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2020有多难:5G未火、海外双重冲击、国内不进则退

腾讯深网马关夏2020-04-01 11:40 公司
从时间节点来看,华为内部彼时的预计显然未考虑海外疫情可能造成的影响,随着近期疫情在全球迅速蔓延,手机线下渠道关闭、线上渠道物流不畅等问题,又给华为手机的海外销售带来了新的压力。华为越来越依赖国内市场贡献营收,而这个竞争激烈的市场往往不进则退。


任正非在2020年面临的挑战,更甚于2019年美国贸易战之下。

“2020年我们力争活下来,争取明年还能发布年报。”面对愈发严峻的国际形势和全球疫情蔓延的双重压力,3月31日下午,华为集团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华为2019年年度报告发布会现场颇为感慨的说道。

华为2019年年度报告显示,华为2019年全球销售收入858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9.1%,净利润62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6%。尽管处于“实体清单”事件的阴影之下,但包括运营商业务、消费者业务和企业业务在内的华为三大主营业务均实现了增长,尤其是华为消费者业务,2019年实现销售收入467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4%,在总营收中的占比首次超过50%。

其中智能手机发货量超过2.4亿台,据《深网》从华为内部人士处了解,PC、平板、智能穿戴、智慧屏等智能设备发货量也超过了2亿台。

徐直军表示,华为预计2019年是公司最挑战的一年,而2020年则是最艰难的一年。“(2019年)我们毕竟还有5月16日之前接近半年的快速增长。我们还有大量储备来应对客户需求。2020年,我们认为是华为公司最艰难的一年。因为全年都处于实体清单下,储备也快用完了,是全面检验我们供应连续性能否发挥的关键之年。”

对于华为而言,2020年的国际形势更加充满了不确定性。据报道称,美国商务部正在起草新的“外国直接产品规则”,这项规则将限制跨国公司将美国专有技术用于军队或国家安全产品,迫使使用美国芯片制造设备的公司在发货前需得到美国许可。

徐直军表示,相信中国会有很多芯片公司成长起来。华为还是可以从这些企业、从韩国、日本、欧洲芯片制造商提供的芯片,来研发和生产产品。

“潘多拉盒子一旦打开,对全球产业生态的破坏可能是毁灭性、连锁性,毁掉的可能不仅是华为一家企业。”徐直军还表示。

企业的成长往往伴随着许多预料之外的“黑天鹅”事件,华为或许想到了2020年严峻的国际形势仍将继续,但是突如其来的疫情还是超出了所有人的设想。而在新的靴子落地之前,华为必须着手面对原有“实体清单”的影响和疫情的冲击。

5G未火

“5G”无疑是2019的年度热词,全球5G部署加速,中国也正式开启5G商用。在外界看来,作为5G技术领先者的华为自然会从中受益。但据徐直军透露,2019全年,华为的5G收入只有30多亿美金(约合210亿元人民币),占运营商业务2967亿元总收入的比例非常小。

5G收入规模尚小,一来是2019年全球5G商用还属于启动期,未得到规模发展;二来是美国因素确实打击了华为在全球推广5G技术。徐直军介绍说,这给华为带来了很多工作量,华为需要花大量时间与客户、合作伙伴、相关政府和监管机构去解释。还有少数原本来是华为提供服务的2G、3G、4G客户,或者部分区域,由于相关原因,没有继续选择华为的5G技术,比如澳大利亚、丹麦以及挪威的客户。

负面因素并未消失,不过5G的热度也降低了消费者的接受成本。“5G在全球的热度是前所未有的,从来未有一个技术像5G一样传播这么广,让全球每个人都知道。这样的话,对消费者来接受这个技术节省了大量传播成本。”徐直军说。

欧洲是华为运营商业务重要的海外营收来源地,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等欧洲主要国家,也未完全禁止华为参与5G网络建设。但目前,欧洲地区疫情蔓延,很多国家实施了不同程度的封锁,这势必会延缓5G部署。

随着疫情在海外蔓延,更多海外地区的5G部署需求也或将受到影响。

特殊时期,华为运营商业务更加聚焦于国内市场。随着中国疫情得到控制,三大运营商也加快5G网络建设,目前三大运营商都在组织招标进程中。

根据中国移动近期发布的2020年5G二期无线网主设备集中采购公告,共有28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发布集采,需求数量总计232143个5G基站。其中,华为在所有标包中均取得了最高份额,占比57.25%,合计中标逾132787站,涉及资金214.1亿元。

