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资产吕晓彤:坐在副驾驶的投资哲学

起风财经杜仲2019-04-04 15:58 人物
从去年到今年,所有创投机构的整体投资额,还是维持在一个很高的水准,但实际上,刨开头部项目和大家一窝蜂的冲上去的项目,真正的早期项目或者新的“起风”的行业很少。

与市场上大部分VC不同,产业资本总是以清晰的投资路线、稳健的投资风格、长线的捕捉思维、步步为营的产业布局以及深度参与的投后赋能独树一帜,在竞争激烈的资本市场中扮演着稳稳坐在创业列车副驾驶的人。

第一资产作为以物业服务起家的产业资本,便是上述“流派”的一个典型代表。在第一资产首席投资官吕晓彤看来,以社区服务、教育产业、空间产业、科技产业和金融产业为抓手的“4+1”式布局,和依托自有资金在被投企业中超70%的控股比例,保证了第一资产的投资与孵化可以永远围绕核心形成合力,无论如何向外延伸拓展,都能保证产业的内在联系与逻辑清晰。

他们的目标是成为城市更新版的3G资本,以产业为本,以企业心态投资,打造一个依托社区、上下游不断夯实拓展的产融闭环。

问题:宏观经济形势对第一资产的投资布局影响大吗?

吕晓彤:不太大。我们的资源更多是社区居民、社区用户。围绕社区,整个大消费市场都可以靠上,比如说现在最火的社区团购。因为社区本质上来说是一个区域,区域里面这个团体,本身是大消费的一个承载体。对第一资产来说,主要关注和我们整个产业链上下游相关的大消费市场、与房地产相关的市场,所以倒没有感觉到宏观经济和我们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并且我们也没有对外募集资金,所以也不受资金端的这种影响。

问题:创投机构有没有感觉投资没有好的机会了?

吕晓彤:从去年到今年,所有创投机构的整体投资额,还是维持在一个很高的水准,但实际上,刨开头部项目和大家一窝蜂的冲上去的项目,真正的早期项目或者新的“起风”的行业很少。大家都很谨慎,归根到底是因为移动互联网的空间已经被压缩殆尽了。

过去几年,大家在资金很充裕的情况下,已经充分挖掘了创业市场的很多领域。加上移动互联网是一个创业进入门槛,就是因为它只需要一些工程师,然后选定一个方向。所以大量的创业者,甚至是很多刚毕业的创业者,都进入了这个领域,把这个领域的空间挖掘得比较充分。

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很多项目仔细想想都是硬攒出来的项目,它是因为创业而创业,因为想融资而融资。比如做电子烟的人未必是真的喜欢电子烟,或者对电子烟这个行业有着崇高的使命,更多的是想硬找一个方向赶紧去做。

虽然移动互联网是一个进入门槛很低的行业,创业者希望开发一个小程序、构建一个商业模式,然后拿一点投资就启动,但事实上它已经被大的巨头和先行的创业者布局得差不多了。现在还有一些巨头没进的行业,一是行业太细分,它觉着太小了看不上;另外一个它觉得那你先跑跑看,到一定程度了我再进入。

另外现在很多大公司的内部孵化机制和创业机制已经非常成熟了,它鼓励内部的团队去研究一个新的方向,从大巨头腾讯到小巨头今日头条,甚至再往下,都非常成熟,所以不太存在一个创业的盲区。所以去年到今年公布的移动互联网创业项目,拿到投资的寥寥无几。

很多公司都是一些特别大的VC,投点钱布局一下,败了就败了。并且因为这些大VC之前和互联网巨头们有很广泛的联系,甚至在投之前已经和某个互联网巨头有过充分的沟通,得到了可能的勾兑机会,且它又有足够的风险承担能力。但对一个刚起家的VC来说,现在在市场上盲目地去投这样的一些项目,其实已经是非常的危险了。

问题:为什么讲故事对投资人没有吸引力了?

吕晓彤:投资人还是看整个行业的发展速度、整个行业的机会。讲故事之所以不再有吸引力了,本质上是因为大家认为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比较少了。所以现在都在说产业互联网,就是服务于企业的互联网行业。因为很多的实业公司发展到今天,需要去借助互联网的、人工智能的技术,来提升自己的效率,这就叫产业互联网。这是没错的,但这不能算是一拨机会,它一直都存在。

问题:为什么产业互联网领域没有出现太多独角兽?

