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合创投王啸:乐观主义者的博弈论,市场谷底是早期投资“出手”的好时机

腾讯科技郑可君 苗钟毓2019-03-25 10:11 资本
王啸认为,中国缺乏更多有耐心的资金,所以整体的市场成本出现了巨大的问题。如果早期投资不能起来,中国的科技就一定起不来。

“熬过市场低谷,穿越经济周期。”

2019年1月,九合创投在丽都公园内一家环境静谧的餐厅举办了一场小型聚会,创始人王啸身穿蓝色衬衣,正对着台下的几十位LP和创业者发表演讲。

8年前,他刚从百度离开转型投资人,对于技术出身的王啸来说,这是一项全新的挑战。彼时,移动互联网即将爆发,早期投资迎来巨大机会,市场极为火热。

今非昔比,去年的早期投资市场在经历长期低糜后,陷入冰窖般的严峻——寒冬已不足以形容整个市场情绪的低落。

根据清科旗下私募通统计,整个2018年中国早期投资机构募集数量与募集规模均呈现下降趋势,他们的出手也在放缓——2018年国内共发生1,795起早期投资案例,同比下降10.8%,披露投资金额约为142.45亿元,同比下降3.4%。

但在王啸看来,市场的谷底却是早期投资“出手”的好时机。他总结了过去投资机会的两个谷底:一是价格谷底——市场对资产价格的预期趋于正常;另一个是趋势开端的谷底,比如处于移动互联网底部的2011年左右,诞生了一大批好项目。

而现在,是一个新的“谷底”。这位乐观的投资人在2018年保持了和七年前一样的投资频率,投资近30家初创企业。

机会

“越是有难度,越存在机会。”

王啸的办公桌上,放着一本知名物理学家艾伯特-拉斯洛·巴拉巴西关于复杂网络的科普小书——《链接》,这是他最近在读的书。

这是一本老书,最早出版于2003年,是巴拉巴西的代表作品之一,阐述了他关于复杂网络的无尺度特性的理论。巴拉巴西认为,像互联网这样的有向网络会自然地分隔成几块易识别的大陆区域——中央核心、IN大陆、OUT大陆、卷须和孤岛。在经济网络中,随着网络增长,枢纽节点必须变得越来越大。为了满足枢纽节点对链接的渴求,商业网络中的节点学会了吞并小节点,这是一种在其他网络中从未出现的新方式。

王啸认为,今天网络正在变得越来越复杂,超级节点也越来越强大,比如腾讯就是一个将所有用户连接在一起的超级节点。而几乎所有互联网公司的底层逻辑都还是流量模式——低价获取流量,再高价卖出。当流量被巨头把持,流量价格变得非常昂贵的时候,小型互联网公司就很难再复制这一模式了。

但在产业领域,待改造的机会还很多,类似的节点在不断出现,它们都拥有成为中心节点的能力。这使得产业网络变得更加复杂,也带来了一些新的机会。如何打通产业链上下游,在制造端、交易端、流通端、交付端等整个产业链条进行技术改造和升级,提升整体的效率,是当下最值得关注的东西。

“传统的流量模型已经玩不转了,现在一定是效率模型。”而想要提高效率,最关键的是两个东西,一个是数据,数据是新时代的石油;第二个是技术,其中最核心的就是人工智能,以及5G网络升级、传感器更加普及带来的机会。

王啸提到,随着5G和传感器成本和算法前移,IOT算法越来越成熟,中国肯定是全球5G上马最快的地方,这波机会显著存在。九合关注芯片、边缘计算等一系列提高算力的机会。而产业互联网则是算力提升后的必然,未来中国物联网设备数量一定更多,家里门锁是智能的,音箱是智能的,工厂里的组件都是智能的…人和各种信息,各种物联网设备实现联网,形成极大的规模效应。“逻辑上产业互联市场一定比移动互联网市场还要再大一些,如何利用信息流、金融流、物流等实现降本提效,将是下一步属于创业公司的巨大机会。”

九合在产业互联网的布局逻辑,首先是关注大行业,在衣食住行和长周期行业等大类别做布局;其次会寻找刚性需求,哪些行业最迫切需要改变;最后看行业的基础设施,有些行业开始慢慢完善,有些行业完善比较快。

以农业为例,九合2018年投资了一家叫“一米农业”的创业公司,通过“保险+期货”的模式,为农业产业链上下游提供农业保险、信贷和价格风险管理。

投资一年多,一米的发展也符合了王啸当时的预期。“从最初收入型保险单一的商业模式,到现在在信贷和粮贸环节都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公司的发展变得越来越立体。九合认为中国农业崛起最先的两个方向应该是规模化种植和金融,当农业具有了规模和资本之后,其他的智慧种植技术和先进的管理模式才有应用场景,而一米正是规模和金融之间的粘合剂。”

判断

“博弈论考虑游戏中的个体的预测行为和实际行为,并研究它们的优化策略。”——维基百科这样解释博弈论。

除农业之外,物流、房地产、自动驾驶以及工业制造等大类都属于产业互联网可以改造的领域。王啸举例:物流行业的产业升级,就可以利用车货匹配、无人驾驶货车等来提效;又比如工业制造领域,故障预警,生产线的自动化和流水线化等,都属于产业互联网可以改造的范围。

“往下沉了走,往技术驱动类的走,往技术平台类的走。产业互联网是一个和传统行业紧密相关的概念。”王啸说。

话虽如此,但对于投资人来说,传统行业复杂、琐碎,水下深藏着巨大的冰山,想在短时间内完全消化一个行业几乎是不可能的。王啸会如何判断行业、创业者以及他们正在做的事?