据央视此前报道,中国移动表示,2020年“建设30万个5G基站”的目标不会变,今年将在全国地级以上城市建设5G网络。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则力争在2020年上半年完成47个地市、10万基站的共同建设任务,力争今年三季度完成全国25万基站的既定目标,较原定计划提前一个季度完成全年建设目标。

随着5G基站列入“新基建”,业内人士普遍预计,三大运营商在完成年初计划5G基站建设量的基础上,还会适当增加。

不过徐直军也指出,三大运营商基站建设具体增加多少,一方面取决于华为能不能跟得上,部署速度能不能把疫情损失的几个月抢回来,另一方面还取决于运营商有多少预算。

此外,5G应用市场目前也仍未真正爆发,整个行业迎来春天才会是华为5G真正丰收的时刻。

海外双重压力

2019年5月16日,美国商务部把华为及70个附属公司列入出口管制的“实体清单”,要求美国企业必须要经过美国政府批准才可以和华为交易。

在5月底与媒体小范围会面时,任正非说,这比他预想的节点要早了两年。如果两年之后再发生,他或许会更加从容。“我们改变不了外部环境,先把内部改好来迎接外部环境。”随后,各类核心芯片、鸿蒙系统、HMS(华为终端云服务)等“备胎”逐渐浮出水面。

各类“备胎”芯片保证了服务器、基站和手机等华为硬件设备的正常生产,但补全缺失的软件应用生态并非一朝一夕。由于无法获取GMS(谷歌移动服务),华为海外市场手机销量快速下滑。据徐直军透露,5月16日被纳入实体清单后,华为消费者业务的海外销售占比下降,预估损失100亿美元左右。

应对危机,华为一方面将更多的增长压力转移到国内市场,另一面则开始加速“补洞”,打造鸿蒙系统和HMS替代安卓系统和GMS。去年8月9日的华为全球开发者大会上,余承东代表华为正式发布鸿蒙OS,并推出10亿美元级的HMS生态开发者扶持计划。

今年以来,华为先后面向海外市场推出了搭载HMS的荣耀V30和华为P40系列手机。荣耀总裁赵明告诉《深网》,“未来,华为希望核心能力构建在自己的身上。App Gallery将是除了苹果和GMS以外的第三大应用平台。”

重新打造操作系统和应用生态的难度可想而知,截止目前,华为还未推出搭载鸿蒙系统的手机终端,而HMS也仍不支持Youtube、Google Map、Facebook等海外主流应用。华为面临应用生态的难题。

徐直军在31日的华为年报发布会上呼吁,期待谷歌应用能够在华为应用市场App Gallery上架,就像Google Play可以在苹果App Store上架一样。

“我们当然希望华为智能手机继续使用GMS系统,但决定权不在我们手上。我们能做的就是构建HMS生态和APPGallery。尽管很艰难,但也没得选择。华为整个智能终端业务肯定不会局限在国内,我们肯定是努力做成一个全球企业。”徐直军说。

3月初,据媒体报道,华为内部预计,今年其智能手机年出货量将下降20%左右,这将是华为手机首次出现负增长。

从时间节点来看,华为内部彼时的预计显然未考虑海外疫情可能造成的影响,随着近期疫情在全球迅速蔓延,手机线下渠道关闭、线上渠道物流不畅等问题,又给华为手机的海外销售带来了新的压力。

当然,疫情造成的特殊情况是所有手机品牌都面临的困难。

国内市场不进则退

由于缺少GMS,华为去年将更多的手机业务增长寄希望于国内市场,余承东当时表示,2019年要占据国内手机市场50%的份额。

5月16日以后,华为迅速加大对国内市场的投入,海外市场部分人力被调回支援国内市场,部分受影响的To B业务员工也转岗至消费者业务。

大规模的调整始于渠道层面。4月,华为提出了“渡江战役”,要求渠道商50%的销量都是华为的产品,华为提供返点等优惠政策,刺激渠道商的积极性。5月16日之后,“渡江战役”的规模和强度都有所加大,总体来说就是“华为下沉,荣耀下线。”

配合“渡江战役”,华为和荣耀同时加速线下渠道布局,两者线下零售店去年下半年呈井喷之势。此前已在高端市场站稳脚跟的华为,把销售渠道铺到了更多的五六线城市及乡镇市场,同时以自营的高端旗舰店对标苹果。从互联网起家的荣耀则彻底告别纯粹的互联网品牌。

