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美图创始人:一个社交恐惧症青年的挣扎、成长与反思

腾讯深网相欣2020-01-13 11:27 人物
一个腼腆的文青从兴趣开始创业,经历成功、风口、诱惑、质疑、挫折、反思,在这个过程里认识自己改变自己,寻找自己的使命。

吴欣鸿是一个腼腆的人,小时候,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时甚至会紧张到说不上话;去参加会议、上台发言也会紧张到双腿发抖,和很多人接触时也很少去正视别人的眼睛。直到现在,这种性格也没有发生太大改变,甚至有“社交恐惧”。

在众多互联网公司CEO里,吴欣鸿算不上是典型的那一派,他腼腆,话不多,没有什么社交圈子,说出来的每一句之前都要在心里经过严密的思考和推敲。

去年底,拍摄腾讯新闻《进击的梦想家》节目时,吴欣鸿出现在北京大兴区的一个赛车场上。淡蓝色休闲西服套装,一双Hogan小白鞋,吴欣鸿对时尚一直保持着自己的认知和态度。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到吴欣鸿开赛车。吴欣鸿喜欢赛车,对他有所了解的人或多或少知道他这个爱好,同样对赛车感兴趣的林志颖被吴欣鸿邀请参加过美图发布会,韩寒也是他的微信好友,虽然暂时没什么机会线下切磋,但吴欣鸿喜欢和他们聊有聊关于赛车的话题。

场上,轰鸣的排气声激发着人的肾上腺素,速度在这里被“奉若神明”。联合制动,这是吴欣鸿在节目里领到的“学习任务”,很快他就掌握了这个技能并完成漂移。帮助他完成任务的,是2016年中国越野拉力赛全国冠军汪海。汪海认为吴欣鸿有天分,说他经过系统训练有机会成为一名专业赛车手。

一上赛车就变了个人,这是吴欣鸿难得展现出的一面。更多时候,他是安静低调的,脸上随时保持礼貌谦逊的微笑,温文尔雅。这种形象与他对赛车速度和狂野的痴迷形成某种反差,让我们意识到,他平和的外表之下隐藏着某种不安和欲求。

喜欢美术的腼腆文艺少年吴欣鸿以梦想为起点踏上创业之路,经历过风口和成功、也经历过诱惑,曾经有一手短视频好牌却没有抓住,因为性格善良柔软让公司缺少了一些狼性,股价缩水招致大量质疑,但在过去几年面对的巨大挫折中开始反思,更清晰地认识自己,寻找自己和公司的使命。

腼腆青年的美术梦

吴欣鸿在北京的办公室,简洁的出乎人意料。桌上的奖杯是为数不多的装饰之一,吴欣鸿在2018年登上了《时尚先生》封面,并获评当年度商业人物奖。

吴欣鸿自小学习美术,18年前创办的第一家公司是网页设计公司,自己做设计师,后面也一直有参与和设计有关的工作。“算是一个时尚爱好者。”吴欣鸿这样评价自己。

如果没有踏上创业之路,吴欣鸿现在可能会成为一位美术家。

幼时起,吴欣鸿就对美术产生了浓厚兴趣,初中开始接受正规的美术训练。1996年,15岁的吴欣鸿来到杭州,到达的第二天就跑到外文书店买了一本卢浮宫的长画集。吴欣鸿很珍视这个画集,每天都翻着看,希望有一天能到卢浮宫亲眼看看这些画的原作。凭着不错的美术专业成绩,吴欣鸿顺利考上了泉州著名的高中泉州一中,后来还参加了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系专业高考,拿到当时全国第一的好成绩。

对美术的热爱,让吴欣鸿的兴趣向摄影自然延伸。于是,绘画、摄影成为吴欣鸿少年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跨过时间长河,如果将这几十年的经历联系到一起,吴欣鸿所热爱的绘画与摄影,与现在所经营美图旗下各类产品,产生了某种必然联系。

作为福建系创业者的代表之一,吴欣鸿很认同福建人“敢想、敢拼”这样的特质。高中时,吴欣鸿就已经开始参与域名投资,当时一个叫做“business.com”的域名在美国卖出了750万美元的新闻,这让吴欣鸿看到了机会。

