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的未来:瓶颈从来不是技术本身

起风财经起风财经2019-04-14 23:14 产业
大卫·甘恩在发言中强调了国际合作的重要性。克里斯托弗·洛赫则指出,在当今时代,技术的真正瓶颈并不是技术本身,而是世界的变革。因此,投资人和创业者们要时刻关注世界的新动态。其他三位嘉宾也各自从专业领域对全球科技创新和演进提出了期待。

2019年4月14日,第三届“龙门创将”全球创新创业大赛·中国赛区总决赛在深圳五洲宾馆隆重举行。

为寻找独具技术创新理念,渴望走向国际市场,沟通现在与未来,增进人类福祉的创新创业项目,第三届“龙门创将”全球创新创业大赛落地深圳,成为中英之间、科技与创新之间、现在与未来之间最前沿的场域。

大赛当天,帝国理工大学副校长大卫·甘恩(David Gann)、剑桥大学贾奇商学院院长克里斯托弗·洛赫(Christoph Loch)、前海母基金总裁陈文正、深圳北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胡祥、深圳云天励飞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陈宁,还在由信中利集团董事长汪潮涌的主持下进行了一场精彩纷呈的论坛讨论。

大卫·甘恩在发言中强调了国际合作的重要性,并呼唤更多有耐心的资本帮助高新企业做强做大。克里斯托弗·洛赫则指出,在当今时代,技术的真正瓶颈并不是技术本身,而是世界的变革。因此,投资人和创业者们要时刻关注世界的新动态。其他三位嘉宾也各自从专业领域对全球科技创新和演进提出了期待。

以下是论坛内容,起风财经(ID:QFCJ2018)经删减后整理如下:

主持人汪潮涌:我们要讨论的主题是“科技的未来”。有请各位嘉宾阐述一下,您对科技的现在如何来看?科技如何来帮助你们从事现在的工作?。

大卫·甘恩:就我现在来讲,我们在开发新的创业区,它的设计初衷是希望提供一个空间吸取全球之长,使得最优秀的人来此工作,为未来协作。

我所见到的未来是一些深科技或者硬科技,有些技术它并不是显而易见的,需要大量的工作,克服在开发过程中的障碍,同时也需要有具备高深专业能力的人才为之付出。比如说生物医药、合成生物学等技术,我们希望用它来解决全球的能源问题,减少气候变化的影响。

我们要想做到这一点需要一些不同的因素,一个就是专业人才的协作,目前没有任何的单位或者个人都能够轻易地解决这些难题。帝国理工大学有14%的学生来自中国,我们坚信保持国际协作的势头对于新技术的开发来说非常重要。从投资的角度来说也是如此,我们需要有耐心的资本。我所参与的很多企业都太早卖掉了,在他们的技术没有充分地释放它的潜能之前就被卖掉了,所以我们需要更多的资本帮助企业做大。

再说回人才瓶颈,我们需要能够吸引合适的人才,在这样的组织当中为长期的成功而工作。作为一个教育者,我们会倾听学生的声音,下一代的人才将从这些学生中诞生。今天的学生不止是想赚钱,他们也有他们的社会使命,他们希望世界因他们而不同。要想吸引最优秀的人才,我们要给予他们工作的机会,能够让他们为他们所憧憬的事业而工作,而不只是充实自己的钱包。

克里斯托弗·洛赫:剑桥大学商学院希望能够去贡献于整个剑桥大学这样一个欧洲最大的技术集群,我们跟所有的理工类院系通力合作,主动联系,使得他们能够召集大家一起来协作。如果是就技术来做技术其实实现不了什么,我们要把客户、用户连接起来,这样才能形成科技带来的成果。

关于未来会怎么样创新发展,方才提到的柔性屏幕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它是一个前瞻技术。作为学府,我们也有一些类似的技术,比如远程教学,通过全息影像进行教学,这样的模式已经存在。那什么样的技术会影响我们的研发呢?我们发现瓶颈不是技术本身,而是人们的行为,包括提供技术的人员,以及一些不喜欢用全息影像的教授和学生,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改变他们的行为。

因此我们要关心的不止是技术行为,还有人们本身。我们要做什么才能完成工作,人们要什么样的技术?这样的瓶颈在很多的技术领域都存在。比如在能源使用方面,我们为什么不能够用更多的节能设备呢?这是因为人们还是希望方便,觉得自己开私家车很方便。同时政府也不太愿意出台所谓的碳税,因此各种行为阻止了技术的发展。再看看那些有益于人类健康的各种技术,但是这要求人们改变他们的行为,包括不能再吃那么多的肉,要吃点其它东西。我们都知道要做什么,可是要说服人们改变行为真的很难。看来要一整代人才能够完全改变我们的饮食习惯。

再看一下信息技术,信息技术使得我们在很多人本身可以收集数据,然后提供各种个性化的服务,但是这样的服务很容易被人们滥用,收集的数据不一定最终能够帮助到消费者。我们要看一下FACEBOOK,他们使用技术所碰到的问题,因此FACEBOOK面临很多的挑战。

