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大佬揭秘“食物链”套路:韭菜不够用了 交易所“赚钱”花样多

腾讯深网安然2019-11-28 11:44 产业

划重点:


  • 1虚拟货币交易所是币圈顶层收割机,其盈利方式主要有:交易手续费、项目上币费、投票费用、虚拟货币做市商业务赚取差价等方式,某二线虚拟货币交易所的上币费就要15个比特币。
  • 2不少虚拟货币交易所把注册地改在国外,例如新加坡、马耳他、百慕大等。很少有人知道这些交易所的常驻办公地点在哪里,他们大多是分布式办公。
  • 3虚拟货币交易所油水大,还催生了一些专门提供交易所搭建技术和服务的公司,例如圈内人都熟知的ChainUP,其核心业务之一就是帮助B端创立数字货币交易所。
  • 4一些买过虚拟货币的人自己是知道官方对虚拟货币的监管,也知道交易虚拟货币处于灰色地带,他们之所以买和交易,大多是受了暴富的诱惑。
  • 5曾有币圈的大V在微博说,现在的币圈“80%的交易所,10%媒体,6%项目方、3%社群,1%韭菜”,“韭菜”显然不够用了。

  • 币圈从不缺少与欲望、财富、贪婪、恐惧相关的戏码。经历了2017年9月4日的“政策大清洗”和2018年下半年的币圈低谷期,币圈中做着“一夜暴富”梦的仍有人在。随着官方将区块链技术定性为“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曾经偃旗息鼓的币圈又精神起来,在各种群里为各种虚拟货币喊单。相关部门也对违法虚拟货币行为进行了一轮新的打击。

    币圈内外是两个世界。

    币圈内的一些人在各种群里及项目白皮书中寻寻觅觅,任何政策性的风吹草动都会在圈内引起阵阵躁动;币圈外的人大多一脸蒙圈,官方早就禁止的虚拟货币交易为何还能存在,到底哪些人在玩?

    虚拟货币作为区块链技术的最早应用,从诞生之日就充满争议。不可否认,空气币、传销币等虚拟货币让币圈乱象丛生,但也变相的让一些普通老百姓听说但也误解了 “区块链”这个词。

    想要客观的看待虚拟货币和币圈,就需要看清币圈产业链中的主要参与方,明白这些人在币圈产业链中处于何种位置。为此,《深网》对话了几位资深“圈内人”——王先生和他团队。他们都经历了2013年以来比特币行情的暴涨暴跌,见证了2017年ICO项目的疯狂,看惯了“几家欢喜几家愁”的币圈沉浮。王先生对《深网》表示,“币圈中,虚拟货币交易所一直处于食物链的最顶端,现在韭菜有点不够用了”。

    以下为对话实录,《深网》在不改变原意的过程中有删节:

    “先别把比特币一棒子打死”

    首先要说明,我不是特意来抹黑币圈的(我持有比特币,也确实在币圈赚到了一部分钱),而是想让大家对虚拟货币和币圈有个客观且真实的了解。

    我算是比特币的拥趸。2012年时,就接触了比特币,并研究了比特币的白皮书。2008年9月15日,曾经的美国第四大投行雷曼兄弟破产,美国次贷危机最终演变为全面金融危机。一个半月后,一位自称中本聪的人在网络上发表了一篇《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这让部分研究比特币的人认为,实现金融去中心化的比特币能有效的防范金融风险。

    2013年至今比特币的行情走势

    但比特币这个词进入普罗大众的视野还是始于2017年的ICO热潮。ICO被提出的初衷之一是为了一些创业企业融资。2014年的ICO项目仅存在云技术、加密货币以及区块链核心技术行业,但后来被一些钻法律空子的人给玩坏了。2017年以前,中国境内ICO项目只有5宗,但2017年上半年就出现了65宗,ICO这个专属币圈的词才出圈了,再加上后来李笑来等币圈KOL的站台,才出现了“全民ICO”的境况和被割的韭菜。

    但这种疯狂很快被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于2017年9月4日印发的《关于对代币发行融资开展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打断了。受“94政策”的影响,一些虚拟货币的交易转向场外交易或者暗网交易,同时还兴起了各种场外交易交流群。

    在这个过程中,一些不知名的虚拟货币交易所倒闭了,但第一梯队的交易所开始把注册地改在国外,例如新加坡、马耳他、百慕大等。很少有人知道这些交易所的常驻办公地点在哪里,他们大多是分布式办公。