2001年高中毕业后,吴欣鸿凭借高中时赚到的30万开始创业。他在泉州创办了一家企业网站服务公司,不过不到两年便破产倒闭。

2003年,吴欣鸿转战厦门,用置换来的“520.com”域名建立了一个交友网站,吴欣鸿随即成为中国最早社交网络的创业者之一,甚至比Facebook还要早。“作为一个宅男,不怎么会交友,却做了个交友网站,所以结局很惨,几度经营不下去,到处借钱来维持公司。现在回过头看,当时做的事情和兴趣、能力是不匹配的。“吴欣鸿后来反思到。

2007年的春天,吴欣鸿再次启程。这次他和团队仅用了3天时间,打造了在QQ空间等网络空间上病毒式传播的火星文。那年9月,火星文用户量破千万,到了年底,更是飘升到4000万。吴欣鸿终于在自己所擅长的领域。

这也给吴欣鸿带来新的启发,为什么不做一款简单的修图软件?就这样,吴欣鸿在创业这条路上不断尝试,跌倒又重来。2008年,吴欣鸿终于等来了真正属于自己的机会,美图秀秀前身美图大师正式上线,年底时用户就突破了100万。

30个产品,两家公司,这是吴欣鸿在美图成立前交的“学费”,也是这段经历,让他逐渐摸清自己感兴趣的是什么,能力所及范围内可以做的是什么。

敏锐、坚持,做商场上的赛车手

2016年12月15日是吴欣鸿生命中值得纪念的日子,他带领美图这家从厦门起步的互联网创业公司登陆香港联交所,成为当时继腾讯之后港交所最大的科技互联网IPO事件。

“早上敲钟的时候,脑海中浮现的是2000年我和文胜第一次见面的场景,那时我还是一个喜欢上网的高二学生,而文胜回国不久,也刚开始接触网络。当时的我们,共同的兴趣都是互联网,没有想到的是,有一天这个兴趣能影响这么多人。”吴欣鸿在一封名为《美图新起点》的信中回忆了过去8年的点滴。

而在没人看到的地方,吴欣鸿内心却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我知道,我所要面对的挑战也会更多。”吴欣鸿对《深网》说。

美图上市,意味着它迈向了一个更大平台,不仅仅是对公司,这对吴欣鸿本人来说也是一个全新的阶段。作为一家公司CEO,吴欣鸿必须要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习惯和方法,让自己变得更自信、更主动,学习做那些自己远超自己兴趣之外的事情。

一个重要变化在于角色转换。过去,吴欣鸿更像是产品经理,而随着美图不断成长,吴欣鸿必须学会做好一个CEO,从梳理公司定位,到建立公司框架和架构,不允许出现任何失误。

“相对于具体产品,其实公司整体的经营,发展会更为重要。我曾有一些不适应,但后面慢慢解决了这个问题。我开始把公司当做一个产品来做,因为以前做的是具体的应用,那现在放大到整个公司,突然又找回了当时做产品的感觉,突然又完全的去拥抱它了。”这种转变,吴欣鸿用了两年时间来完成。

管理上也是。创始人的善良和宽松对企业并不是完全的好事。吴欣鸿从以前一味的宽容变得更加严厉和严格起来。

美图曾经握有一手好牌却没打好。比如短视频美拍,曾经比抖音更早火起来。

创业是长跑,吴欣鸿也从自己所热爱的美术、赛车汲取养分。赛车给他带来的最大乐趣,是自我极限的不断提升,以及不断给自己提出更高要求和不断寻找策略、规律。“赛车更多的是和自己比拼,不断刷新个人成绩、圈数,我觉的算是一种修炼。”

赛车运动帮助吴欣鸿更加认清两种能力,一是敏锐,对很多维度保持极高敏感度;二是坚持,做事情得沉下心来。

“互联网追求快速迭代、小步快跑。现在我逐渐可以舍弃完美主义,接受很多不完美,并且也相信这些不完美,终究会变好。”吴欣鸿说。

同时吴欣鸿也知道,在赛车场上,小赛道对技术要求更加严格,因为一旦出错就会导致车辆滑动、掉头,而赛车手左脚刹车、右脚油门的操作方式对赛车状态、距离、车身的姿态会有更好的控制效果,更多时候把车救回来的不是刹车降速,而是刹车、油门的结合。

十年之后再出发

互联网给充满想象力和能力的创业者提供了太多机会,三五年诞生独角兽公司不再是天方夜谭。对于一家公司而言,十年又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可能成长为行业的引领着,也意味着他会变得臃肿、低效,犯很多大公司病。

