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之父手机创业再失败:是败给任性,更是败给市场

36氪起风财经小伙伴2020-02-15 13:17 人物

推动安卓成为对抗苹果的生态系统,紧接拿着9000万美元的巨额离职金从谷歌出走之后,“安卓之父”安迪·鲁宾(Andy Rubin)再也没能重现当年的风光。

提到安迪·鲁宾这个名字可能许多人并不很熟悉,但提到安卓系统,或者是一度令谷歌文化岌岌可危,工程师抗议的硅谷性骚扰风波,人们可能会更有印象,而安迪·鲁宾正是漩涡中的主角。

这位科技圈争议人物最近一次亮相还停留在2019年10月,他在自己的Twitter上晒出一台外形酷似“遥控器”的条状手机,在大多数智能手机外形越来越千篇一律的环境里,这款新机奇特的设计顺利吸引了不少关注。

图片来自安迪·鲁宾Twitter

本以为鲁宾很快将带着新品回归大众的视野,然而时隔4个月,Essential对外发布的却是公司倒闭的消息。

Essential在博文中表示,除了新机Project GEM计划难以交付,Essential旗下唯一一款智能手机Essential PH-1的软件支持也将结束。这个在安卓手机世界里绝对的小众品牌,结束了它短暂却任性的一生。安迪·鲁宾试图改变智能手机行业的野心,也连同Essential公司的倒闭潦草收场。

有创意却不善经营

抱着生命不息,折腾不止态度的安迪·鲁宾,大半生的时间都在与手机打交道。他先后任职于在苹果、微软、谷歌等公司,领头参与了重要的产品研发,创造过多项通讯专利。而鲁宾在全球科技史上的巅峰时刻,则是带领团队研发了Android系统。这款世界上占有率最高的操作系统,重新定义了智能手机,引发了移动领域的革命,辉煌延续至今。

2014年带着巨额离职金从谷歌工程副总裁的位置退下后,安迪·鲁宾没有开启退休生活,他还怀着一个终极目标:打造一台可以模仿机主行为,并自动替他们回复信件的AI人工智能手机。

鲁宾最初的想法,是通过扶持制造硬件设备的初创公司,帮助他们在AI方面取得技术进展,进而打造一款继Android系统之后的革命性产品。先后投资了制造360°、视频会议设备Owl Labs,但都是雷声大雨点小,于是这位Android创始人只好自己开公司造手机。

与市面上常规手机不同,鲁宾毫不掩饰对于奇特造型的研发兴趣。“奇葩”、“浮夸”、“又闪又怪异”,一切绚丽的配色和复杂的设计,都被鲁宾叠加到一起。

2017年5月,Essential公司推出了首款全面屏设计的安卓旗舰手机 ——Essential PH-1。这款由“美人尖”式异形屏、镜面陶瓷、钛合金中框和外挂360°旋转摄像头组成的手机,逼死不少强迫症。

图片来自Droid Life

而从2019年10月曝光的条状手机Project GEM来看,鲁宾显然已将浮夸的设计思路演绎到极致。在其他厂商纷纷比拼手机屏幕谁尺寸更大的时候,Essential公司反其道而行,开发了这款小屏幕手机。酷似“遥控器”的GEM比例约为40:9,搭载一颗巨大摄像头,从操作上看,似乎强调全面放弃双手,突出单手操作的便捷性。

从首款Essential PH-1到如今中途夭折的Project GEM,都显露着安迪·鲁宾想要颠覆智能手机行业规则的野心。创业之初鲁宾和团队就达成默契,要做就做高端手机,iPhone、Google Pixel 以及三星 Galaxy S/Note系列,这些大厂的旗舰机型,都被鲁宾盯上并视为竞品。

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真落地到现实又是极其骨感的。手机已经是大鲨鱼们的游戏,安迪·鲁宾试图以奇思妙想的设计突围,却依然难敌兼具技术和资金实力的巨头厂商们的严防死守。

Essential PH-1作为鲁宾公司的第一款手机产品,却硬生生的将发货时间延迟了近三个月,使得一开始用户对它的期望值就大打折扣。此外,在各大厂商纷纷线上抢首发,线下也不惜血本疯狂做品牌推广之时,Essential的销售渠道可谓是一股清流。没有官方广告海报,整个线上线下也只依靠一家零售商百思买来卖,与运营商的合作也只有一个Sprint。在品牌影响力缺失的情况下,自然难以说服消费者仅仅去为设计和理念买单。

极窄的销售渠道,并不便宜的定价,加上同时期三星和苹果新品的双重夹击,Essential PH-1全球总销量最终定格在15万台左右,即便对于手机初创品牌而言,也并不算好成绩。

抛开销量,在技术革新上,鲁宾也没有实现他要打造一个全新开放性操作平台的承诺,Essential PH-1手机搭载的系统还是安卓。

在Essential PH-1遭遇争议之时,Essential公司内部员工队伍也面临着剧烈动荡。创办的第一年里,就相继流失了几十名硬件、软件工程师和顶级高管,原营销副总裁Brian Wallace甚至在公司成立数周时就选择了离职。而公司创始人安迪·鲁宾,更是长期深陷性丑闻的泥潭,一度引发原公司谷歌的员工抗议,遭到美国舆论的谴责。

难以突围的战场

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在拿到Essential PH-1手机时,曾忍不住公开盛赞“这是一个令人惊艳的产品,从设计上能看到很多新奇的想法,非常了不起。”或许相似的经历,才更有惺惺相惜之感。两家公司都是手机市场中的小厂商,创业者都很张扬,都希望靠创意和新颖设计来改变现有格局,但也都搞不定供应链和市场。

在推出第一款手机之后,Essential公司就越发举步维艰。产品质量漏洞频出,线下服务、售后处理等与其他品牌相差甚远,这些对于一个初创品牌而言,打击是致命的。随着Essential PH-1在市场上的反响平平,留给鲁宾的试错机会本就不多了。

2018年10月,挣扎许久后Essential公司不得不做出艰难的决定:裁掉约30%的员工。人员的大量流失导致研发工作难以开展,第二款条状手机Project GEM拖了两年半才得以曝光。

而如今GEM难以交付的窘境,也从侧面证实了当前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已经出现饱和,手机初创品牌面临着越来越狭窄的市场空间。

一款受欢迎的智能手机的出现,要经过精心的设计、反复的打磨,并在市场的检验中不断修正。鲁宾试图创造智能手机的新范式,但这样新奇的想法市场并不买账。

Essential公司想打造一款独一无二的AI智能手机,但却忽略了用户最基本的体验。只有乍看惊艳的外表,却不能切中用户痛点,手机初创公司在巨头垄断的手机市场中并无一战之力。

一个技术大牛,未必是一个优秀的企业家。产品的好坏,或许取决于技术,而产品的成功,包含多种因素。

随着Essential公司的关门离场,这位安卓之父的成就似乎也就定格在了过去,留在了谷歌。但对于这样一位不断与世界较劲的科技天才而言,在不久的未来,谁也不知道他又会捧出一个怎样的酷玩意展现给世人。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起风财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起风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qifengle.com)。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起风财经,价值区块链布道者
36氪

36氪

73篇文章

36氪创办于2010年12月,以科技创投媒体起家。作为一家科技创新创业综合服务集团,拥有新商业媒体-36氪传媒、联合办公空间-氪空间、一级市场金融数据提供商-鲸准。36氪集团为中小微及科技创新企业解决“曝光难、办公难、融资难”的问题,提供包括媒体曝光、办公场地及相关的配套服务、融资对接等服务。36氪集团也为服务中小微企业的金融机构和非金融机构提供金融信息服务。

最近更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