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惠财富季哲:我不介意做一家“慢公司”

起风财经起风财经2019-06-04 17:11 人物
近年来,互联网金融概念兴起。其使得金融行业呈现出丰富性的同时,也对模式、资本、监管等各个层面提出了极大的挑战,这直接体现为近年来国内金融圈的浮躁氛围。

近十年来,国内金融行业进入“最好时代”的最佳注解,莫过于高净值客户的不断涌现、市场成熟度不断提高以及金融产品的不断丰富。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私人财富全球占比从2000年的5%上升到如今的10%,预计到2030年,该占比将与欧洲持平。与此同时,中国的独立财富管理公司有3000到5000家,除去宜信财富、诺亚财富、钜派投资等大型机构,还有更多财富管理公司分布于全国各地,专注服务区域高净值人群。

然而,繁荣的背后难免对应着焦虑和不确定。伴随国内金融监管趋严,传统通道业务越行越窄,继续做大原有的类固收产品的销售模式逐渐难以为继。尤其是在当前国际经济形势多变、国内经济模式转型的关键时刻,财富管理行业也在迎来新一轮的竞争和变革。

可以说,如今财富管理转型面临的已经不是“要不要转”的问题,而是如何更好更快转型的问题。为此,曾于去年12月登陆美国纳斯达克的财富管理公司“普惠财富”创始人季哲有一套自己独有的看法。

“理财还是投资?”

在季哲看来,理财是指个人所有财富的梳理和增值,这里的“财富”包括但不限于房产、车产、现金、固定资产、股票期权等各种资产的集合。而从目前中国金融机构的业务范畴来说,绝大部分团队显然并不具备为客户提供理财服务的能力。“你想在中国做理财,对面绝不能只是一个团队。国内现在理解的理财好像就是贩卖产品,这是严重的错误”。

作为财富管理公司,与其把理财作为噱头,不如将服务限定为投资。因此,不同于大型财富管理机构“大而全”的产品路线,普惠财富选择了更专业、更集中的“精品店”路线。

核心产品方面,普惠财富专注私募股权投资,并进一步将投资领域集中于医疗、新能源、新技术、新材料四个主要赛道,为有意愿参与一级市场的投资者提供一个投资的通道。目标用户方面,普惠财富则严格遵照国家对合格投资者的标准认定,将服务客户锁定为可投资金额大于300万到500万的“中产阶级”。

事实上,在监管套利空间逐步消失,资本市场制度逐渐完善的背景下,“精品店”路线或将成为未来财富管理公司转型发展的必然趋势。一方面,“精品店”服务模式对差异化和定制化的倚重,有助于公司形成差异化的经营风格。另一方面,专注投资周期较长的一级市场项目必然需要与之相匹配的运维能力,这也在倒逼“精品店”在客户维护和市场教育上做的更专业、更专心。

值得一提的是,季哲并不认为有某种商业模式可以作为金融市场的全局最优解存在,这也是普惠财富从来不提“对标”一词的原因。“金融行业没有永远的敌人,你把所有人当敌人,做项目真的很难。只能说大家的条件有差别,不一定什么时候就能在一起合作。竞争这个词汇对于金融来说太残酷了”。

对于财富管理行业来说,鉴于客户的需求想法以及得到满足的条件和方式不尽相同,因而“大有大的优势、小有小的好处”。只能说在“无股权不富”成为投资共识的前提下,专注一级市场从长远来看,其投资预期将会逐步提高。

“我不介意做一家慢公司”


近年来,互联网金融概念兴起。其使得金融行业呈现出丰富性的同时,也对模式、资本、监管等各个层面提出了极大的挑战,这直接体现为近年来国内金融圈的浮躁氛围。“很多人不是金融专业的却在做金融,这不是好事也不算是坏事,但前提是你要做好”,季哲说。

然而事实证明这很难,成功的远比失败的少很多。诚然,在流量尚待开掘的时代,“舍命狂奔”曾一度成为资本行业的箴言;直到人口红利枯竭,走捷径的非标项目大多被监管否定,以共享单车为代表的明星独角兽项目,则因为迟迟找不到清晰的商业模式最终被市场出清。

拥有十余年金融从业经验的季哲认为,想做好金融起码要有五年的基础积累期,接着是五到十年的探索期。而成为一个合格的金融人,至少需要十年以上的时间才能算是“毕业”。“不是说非金融专业的人就一定做不好,但是靠‘顿悟’的事情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没有十年就敢说自己是专家的事情我评价不了”。

