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信用卡24小时惊魂后,互金行业进入生死转型时

棱镜周纯 孙宏超2019-10-23 18:13 公司

1998ea5058e28f9337bdb0fdb2c920d8.jpg

中国最大的线上信用卡管理平台51信用卡(2051.HK)10月21日突遭警方上门调查,部分高管和员工被带走,让正处于监管加码下的中国金融科技行业,再度蒙上一层阴影。

当晚,杭州警方通报称,正对51信用卡有限公司委托外包催收公司涉嫌寻衅滋事等犯罪行为开展调查。随后的10月22日早上6点,51信用卡CEO孙海涛在微博和微信上“报平安”,并称目前51的核心管理层全部在岗在位,旗下51信用卡管家、51人品等核心业务均运转正常。

与公司一同经历惊魂24小时的,还有51信用卡股价。10月21日,当被调查的消息传开后,51信用卡的股价出现闪崩,大幅下跌34.69%,并短暂停牌。而在配合调查的两名高管归位后,10月22日下午公司复牌,一度大涨30%,最终以上涨12.99%收盘。

10月22日下午两点左右,《棱镜》来到位于杭州西溪谷的51信用卡总部大楼下,尽管已经看不到警察身影,但仍有一辆警车停在门口。同时,51两个办公楼包括地下停车库均临时增加了大量保安,非公司人员一律不得入内。保安告诉《棱镜》,公司目前都在正常办公,这一说法也得到周边公司员工印证。

尽管51信用卡将此次事件归结为一场“管理不完善”造成的风波,但在监管高压之下,金融科技的业务空间已越来越小,网贷业务亟需清退,而转型助贷难度不小。进退维谷——这是包括51信用卡在内的所有金融科技平台当下面临的窘境。

大量投诉 一日惊魂

10月21日接近中午时分,数张51信用卡杭州总部大楼停满警车的照片,迅速传遍社交网络。据在现场的媒体确认,警方带走了数名51信用卡的员工。随后事态不断发酵,并一度占据财经头条。

尽管从9月上旬开始,就有多家互金大数据公司陆续被警方介入调查,但当同样的突击调查发生在51信用卡这样一家在港股上市的互金“明星企业”身上时,还是让行业内外均错愕不已,其被调查的原因更是引得多方揣测。

据《棱镜》了解,51信用卡办公区分为两座,隔街相对。一个是主要以普通员工为主的G座,警方调查当天以高管云集的另一栋办公楼为主。21日当天,两栋楼里51信用卡所在楼层灯火通明至深夜。

直到当天晚上11时许,杭州公安在其认证微博上公告称,杭州警方对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涉嫌寻衅滋事等犯罪行为开展调查,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侦办中。

上述公告还提到,今年9月以来,杭州警方接上级部门线索传递,结合日常工作发现,51信用卡涉及大量各地异常投诉信息。经初步调查发现,“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冒充国家机关,采取恐吓、滋扰等软暴力手段催收债务的行为,涉嫌寻衅滋事等犯罪。

《棱镜》在非官方消费投诉平台21聚投诉上看到,截至10月22日,涉及51信用卡的投诉量有980条,主要集中在51人品贷涉嫌收取高额利息、催收不当等方面,投诉解决率42.76%。

例如用户“伍先生”10月2日投诉称,51信用卡催收方假冒公检法,以西湖公安分局的名义联系他,催他还款,并称自己有电话录音为证。而51信用卡方面在回应中称,该投诉人反馈的电话非该司电话,公司也无冒充公检法的行为。至此,双方各执一词。

10月22日早上6时,51信用卡CEO孙海涛在个人认证微博上发表长文,称这一风波是因为管理上的不完善,尤其是对合作公司的培训和监督不够,导致在对借款人联络沟通过程中出现了一些过激的行为,给个别借款人造成了伤害,“为此我们非常抱歉”。

酷爱跑步的他,随后还在微信朋友圈表示,“踏踏实实去跑步。”云淡风轻的背后,试图从侧面力证事态远没有外界想象中的严重。

不过,行业仍然起了连锁反应。据《棱镜》了解,为了规避风险,有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当即下架了合作的贷超导流渠道。

明星企业 流血上市

在这次遭遇被调查风波之前,51信用卡头顶一系列光环:多次获得知名风投的投资;被视作金融科技领域的典型代表;成立6年即作为浙江金融科技第一股上市。

年报显示,2018年51信用卡的注册用户数增至7590万,同比增长22.4%;累计管理信用卡达1.23亿张;净利润21.69亿元。

与一般的网贷模式不同,51信用卡是以信用卡记账工具起家。2012年,已经连续三次创业的孙海涛,极力劝说他身边两位最信任的搭档,将创业目标转移到信用卡管理上来,并创建了51信用卡管家。