吕晓彤:从美国的数据来看,产业互联网想做特别大是很难的,这个是现状决定的。因为服务于企业的业务很难实现裂变级的增长,将来的变现也主要依赖于企业的付费等。想估值做的特别大,必须是To C的产业,因为你有广泛的人口基数,这个毫无疑问。

产业互联网领域的独角兽还是能存在的,但是想出现几百亿的公司,那一定是平台级的公司,或者是完全革命一个行业或技术的公司。平台级的公司我们已经见过很多了,完全革命的,集中在医药行业、医疗产业、人工智能产业。所以像一些人工智能的机会,大家为什么冲进去,本质上它的估值其实看起来已经很高了,大家冲进去的原因是如果它能革命一个行业,那它的估值是不设上限的。再比如说一些医药公司在香港上市,它甚至还没有产品,大家冲进去是因为大家觉得它是一个改变整个行业、甚至改变人类的一个历史的机会。

问题:2019年第一资产主要关注哪些方向?

吕晓彤:现在普遍的论调是2019年还没有风口,大家都在调侃说2019年唯一的风口就是电子烟。其他的如产业互联网其实是个老生常谈的事,不管是人工智能还是互联网,它一直在改造我们的行业。比如我们的社区里面有越来越多的安防机器人、刷玻璃的机器人等等,这些本质上都是产业互联网,从这个角度来说,我没有觉得这是一个新的风口。

我觉得风口这个词也是中国创投界的伟大发明,它不是一个贬义词,它出现是因为中国的巨头争霸带来了超多的红利,这种红利会催生一个行业,然后大家就说这是风口,这个本质上也没错,但这个风口不是长期存在的,这就属于哲学理论。本质上没有什么风口,比如说消费领域、金融科技等,这些都是永恒的话题,所有东西都在这上面叠加,迭代。

问题:第一资产当下在布局上的侧重点是什么?

吕晓彤:我们因为是产业资本,倒没有什么特别的侧重,但是也一直在关注一些领域的发展。比如说去年、前年在布局便利店,因为中国人均GDP和中国人的消费能力足够支撑便利店行业的快速发展,而现在夫妻老婆店居多的现状,使它存在被新的互联网技术和人工智能革命的机会。但本质上来说,它还是叠加在一个已经固有的产业之上的。

第一资产其实一直都在关注回归本质的东西,国外的像巴菲特(3G资本),他们在没有风口,二级市场价格太贵的情况下,要借助一级市场的机会;一级市场价格太贵的情况下去借助私有化的机会,最终去掌控一个产业,形成一个抓手。以这个抓手为支撑,再去做其他的事就比较容易。

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继续夯实和拓宽自己的抓手产业,围绕抓手产业去投资也好,去孵化也好,去做产业互联网也好,就顺理成章了。所以对我们来说就做两件事,第一件事是继续夯实我们的抓手产业,看到底还有哪些产业可以有机会被孵化出来,成为一个支柱产业,或者我们的控股产业。

这个产业最好空间足够大,它可以形成一个孵化新机会的抓手。第二个就是一些和我们现有产业特别相关、又能反哺于现有产业的,或者我们认为是未来趋势的行业,也去投资一些。总体而言对一个产业资本来说,没有那么渴望市场上出现什么风口,我们的资本结构决定了我们不需要项目短期带来回报,我们是以更长线的捕捉思维,去看待很多产业的。

问题:第一资产的产业抓手有哪些?

吕晓彤:我们现在有几个抓手,第一是社区服务,比如说物业;第二是教育。第三是空间产业,说大点叫城市更新,就是通过更新,让一个原来旧的、功能落后的或者不明所以的建筑,重新焕发生命。此外所有能填充到空间里面的内容,我们都叫空间产业。举个例子,比如联合办公,就是典型的一个新的业态填充到综合体里面,能让它重新焕发生命。像我们在西安做的,已经成为西安当地的标杆,它既是一种城市更新,也是一个特别好的空间内容的再升级。

我们现在还有第四个抓手,就是科技产业,以VR和AI为主。比如说51VR。另外金融科技也是我们重要的支柱产业。所以我们现在叫四大产业,社区服务产业、空间产业、教育产业、科技产业,再加我们的金融产业,叫“4+1”,但教育产业我们现在也划为空间产业,这些都是我们控股的产业。

问题:几个抓手产业直接如何统筹赋能?