吴欣鸿不希望美图这样,“停滞不前”不能出现在他的人生字典里。2018年美图迎来了创业的第十个年头,吴欣鸿带领美图重新出发,很多东西推倒重来,开启IPO之后的“二次创业”。

对美图的成长轨迹做梳理,会发现它做过很多业务,修图软件有美图秀秀、美颜相机,短视频有美拍,后来还做过主打自拍的美图手机,电商业务美铺,这些风口美图都不想错过。

吴欣鸿自己承认,说美图在过去是家不太聚集的公司,“甚至有点不务正业”。

面对股价和利润的多重压力,2018年,吴欣鸿替美图瘦身。这一年,美图正式将美图品牌授权小米,由后者继续发美图手机;同时,将美图美妆品牌授权予寺库的联营公司 TryTry,由后者经营美图的电商平台。

吴欣鸿还是希望美图能够更聚焦一点,但显然,这个过程是异常艰难的。

那段时间,吴欣鸿无比焦虑。美图手机曾为公司贡献过主要收入,但在2018年智能硬件业务(主要是手机)营收只有18.43亿元,同比下降了50.7%。手机收入的削减对公司整体带来了直接影响,美图2018 年营收为 27.91 亿元,同比下降 37.8%,净亏损 12.43 亿元。

一下子要放掉经营6年,并且已经有了很高知名度的手机业务,对于任何一个倾尽心力的创业者而言,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直到今天,美图北京公司前台的展示柜里,还陈列着吴欣鸿亲自参与设计的美图手机,他们颜色靓丽,曾吸引众多爱美女性为之买单。

现在回过头看,曾经让吴欣鸿焦虑了一两个月的决定或许正确的。“通过2018年的瘦身,和2019年的重新定位,我们找到了清晰的方向。”吴欣鸿说。“这个(亏损)也促使我们快速找到商业模式,快速盈利。”

调整之后,公司回到更加轻盈的状态。美图可以小步快跑起来。瘦身的同时,美图提出“美和社交”战略,聚焦“变美”成为接下来的关键词。

2018年4月底,美图秀秀启用全新品牌标示,并开启了社交圈功能的公测,标志着美图秀秀从图片处理工具正式升级为社区平台,转型过程中有很多磕磕碰碰,内部也经历过几次定位调整,直到今年上半年,有51%的美图秀秀活跃用户成为社区的活跃用户,美图秀秀MAU超过6000万;

围绕“变美”产业链,美图布局人工智能,推出meituspa洁面仪、美图可以皮肤检测仪,打造变美服务闭环。就在前不久,美图AI开放平台接入华为云。吴欣鸿希望,通过人工智能的方式让用户变美。

他还畅想,说不定未来会有一个美图秀秀的机器人,不断学习用户的喜好,了解它的需求,自动修图、修视频;

至于美拍,尽管短视频赛道格局基本确定,作为短视频领域曾经的引领者,美拍后续力量没能跟上,但现在希望深耕垂直领域找到新的机会,比如会围绕美妆、穿搭,健身,医美等主题,能够去分享变美的一些经验,推荐好物。

“内心其实是很挣扎,但是现在,大家都无比的清晰”。吴欣鸿逐渐明白,一家公司的成长壮大,不是只靠追风口、讲概念,清晰的定位至关重要,过去积累的能力和擅长的事情结合起来,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

如今,实现盈亏平衡是美图眼下的重要目标。之前的巨额亏损对美图来说是严重失血,而现在,他逐渐止血,让企业慢慢回到相对健康的状态。接下来怎么造血,就显得特别关键。“所以我们2019年就是先止血,2020年大幅造血。”吴欣鸿说。

至于商业化,吴欣鸿很清楚单凭广告来做空间着实有限,美图找到的商业化切入点在于,他们认为变美是所有人的需求,围绕这一点去提供相关服务,以及改变美图现有的产品形态,比如美图秀秀的社区转型。

而经历过一切后,吴欣鸿说,美图的使命是让所有人能简单变美。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起风财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起风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qifengle.com)。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起风财经,价值区块链布道者

猜你喜欢

腾讯深网

腾讯深网

35篇文章

腾讯旗下原创深度报道栏目,挖掘科技和TMT领域热门公司、事件和人物中的隐秘故事,探索背后的深层逻辑。

最近更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