“我们会把这些都切开。”王啸边说,边做了一个横切面的手势,“算法、数据、以及传统行业的能力。虽然不了解产业细节,但我能看懂切面。”

王啸通过“切面”来了解团队的数据和算法能力,然后通过传统行业核心规律的推演来判断机会,预测发展趋势。“我肯定做不到对每个传统行业都有资深从业者那样的了解,但我对互联网这套方法,数据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什么事情,算法能够做到什么程度这些东西我们是比较清楚的,我就用这个切面去看。”

除发力传统行业的技术和供应链改造外,九合也还有意规避了一些市面上很火的赛道。曾经被很多机构都看好的小程序、无人货架、社区团购和共享汽车等赛道,在王啸看来都不是九合合适的投资标的。

就去年很火的小程序来看,王啸认为,小程序的政策红利只有半年,而半年内很难发展做大,如果后轮融资跟不上,项目极有可能就无法继续。因此,小程序作为业务增长的附加渠道会很好,但作为独立投资的项目,王啸并不看好。

而一度很火的共享汽车,九合在认真扫过一遍市面的项目后,王啸和他的团队算了一笔账,发现按当时的成本核算,“只有电动车能够算得过来帐,而且在一线城市停车位很贵,汽油车基本算不过来。我们也没有出手。”

另王啸印象深刻的案子还有 Plum。这家二手电商平台自2017年上线至今,已完数千万美金B轮融资,迅速成长目前国内最大的中高端时尚二手交易平台。

Plum的创始人徐薇曾是创新工场的投资总监,在和王啸见面时,Plum的GMV还处在起步期,“但它的优势是放在平台上的二手商品有60%-80%的比例能卖掉,且时间不超过二十至三十天。这个指标意味着它真实解决了一定的需求,并且有规模化增长的机会。

复盘这次投资,王啸认为Plum吸引他的不仅仅是数据,还有创始人的思考能力。“她对国内外的电商市场了解极深,思路非常清楚,回答问题都是通过数据。因为她是做投资出身,天然具备这种优势和能力,对自己和同行的区别、优劣势也很清晰,这就是战斗力。”

王啸为九合的投资理念梳理了两个特征:第一,偏好技术驱动的项目;第二,要求项目的业务模型非常清晰。

在判断人上,王啸说自己更看重创始人的学习能力,因为做的事都很新,所以他希望创始人一定要不断学习和总结。除此之外,创始人的格局和韧性要足够,因为创业过程中挫折很多,利益的诉求也很多。如果格局不大,很难处理好跟其他人的关系。

耐心

“这是一个跟时间相关的游戏,你只要有足够的耐心,你就一定能赢。”

在做投资之前,王啸曾有两个思考:

第一,投资是一个用时间换倍数的事情,所以我只想好做好这投资这件事,而不会左顾右盼。

第二,投资太苦了,能长时间坚持的人更少了。一开始不确定自己一定能做到最好,但我知道自己一定是做得最长的。

“这两点把握住,基本上就能赢,”王啸停了一下,说:“虽然逻辑上赢了,但还有一定的前提,别太笨,运气也别太差。此外,这就是一个跟时间相关的游戏,你只要有足够的耐心,你就一定能赢。

耐心在此刻的早期投资市场变得更加重要。低谷时期,大多数早期基金都活得不太舒服,在大家都很悲观的时候,难免有许多负面情绪。

喊着“狼来了”的人,也许并没有想要拯救这片森林,但总喊“狼来了”,却对市场没有任何好处。

“连BAT还是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的时候出来的呢!”在一个多小时的交流中,王啸提到6次“信心”这个词。他想给市场一些信心,希望早期投资市场能够更成熟、更良性,最重要的,是更有耐心。

王啸认为,VC肩负着为科技公司打前站的重任,千万不能等到公司产生盈利的时候再上。“早期投资决定了中国科技未来发展,而市场的耐心则是发展中最重要的因素。成熟的基金周期都足够长,长到可以覆盖科技公司成长的周期,但习惯了投Pre-IPO的国内市场,也许还没有足够宽容到慢慢等一家公司长大。”

“中国缺乏更多有耐心的资金,所以整体的市场成本出现了巨大的问题。如果早期投资不能起来,中国的科技就一定起不来。中国必须要有一批能够看得懂,又敢投资的人能够在前期帮助这些好项目做出来,并陪伴它们一步一步走下去。”

“成功不是重点,失败也不并非终结,唯有前进的勇气长存。”在那场聚会尾声,王啸站在灯光里,对着台下复述了《至暗时刻》中丘吉尔在演讲中曾说过的一句话。

来源:腾讯科技

记者: 郑可君 苗钟毓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起风财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起风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qifengle.com)。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起风财经,价值区块链布道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