有基于此,普惠财富对速成始终抱有谨慎怀疑的态度。

从市场行为来看,中国的高净值客户普遍不会选择高风险的短期标的,“短期标的的底层资产一共就那么几个,经济形势好的时候还好,但是形势不好时,同类项目一定有问题”。从公司实践来看,普惠财富也不涉猎形式大于实质的互联网项目,至少在季哲看来,短期标的横行的投机时代已经自然退出金融舞台,主张价值回归的“慢投资”理念开始进入主流视野。

以普惠财富关注的医疗赛道为例。一个医疗项目从立项、研发、一二三期临床,到最终上市、形成产业链条再到形成产业规模产生利润,整个过程平均要经过三到五年的时间,这需要每个投资者接受至少两到三年的资本锁定。虽然此类项目同比其他领域的发展周期长,但普惠财富作为投资者对项目的走向拥有话语权,从而能使风险变得更加可控。

此外,为了丰富产品种类的同时获得公司成长所需的可持续毛利率,如今的普惠财富已经在与一些大机构深入合作,据悉,今年年初普惠财富已与盈科资本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两者共同在股权投资上发力。

投资本就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投机才是短期的。事实上,“慢工出细活”的投资策略也早已内化为普惠财富本身的经营哲学。季哲直言,无论是选项目还是做公司,普惠都希望“慢一点”。“任何公司走到顶峰都一定会下行,但是顶峰之后一定要有底,就看你能不能挺过去那个阶段”,季哲说。

而慢慢去到顶峰的过程,本身就很美好。

“总在行业不好的时候离开,永远只能踏到波谷”

行至2018年,国内整体的金融环境越来越模糊,日益激化的贸易摩擦也将中国金融推入了一个新的时代——一个不确定的时代,甚至是一个焦虑的时代。季哲直言,近年来,国内金融行业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挑战。

首先是金融人才断层。如前所述,培养一个金融从业者至少要经历五年到十年的实践,而现阶段的趋势是很多学生不愿意报考金融行业。“他们觉得这就是个骗子专业,这很可怕”。长此以往,人员流失将最终演化成行业可持续发展的最大掣肘。

其次,层出不穷但最终被证明难以为继的新事物已然严重透支了投资者的信任,这导致老百姓的投资意愿以及金融信心在不可避免的降低,全行业的试错空间也因此缩减。“金融固然需要不断学习,但是越学越恐怖。因为你看不清是否有一个概念蕴含潜力,但是否又能经得住时间的检验”。

当然,季哲并不过分强调客观环境变化对从业者的影响。在他看来,金融永远处于波峰和波谷更迭的状态,几乎每十年一轮回。除此之外,影响金融的变量远比其他行业要多,且永远无法预测未来金融和经济的发展走向。

因此,面对市场变化,季哲建议每个金融从业者与其总是猜测市场的不确定性,不如把自己验证过是对的东西做到深入、全面、专业,慢慢把好的实验加入到行业中去。“每个行业都要经历周期。真正好的是能在一个行业坚持下来的,总是觉得行业不好了就去换行业,永远都只能踏到波谷。能熬出来的平均收益反而不错”。

而提及趋严的政策环境,季哲则主张拥抱监管。只有监管才能让金融冷静,才能让不是想干好金融的人清退市场。“虽然我们觉得监管严,手脚被束缚,但想要好的市场环境、老百姓踏实投资,强监管是一定的。过程是残酷的,很难接受,但是主动适应监管是金融从业者一定要做的”。

关于公司未来规划,曾专注于个人业务的普惠财富在上市之后已经具备了一定的品牌效应,未来会逐渐向企业业务发展,这似乎也是企业发展的必经之路。对于股权投资公司而言,一些好项目的融资窗口期很短,仅依靠个人客户难以弥补时间上的尴尬,唯有更多的募集渠道才能快速拿下优质的投资标的。在对客户、员工负责的基础上,普惠财富也力图通过投资实体经济相关领域,让更多的中国企业站到世界面前。

即便秉承审慎的经营理念,普惠财富却并没有成为“百年老店”的想法。季哲认为,金融的外延在与其他行业的结合当中不断延展,每个人都有盲区,无论是精准把握变幻莫测的行业动势还是通过扎实实践证明一项新概念的可行性,都非一人、一日之功。“因为这个行业变化发展太快了,大家只有不断学习合作才能共同发展,真正的基业长青只能靠不停的吸引人才完善自己的机构去实现”。

“金融就是中国经济的命脉,金融做不好,未来真的很可怕”,季哲如是说。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起风财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起风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qifengle.com)。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起风财经,价值区块链布道者

猜你喜欢

起风财经

起风财经

499篇文章

起风财经,聚焦数字经济领域,重点关注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报道方向涉及区块链、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5G等,让大家在这里读懂数字经济。

最近更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