    现在大家提到币圈就认为是骗人的,是因为很多不懂币圈逻辑的人被空气币和传销币割了韭菜,很少是因为持有比特币觉得自己亏了的。虽然国内是禁止比特币交易的,但国外一些国家例如法国等,对比特币持相对开放的态度。从2019年初开始,法国政府允许商店出售比特币的系统在大约4000家商店试行。这些系统软件有利于客户购买价格从50欧元至250欧元不等的小额比特币收据,然后他们可以通过和软件相关联的网站将其转换为比特币。Facebook也在研究数字钱包,研究Libra等。

    此外,真正研究加密货币的人都喜欢将币说成Token。例如一个项目的内部技术团队发了10万个Token,一些圈内人是出于对平台或者底层协议的一种访问或者使用权利而购买(排除套利者),使用的是不受监管的众筹模式。在这个阶段,这个Token是Utility Token,是实用性Token,不具备炒作的属性。只有Token上了虚拟货币交易所,成为Security Token(证券型代币)才会被炒作,才会大涨大跌。现在各种虚拟货币交易所的虚拟货币都是后者。

    但在一些区块链技术落地项目中,可能会有一些Token的存在,他们现在更多的是担任积分的作用,是为了鼓励用户使用区块链场景落地的APP,经常使用这些APP的用户可以获得一定的Token,并在APP里用Token换购相应的产品,他们没有交易属性。所以我出席行业会议时常说,要辩证的看比特币,先别把比特币一棒子打死。退一步讲,如果用户能理解现在币圈产业链是怎么运作的,或许能更好理解我说的这句话。

    “处于食物链顶端的交易所快饱和了”

    在币圈“混”久了的人都有一个共识,虚拟货币交易所是币圈顶层收割机,处于币圈食物链最顶端,其盈利方式主要有:交易手续费、项目上币费、投票费用、虚拟货币做市商业务赚取差价等方式,一旦用户规模效应起来,这些收入都是很可观的。

    以项目上币费和交易手续费为例,某二线虚拟货币交易所的上币费就要15个比特币,第一梯队的那三大交易所的上币费有多贵就不用说了。所以,币安的创始人赵长鹏从码农到个人财富总额达20亿美元只用了180天,他还登上过《福布斯》杂志封面,这都是有原因的。

    虚拟货币交易所还有一部收入来自用户的交易费,不同虚拟货币交易所的交易手续费不同。国外财经网站Howmuch曾统计,高峰时期,币安每天通过收取手续费能获得348万美元的收入。

    虚拟货币交易所来钱这么快,所以很多投机者就把心思放在交易所上。除了大家熟知的3大交易所外,现在市面上存在虚拟货币交易所就有上千家,排名机构“非小号”上的交易所就有近400家。

    但非币圈的人一定都有一些疑惑,两年前国家就对虚拟货币和交易所有了明确的监管政策,禁止所谓的代币融资交易平台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为何这些虚拟货币的交易所还能存在,还有人在买卖虚拟货币。

    这是因为有一部分虚拟货币交易所在2017年9月4日之后,慢慢退出中国市场了,将注册地迁到了海外,例如新加坡、百慕大、马耳他等国家和地区。前几天,有传言说币安在上海的办事处遭警方突击检查关掉办公室,对此币安还官方辟谣称,公司在上海并没有固定办公室,不可能有警察突击检查并关停。

    在币安官方辟谣之前,币圈的一些人就知道传言中被查的公司就不是币安,因为币安在圈内有“游牧民族”之称,币安的总部到底位于哪个城市没人知道,币安全球都是分布式的办公。

    虚拟货币交易所第一梯队中的另外一个交易所(为了避免有给某交易所站台的嫌疑,不透露交易所名称)总部在中国,但他们一直在谋求转型,例如成立区块链应用研究院等。

    但还有很多虚拟货币交易所处于灰色地带,例如最近被定性为“涉嫌诈骗”的虚拟货币交易所BISS(币市交易所)。BISS除了宣称自己是全球首家会员制交易所,还宣称自己是“全球首家币币+币股交易所”,投资者不仅可以交易虚拟货币,还能一键买美股,这有绕开外汇管制之嫌。

    虚拟货币交易所油水大,还催生了一些专门提供交易所搭建技术和服务的公司,例如圈内人都熟知的ChainUP,其核心业务之一就是帮助B端创立数字货币交易所。ChainUP就曾在其官网透露,自己已经服务了全球100多家交易所,个别交易所日交易量曾一度突破200亿人民币。试想一下,如果很多虚拟货币交易所是由某一家公司提供技术支持和服务,那么暗箱操作的可能性有多大!?