因此技术的发展不是在真空当中,我们必须要从社会的角度来看技术,去思考如何能够顺应社会的潮流,让创新发挥它的力量。

陈文正:最近有件事让我对科技创新有了一些感悟,也是中国的市场环境下必须要面对的话题,就是制度创新推动科技创新。

前几天财政部发了一个令,就是科技成果产业化的所得不用上交了,可以留给本单位。我的导师说这个政策太好了,但是来得太晚了。如果是51年以前有这个政策,那我们的半导体产业,我们的光刻机可能在世界就是领先的了。因为我导师在50年以前就在研究光刻机,当年在国际上也是领先的,这个销售所得的利润都是千万量级,可能放在今天已经是几十亿了。

从这个话题我就想到我来到深圳一直从事科技成果产业化,那个年代我们没有风险投资,我们所拥有的都是计划经济下的一些拨款,那些科学成果产业化当年我们有引进的,引进了最先进的光盘设备、技术、液晶显示,但是当时那个公司创业的资本是几千块钱,其他的资金都是银行的借款,虽然有后来的债转股,但是负担太重了,这些公司没有了。我们当年也跟很多国内的研究院所、高校合办过一些公司,但是都没有了。

深圳为什么有今天?我觉得跟制度创新有密切的关系。在95年的时候深圳设立了担保公司,为什么有担保公司?因为当年的科技创新公司很小,没有固定资产,到银行借不到钱,那时候也没有风险投资,发展不起来。所以政府成立担保公司,由担保公司对银行来担保,让银行把钱借给创业公司。所以今天在深圳上市的这些公司当中,80%可能接受过这种担保公司的担保。

后来又成立了深圳创新投资集团,而且有了风险投资,当时的政策就是立足深圳、面向全国,按市场规律办事,向国际市场考虑,所以才有深创投日后成为全国比较知名的投资公司,并培养了一系列的上市公司。

所以我想制度创新是咱们国家科技进步的一个重要的力量。

胡祥:我来自医学生命科学领域,我们都知道医学发展让我们今天的平均寿命已经达到了80岁,而在70年前这个平均寿命还只有39岁,这40岁多出来的寿命就是科技进步所带来的。

未来科技在医学领域会让我们的改变更大,主要区别是什么呢?区别在于过去几十年我们主要用外延性的方法来治愈疾病,用化合物来治疗,接下来我们用细胞治疗、基因治疗、组织工程、类器官,这是人体自身的修复能力,大家可以预期这个效率会高很多。

那么,未来5-10年对医学和健康领域带来最大变革的那项技术究竟是什么呢?我个人认为是人工智能。过去我们谈医学都在说治疗为主,也就是说已经发现有疾病了再治疗。但是我们看到的都是这种显性的技术,其实隐性的技术未来会越来越重要,这些技术让我们的免疫治疗用到临床上,后面还会有很多我们看不到的技术支撑,如果我们把这些做好,可以大大降低成本。

比如说现在治疗一个白血病病人还要收47.5万美金,但里面很多的成本是来自于后面的隐性技术和个体化的治疗,这是很贵的。虽然未来的医学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叫个体化,但是每个人的细胞和基因是不一样的,如果个体化治疗没有一个共同平台和高效的机制来做这个服务的话,依然还是低效的。所以基础设施建设在未来的医学里面也会变得非常重要,不再是我们传统化学药的生产方式,也不再是传统医院的方式,而是这种个体化跟它配套的基础设施,如果在中国把它做成全世界最好的,我想中国一定是全世界最好的市场。这时候我们的客户可以把下游的病人或者需要等待服务的客户,变成上游的技术拥有者。

如何搭建一个推广和服务的平台?未来的技术一旦成功以后如何快速覆盖全球?做这个事情不止是在入口,同时也要高效把推广体系建立起来。未来的医学和健康领域平台思维非常重要,不是简单的一个研发驱动。我们接下来要做的是为所有这些小组来做服务,用平台思维来做。

我是一个做细胞的,我通过跟德国合作,我把它全世界最好的方法收购以后,我们一下子在全世界做到最好,因为我们有数以万计的细胞用户。在把他们这些生命科学数字生命解读出来以后,又能用新的数据采集方法采集数据的话,我们在人工智能方面有可能就会领先,所以平台思维现在是一个关键。

陈宁:我们公司致力于数字化认知和智能化改造我们的衣食住行。

2017年的除夕,就在深圳,一个3岁的小男孩走丢了,在不到2个小时的时间里,通过全程的视频监控,定位了这位小男孩的轨迹,后续公安联动,在除夕凌晨从武昌的火车站把这个小男孩解救出来,整个过程历时15个小时,这背后是人工智能技术的作用。而在过去像类似这样的案例,尤其是跨省作案,基本上随之而来就是未来的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由此可见科技的力量真的在逐步带给我们很多变革。

过去的40年是人类科技爆发的40年,也是人类社会数字化爆发的40年。我们经历了移动互联网,我们的衣食住行和各类经济活动都被数字化记录、分析,以及提供决策的支撑。这里面的核心技术有通讯技术的发展,但是我认为更重要的是数字分析技术的发展,也就是人工智能的发展。