吕晓彤:关于这个问题,国内外有很多的践行者,国外的像3G资本,国内的包括弘毅资本、鼎晖资本等,他们其实都在做一件事,就是通过并购或者孵化一些产业,形成支柱产业,然后再通过这个支柱产业延伸向更多的产业,他们是以资本的方式来实现的。

各支柱产业之间的统筹协同从本质上来说,必须要有非常强有力的协调部门,这就是我们所谓总部的职能——把控它们的资本方向、把控人才方向、把控战略方向。从这个角度来说,总部每天都在创造这些公司之间互相合作的机会,让这些产业之间互相对接业务,互相交流、互相沟通,比如说我们定期要召开CEO的交流会,还有更多的交流协同是在日常工作当中。甚至在资本上也要让他们强强联合、互相补充、互相受益。

比如说我们的体育产业和教育产业,就天然可以在幼儿体育这个领域产生合作;联合办公和公寓,可以一起做城市更新。有一些在城市里内容做得很差的建筑,希望和我们合作,做重新的内容导入,那商办住就可以结合在一起了。说到这其实有一个例子,就是美国的wework,现在他们更多的提一个概念叫welive,原来是工作,现在叫生活。

原因就是work承载的东西太少了,live承载的东西就比较多了,它可以延伸到教育,延伸到医疗,衍生到生活服务,衍生到大消费,衍生到金融服务,其实就是一个综合体的概念,但是welive这个词走过来也是它不停地在修正,也在找模式。

这方面我们其实是先行者,我们孵化的比较多,大手笔的并购比较少,这个主要受限于整个的资本结构和企业的基因。

问题:第一资产2018年做了哪些布局?

吕晓彤:2018年我们对几个主要的方向做了更加深耕的投资和孵化,比如说在社区服务领域,我们在深耕便利店、洗衣服务等等;在空间板块,布局公寓、酒店,也是我们在夯实整个空间板块内容的丰富程度;在教育领域,大力的开展托育,包括儿童培训等;在科技领域,我们引入商汤作为股东,然后做了克隆地球计划,其实它就是用VR和AI的手段来还原一个城市的全貌。这些东西都是从社区开始延伸出去,延伸到一个城市的概念。

围绕这整个产业布局,2018年我们有非常大的斩获。我觉得我们的目标,或者说我们的模板可能就是袖珍版的,或者说社区版的,或者叫城市更新版的3G资本,我们希望在这些领域能有我们的抓手产业,同时围绕这些抓手产业做更多的事。

问题:透露一下第一资产投资孵化企业的现状?

吕晓彤:我们投资加孵化的企业超过一百家了,遍布在新空间、新消费、新科技的这些领域,其中第一资产控股企业超过70%。但本质上来说,我们和其他的VC有很大的区别,是因为他们投资是为了退出,我们投资是为了夯实我们整个产业,所以大家不管从投的项目的社会认知度和一些媒体宣传等等方面,都会有本质的区别,并且很多东西也不是我们的诉求。

问题:听说还从外面吸收了很多小的创业团队?

吕晓彤:因为我们本身有自己的创业平台,本质上来说还是围绕支柱产业理论。其实做投资有两种,一种是叫财务性投资,我就参股,退出,这就是大家一直在说的不瞎指挥,不乱干预,这么一个投资方式,叫坐在汽车后座的人。然后另外一种叫产业资本,我们叫坐在副驾驶的人,我们其实更多的是希望能围绕一些支柱产业持续夯实,现在做的更多的事情也是在找下一个支柱产业。

【本文为起风财经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起风财经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可发邮件至editor@qifengle.com联系授权,并在文首注明来源起风财经(微信公众号ID:QFCJ2018)及作者名字。如不遵守,起风财经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起风财经,价值区块链布道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