加早熟。很快,他就放下了颓废,在父母的安排下并不十分情愿地投身到“家族企业”中,做着可有可无的工作,为了让他更好“控制”一点,父母只给他开出了一般的工资。

  这让王帅很苦恼,“仿佛失去了自由,我不愿这样,我还要自己创业”,说这句话的时候,王帅已经在准备他的第三次创业了。但和其它富二代们不同的是,他的每一分创业用的资金都是自己的“血汗钱”,在大学的时候,摆过地摊、卖过饰品、推销过零食、卖过手机……

  “所以我更加知道赚钱的不易,也对创业变得更加执着,这是我骨子里的血液,但现在最让我焦虑的是催婚,我根本没时间谈恋爱。”

  王帅认为自己是个很注重精神交流的人,从小丰腴的物质条件让王帅对于另一半的选择更加单纯,所以不愿将就。我调侃他说可能要单身一辈子了。他反倒不以为然,“对的人还没出现。”

  “其实我不愿将就主要也怕耽误女孩儿,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一定要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他的语气变得很诚恳。

  尽管父母表示,只要结了婚就不再干预他的生活并且可以支持他创业,但这和王帅的恋爱观相悖,他并不愿意妥协。

  而谈起对未来的打算,他苦笑着说:“先做事业吧,感情方面的事我绝对不会退让,或许有了事业就可以说服父母了。”

  四

  “焦虑对我来说是好事”

  ——“那段时间做微商,是赚了一些钱的,但后来生宝宝老公让我专心养胎,就没再做了。”全职妈妈红娇如是说。

  ——“那他现在对你好吗?

  ——“谈不上好,凑合过日子罢了。“

  结婚之前,红娇有自己的美甲店,还顺带做半永久美容师,虽然收入不太稳定,但是养活弟弟妹妹和一家人也足够了。

  2018年,红娇完成了人生的两件大事,结婚、生子。老公家是拆迁户,有两套房。家人就催着嫁了,但是自从怀了孕,老公说“美甲店不卫生”“手机有辐射”。红娇便放下了所有的工作专心养胎。自从生了宝宝以来,老公对她的态度一天不如一天,吵架的时候还说了一句,“养着你,还不听话,天天吃白饭。”

  这让红娇意识到,女人只有有工作才有尊严,只有赚钱才有底气。为了给自己和宝宝一个更加光明的未来,她报考了幼师证,打算做一名幼儿园老师。并且再把自己的事业“捡起来”。可见,如花的容颜也不是人生永远的通行证。

  “我不怪他,如果换位思考,可能我也会这么想。虽然这让我更加的焦虑,但这也是好事,现在焦虑起码还有准备的时间,不至于让自己那么被动。“说这些话的时候,她很清醒,甚至有种冰冷的理智。

  我脑海中浮现了一句话;“女本柔弱,为母则刚。“

  结语

  人们总喜欢仰望大人物,但在今天,让我们关注下身边的小人物。

  他们可能是快递小哥、服务员,也可能是车站里的售票员、保洁员,也可能是那些坐在摩天大厦里看起来高高在上但其实不堪一击的白领们,这些人,是你、是我、也是他……

  走在街上,和我们擦肩而过的每个人身后都有一个故事,尽管这个故事中的你我可能狼狈不堪、满身泥泞,每天都在为了生计苦苦挣扎、焦头烂额。但在时光的年轮里,我们都在努力奔跑,为了所爱之人,对未来充满希冀与梦想。

  我坚信,所有的焦虑不会在2018年终结,但在2019将会有更多新的憧憬。它就像一束光,照亮我们前行的路。

  神说:我给每个人设定好了命运,但是他们可以通过努力做出选择。

  2019,祝你更好。

【本文为起风财经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起风财经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可发邮件至editor@qifengle.com联系授权,并在文首注明来源起风财经(微信公众号ID:QFCJ2018)及作者名字。如不遵守,起风财经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起风财经,价值区块链布道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