由于人工智能在某些领域也在改变着我们人机交互的方式,能够让更多的人去普惠性地受到这些科技的益处。比如说从最早的个人电脑,我们人机交互的模式是使用键盘和鼠标。到了移动互联网是触摸,而到了人工智能时代,我们机器可以更加自然来配合人,我们有了手势识别、人脸识别,甚至未来有植入的技术和芯片,机器可以更了解人,可以更加数字化地去建模我们的衣食住行。

所以基于数字化和智能化的这些分析技术,我们打造了3个平台,基于这3个技术平台,我们在产业化的领域也做了一些行业解决方案的探索。

比如说我们在深圳搭建了全球第一个基于人工智能的示范区,将深圳10个行政区、机场、公交分局的12个公交分局的路面视频监控数据实时拉动,做到全程视频监控,秒级人像检索,能够在2秒钟时间检索全程的轨迹,这套系统先后参与了博鳌论坛、G20、上合峰会等一系列国际会议的安保工作,并且被复制到北京、上海、青岛、南京等全国80多个城市,并获得了新加坡地铁的人工智能改造项目,以及马来西亚13个机场等平安城市领域的拓展。

除此之外,我们也把它应用在社会治理领域,我们打造一系列的智慧社区,用智能技术替代需要上门的繁琐工作量,把原本需要15个人的物业管理工作降低到8到9个人的规模。在校园也打造了一系列智慧校园的样板,并在智慧楼宇、智慧工地、智慧园区等打造智慧城市社会治理样板。

同时我们也把它扩展到了线下零售行业。我们发现在过去10年电商平台对线下有特别大的冲击,核心原因是电商平台掌握了用户画像,可以更加高效精准的服务消费者。而人工智能赋能了线下物理场景,也开始对用户在保护个人隐私的前提下进行精准的画像。所以从去年开始,我们已经开始改造像万科这样的全国130多个商业综合体,比如中国移动、联通营业的门店等等,我们用人工智能的算法、芯片和数据的技术去改造我们的物理世界,让我们人类的生活更加安全、便利和愉悦。

主持人汪潮涌:最后请在座的各位专家给我们“龙门创将”团队每个人说一句话,给他们提供一些建议,使他们能够更好地抓住未来的科技发展。

大卫·甘恩:你需要展现你的技术在前瞻市场的吸引力。我真的很喜欢挑剔的客户,因为如果他们都跟你合作的话,你的技术才可以发展的更快。在英国“龙门创将”的生态圈当中,我们也会让创业者更早的接触市场,其实我们不仅要跟投资者沟通,也要让市场加进来,看看能不能得到市场的验证。

克里斯托弗·洛赫:我的观点和刚才一样,与其说是技术的障碍,不如说是行为的障碍。你要思考该如何说服人们,告诉他你可以创造更多的价值。

陈文正:持续的创新推动科技的演进,因为有了深圳的中小板、创业板,我们深圳的一堆企业在制造业变成了世界龙头,我想有了科技板,我们更底层的技术也一定会成长起来。“龙门创将”是一个全球化的组织,我的建议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更关注创业创新的环境,能够跟当地政府、团队相结合,推动我们制度的持续创新。

胡祥:我建议大家在认知里面下功夫。比如投资人的投资认知里面,认为投医学、投医药是非常长周期、高风险的,这跟我们的审批机制有一定的关系,没有10年到13年很难走完流程。但是我想告诉大家,这个行业正在快速的改变,这个周期会更加短。靶向免疫治疗只用5年就批下来了,现在希望2到3年就应用到临床,所以这些机制体制的障碍,整个大的环境的变化,跟我们传统医药是不一样的。

所以作为投资人或者“龙门创将”,我希望大家未来放更多的精力或者资本到医学领域,未来这个医学的回馈可能会超出大家的想象,因为生活水平高了以后,大家对健康、长寿、青春的关注也会越来越多,而技术正在系统的满足这种需求,希望大家都能关注这个领域。

我们人统计了世界,我们仅仅是所有世界进化中最聪明的,但是我们并不是最长寿的,并不是不长肿瘤的,而这些基因都已经被其它物种进化出来,大象、鲨鱼不长肿瘤,接下来基因编辑技术的改变是超出我们想象的,当然我们要解决伦理的问题,但是技术已经在那了。

陈宁:我希望我们有更多的朋友能够通过“龙门创将”这个平台到深圳来投资创新创业,因为敢为天下先,深圳是一座为创新而生的城市。

主持人汪潮涌:感谢各位对话的嘉宾和在座各位跟我们一起见证了科技的力量,科技不仅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美好,也让我们的生命变得更长久。科技的未来2019年“龙门创将”全球创新论坛深圳站的内容到此就全部结束了,我们希望跟各位一起用科技的力量创造更加美好的生活。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起风财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起风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qifengle.com)。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起风财经,价值区块链布道者

猜你喜欢

起风财经

起风财经

499篇文章

起风财经,聚焦数字经济领域,重点关注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报道方向涉及区块链、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5G等,让大家在这里读懂数字经济。

最近更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