    “韭菜不够用了”

    与2017年比,现在币圈的情况是,虚拟货币交易所越来越多,但购买和交易虚拟货币的人少了很多。曾有币圈的大V在微博说,现在的币圈“80%的交易所,10%媒体,6%项目方、3%社群,1%韭菜”。具体百分比是否准确我没有深究过,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在被“收割”了一轮又一轮之后,现在的韭菜明显不够用了。今年10月24日,官方给区块链技术定调后,一些币圈的人以为风口来了,又开始喊单了。

    前一段时间还有人说让我看看区块链的新项目,就是采用共振概念,后来我把这人拉黑了。币圈内的一些人开始接触共振币始于2019年年初。2019年2月24日,抹茶交易所(mxc.com)上线共振币“鼻祖”VDS。据公开数据显示,VDS在抹茶上开盘涨幅高达492.66%。在VDS之后,抹茶又陆续上线了LDS、HDS、FDS等多种共振币。但我认为共振币本质上依然属于传销和资金盘的玩法,专门给有着暴富情节的人洗脑的。

    据我了解,一些买过虚拟货币的人自己是知道官方对虚拟货币的监管,也知道交易虚拟货币处于灰色地带,他们之所以买和交易,大多是受了暴富的诱惑。但币圈真的赚到钱的大多是项目方和交易所,虚拟货币的散户基本没有赚钱的。

    有小概率的散户赚到了一点钱,但又想着再赚一笔,结果赔的越来越多,而且一些虚拟货币交易所还提供杠杆服务,所以韭菜赔的越来越多。曾经有OKEx的用户反映自己曾遭遇了定点爆仓、强制平仓等诡异的交易过程,资产受损,还曾向我询问该怎么办,这种找证据太难了。

    我身边一些持有比特币的人,大部分都不会频繁买卖,而是将其作为一种避险资产。比特币严格来说是一种加密资产,拥有和黄金、原油类似的属性,当美元有违约风险或者贬值预期时,大家对黄金、原油、比特币的需求会增长。例如今年7月美联储出现降息的操作,美元连续走低,这也导致了黄金创出了6年的新高,原油大涨,比特币价格大涨。这就回到了我刚开始说的话题,先别把比特币一棒子打死。需要指出的是,不是所有人都适合持有比特币,毕竟2013年12月央行就发布了《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提示防范比特币可能产生的洗钱风险等。

    币圈很考验人性

    我虽然不是2009年最早研究比特币和区块链的那波人,但在币圈也呆了7年多。在币圈真的可以用一年上天,一年入地来形容,币圈很考验人性。

    币圈的一些人是知道其中的规则,但是受不了暴富的诱惑,赚了一笔,就移居海外了,现在也没法回国。但也有一些人,是真想研究数字货币,所以拒绝一些币圈酒会或宴会的邀请,但也慢慢被圈子淡忘了,甚至会被嘲讽为币圈清流。其实主要开始看这个人的性格甚至是人性,有些人给自己树立了底线,就像罗永浩在出现债务危机后,被币圈的好多位红人邀请加入,但罗永浩都拒绝了一样,发币不是难事,就看你打不打算做。

    不过现在想钻政策的空子已经很难了。最近几天,深圳、上海和北京等地的监管部门已经发出重拳出击非法虚拟货币的号令,全国性清理整顿的大幕或许已经开启。有权威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全国共关闭境内新发现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6家,分7批技术处置了境外虚拟货币交易平台203家;通过两家大的非银行支付机构,关闭支付账户将近万个;微信平台方面,关闭宣传营销小程序和公众号接近300个。

    为确保资源都用在区块链技术发展上,防止好的政策导向走偏到虚拟货币上,政府对虚拟货币采取更加严厉的高压政策都在意料之中,想在币圈浑水摸鱼越来越难了。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起风财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起风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qifengle.com)。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起风财经,价值区块链布道者
    腾讯深网

    腾讯深网

    30篇文章

    腾讯旗下原创深度报道栏目,挖掘科技和TMT领域热门公司、事件和人物中的隐秘故事,探索背后的深层逻辑。

    最近更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