产品层面的调整也同步展开。据《深网》观察,华为和荣耀一方面在手机的定价上更为激进;另一方面新机的发布频率也明显提速。

在一系列的策略调整下,华为手机的国内市场份额迅速攀升。市场调研机构Canalys的数据显示,去年第二季度,华为手机中国市场份额达到38%,几乎与巅峰时期的诺基亚并驾齐驱。到了第三季度,这一数据进一步攀升至42.4%,同比大涨66%。全年增长则达到了35.5%。

很大程度上,海外受挫的华为手机在国内市场重获新生。2019年,华为智能手机发货量超过2.4亿台,成为全球第二的手机厂商。以手机为主的华为消费者业务实现销售收入4673亿元,同比增长34%,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也首次超过50%。

国内市场手机销量的快速增长拉动了华为国内整体营收的增长,华为年报显示,2019年,华为国内营收同比增长36.2%,达到5057亿元,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从2018年的51.6%增长至59%。

华为越来越依赖国内市场贡献营收,而这个竞争激烈的市场往往不进则退。

国内手机市场早已到达存量竞争的阶段,华为市场份额迅速增长,意味着竞争对手同比例的下滑。去年8月,小米OV在未邀请华为的情况下成立“互传”联盟,业内普遍分析认为,三者抱团取暖的趋势十分明显。

三家厂商在高端手机市场也死磕华为。华为年报显示,2019年,华为P系列和Mate系列高端旗舰发货量超过4400万部,同比增长53%。

今年以来,小米OV都加速布局旗舰手机,小米10、Vivo 30、OPPO Find X2先后发布,配置、价格层面也全面对标华为。

前有苹果、三星,后有小米OV,华为高端手机销量能否延续2019年的高速增长,仍需时间检验。

对于今年中国手机市场的格局和竞争,小米中国区总裁卢伟冰此前接受《深网》专访时表示,友商的市场份额已经进入下滑通道,小米会坚定不移的在小米品牌上走高端路线对标华为和苹果,在红米品牌上对标荣耀,这是一个长期的战略。

华为的冲高回落或许是个警示。去年第四季度,华为手机国内市场销量同比增长11%,远低于第三季度的66%和第二季度的31%。全年38.5%的国内市场占有率,也没有达到余承东的预期目标。

去年6月,华为消费者业务发布了“1+8+N”的5G全场景战略,其中“1”是指手机,“8”包括PC、平板、TV、音响、眼镜、手表、车机、耳机八大业务,“N”则包括移动办公、智能家居、运动健康、影音娱乐及智能出行四大板块。

围绕这个战略,华为去年也推出了智慧屏等硬件新品类,据《深网》从华为内部人士处了解,2019年,PC、平板、智能穿戴、智慧屏等智能设备发货量超过2亿台,已成为华为消费者业务重要的营收来源。

至于如何平衡消费者业务海内外的发展,徐直军表示,华为的选择很简单,那就是在国内全面推进“1+8+N”全场景智慧生活战略的实施,同时打造HMS生态,支撑起手机能够在海外销售。

投入超200亿美元研发5G和备胎

在华为历史上,一直在危机中不断前行,无论环境如何变化。这次,任正非能带领华为再次穿越危难时刻吗?

华为的三大主营业务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企业业务方面,旗下智能计算和服务器等业务受到“实体清单”影响、发货减少。2019年,华为企业业务营收897亿元,同比增长8.6%,在总营收中占比10.4%,相较于2018年23.8%的同比增长明显减缓。

此外,由于从芯片、操作系统到应用软件,华为都忙于“补洞”、打造“备胎”,并重构供应链,导致2019年,华为净利润增长也明显放缓。从年报可以看出,2019年华为全年净利润同比增长了5.6%,低于2018年和2017年。

面对疫情,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公司有超过20000名科学家、专家和工程师都在春节期间加班,赶着开发新技术。任正非称,华为已经恢复90%以上的生产和开发业务,并且公司向合作伙伴提供防护装备来保持生产线正常运转,从而保证大部分供应链的完好。

任正非还透露,华为计划把2020年研发预算提高58亿美元,而今年他们的整个研发费用要超过2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21亿元)的水平。

知情人士告诉《深网》,华为进一步提高研发预算,一方面是加强5G等核心技术领域的研发投入,另一方面是进一步巩固“备胎”。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起风财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起风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qifengle.com)。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仅作为资讯传播使用,既不代表任何观点导向,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起风财经,价值区块链布道者
腾讯深网

腾讯深网

41篇文章

腾讯旗下原创深度报道栏目,挖掘科技和TMT领域热门公司、事件和人物中的隐秘故事,探索背后的深层逻辑。

最近更新文章