事实证明这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近10年间,中国的信用卡发卡量从1.86亿张增长到9.7亿张,交易总额从3.5万亿元增长到38.2万亿元。这一爆发式增长的行业,给51信用卡带来了源源不断的用户。

孙海涛早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到2015年第三季度时,51信用卡管家的下载量已经达到了5000万,管理了中国20%以上的活跃信用卡账单。

不过,令人尴尬的是,即便拥有了如此庞大的用户群,但工具类的产品本身并不赚钱,51信用卡仍缺乏盈利模式,到2015年,平台还亏损1.01亿元。

彼时中国的网络借贷业务正如火如荼。2014年,51信用卡开始与宜信合作面向信用卡持卡人群的在线速贷产品,试水互联网金融业务;2015年,51信用卡“战略性”的进入线上信贷撮合这一市场,并迅速扭亏为盈,收入由2015年的8970万元增至2017年的22.69亿元,复合年增长率高达402.9% 。

尽管51信用卡的收入来源有三大类:个人信用管理服务、信用卡科技服务、线上信贷撮合及投资服务,但线上信贷撮合是其收入最主要的贡献者,一度占到70%以上,其信贷规模也由2015年8.15亿元增至2016年102.99亿元,并进一步增至2017年的338.9亿元。

但好景不长。2017年12月监管层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为遵守相关监管规则,2017年12月起,51信用卡退出小额短期贷款业务,并确保所有新贷款的年利率不超过36%。其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该平台年利率超过36%的贷款规模达53.7亿元。

2018年7月13日,51信用卡正式登陆港交所。彼时受经济金融大环境的影响,股市出现新一轮波动,互金中概股集体陷入低迷。51信用卡的发行价落于招股区间的下限,且公开发售部分未获得足额认购,认购率为87.63%,估值也接近其一年前融资的价格,因此被称之为“流血上市”。

不过,在上市前,51信用卡完成了六轮融资,投资者包括小米、京东金融、新湖中宝、天图资本、王亚伟的天合资本等。

转型助贷 生死难料

从2016年4月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开始,不断升级和加码的监管态势,让互金行业的生存空间愈发逼仄。

例如,按照杭州市互联网金融协会此前对网贷风险处置的要求,辖区内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待偿余额不得新增,并按照相关管理部门要求逐步压降;出借人人数不得新增,并按照相关管理部门要求逐步减少。

51信用卡在业绩报告中也提到,自2017年下半年开始,旗下 “51人品”平台的信贷余额增长受到相关监管部门的限制。截至2019年9月30日,51人品借款人端待还资产余额为107亿元,对应投资人端待还余额为97亿元。

在10月21日的银保监会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银保监会副主席祝树民介绍称,今年以来,网贷停业机构已经超过了1200家。监管将推动不符合“一个办法、三个指引”的网贷机构良性退出,并引导具备条件的机构转型发展。

据他透露,银保监会、人民银行正在会同有关地区研究制定P2P网贷机构向小贷公司转型的具体方案。

同一天,“两高两部”联合印发的《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下称“《非法放贷意见》”)也正式公布,其中对于实际年利率超过36%的非法放贷行为有了细致的量刑规定。

而从9月上旬开始,杭州的两家数据公司——新颜科技和魔蝎科技相关负责人被带走调查,就已经揭开了数据公司被查序幕。随后很多涉及爬虫业务的数据公司都暂停或调整了业务。《棱镜》从接近监管的人士处了解,监管方从年初就在酝酿针对数据公司的清理整顿,“是大动作”。

此前,在工信部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电信服务质量通告中,51人品贷也因未经用户同意收集个人信息被点名。

一名资深的互金行业从业者对《棱镜》表示,在现行的一系列监管政策之下,非持牌的放贷机构只能往助贷方向转型,但这条路同样也很艰难。

目前,市面上有放贷资质的主体除了银行、信托、消费金融公司等持牌金融机构,还有小贷公司等非持牌类金融机构,51信用卡就属于后一种。市场分析认为,受前述《非法放贷意见》影响最大的是P2P、联合放贷参与机构、没有网络牌照但从事网络小贷业务的小贷公司。

过去几年,不少金融科技公司通过入股、收购的方式,获得互联网小贷资质。但即便如此,如今监管严格要求将实际年利率控制在36%以内,意味着这些金融科技公司将无法通过服务次贷人群去获取高额收益,而将要同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去竞争同一批客户,难度不言而喻。

上述资深从业者认为,尤其是当前对于大数据、爬虫行为的严厉监管,使得互金业务最重要的大数据风控几乎没法做了。在他看来,最终能够成功转型的头部平台不会超过10家。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起风财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起风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qifengle.com)。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起风财经,价值区块链布道者
棱镜

棱镜

25篇文章

《棱镜》为腾讯新闻旗下产品,聚焦泛财经深度调查。

最近更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